• 隐婚老公,老婆你好!

    三川

    现代言情已完结113.54万

    【已结局】 她不愿成为商业联姻的牺牲品,逃婚到一个偏僻小山村,跟个教师结婚了,却在领证的第二天,他就消失无踪。 父亲瘫痪,她不得不回家接受联姻,订婚前夜,她拿出一直贴在心口藏着的结婚证一把火烧了,转身却在自己的订婚宴上看见了那个消失了整整一年的老公! 他已经不是支教的普通老师,而是G城最冷峻高贵的弘烨集团总裁。 如今她有了帮她家族渡过难关的未婚夫,他亦有了美丽温娴的未婚妻。 在订婚宴上他将她堵在洗手台捏住她的下巴,冷然说:“女人,你想重婚。” “我已经把结婚证烧了,谁知道啊。”她挺了挺胸给自己壮胆子。 慕子擎厉声警告:“你以为烧了就不是夫妻了,现在民政局都有电脑存档,你想犯重婚罪?” 她挺着微隆的肚子将离婚协议书砸在慕子擎脸上:“你居然阴老娘,我要跟你离婚。” 慕子擎一脚踩在离婚协议书上,走到她面前说:“老婆我今晚睡地板,你别生气。” 黎晚庄倪了他一眼:“哼,跪榴莲,老娘高兴就让你免礼。”

  • 婚期一年

    宝拉

    现代言情已完结263.82万

    【已完结】 (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就是你暗恋某个人时,他刚好也爱着你! 某女:“老公,你这么招人喜欢,表示亚历山大肿么破?” 男人酷酷丢下结婚证:“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 某女一脸懵逼:“啊?杀什么敌?” “情敌!” “……” ———————— 某女抱着一对龙凤胎:“老公,孩子们叫啥名字好呢?” 男人随口应答:“嚎嚎,啕啕!” “为什么?” “这么喜欢哭,嚎啕大哭多适合!” 某女:“……”

  • 从来未热恋,原来已深情

    殷寻

    现代言情已完结112.32万

    网络名《尤克里里契约》豪门惊梦系列之职场悬疑爱情小说,女子版《创世纪》 一个是深情不改的初恋情人,一个是赏识自己的英俊上司,一个是沉稳多金的竞争对手,当三人同时向你伸手时,你会将手交给谁? 江漠远说,回到我身边,我可以给你想要的。  程少浅说,其实你可以做得更好,只要,我给你一个支点。  顾墨说,我们太相似,所以只能依附彼此才够温暖。  人生注定会遇上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只是她没想到那个温柔岁月的竟是商场和爱情游戏的设计者。 欲望横流的都市,职场争斗与情爱之中的人性纠结与抉择,传媒与传播两大行业巅峰对决的最真实触笔,丝丝入扣的悬疑职场商战,是励志亦是暖爱虐伤。

  • 豪门惊梦 III素年不相迟

    殷寻

    现代言情已完结240.71万

    【2016年北京市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已签约影视、出版】豪门惊梦系列之悬疑心战言情 他是雷厉风行的钻石供应商,她是通过梦境窥探心理的精神分析师,毫不相干的两人却因一场离奇案件命运紧密相连。 他捏住她的下颌,“我成了你的研究对象?” 她浅笑美艳,探了探他的鼻息:“年先生这不是活得好端端的?目前我只对死者最后的梦境感兴趣。至于你我,是游戏一场,玩得起我们皆大欢喜,玩不起就,滚。” 他不动声色:“素叶,我年柏彦,你还真未必玩得起。” 年柏彦,是对待工作和下属最严苛、最不近人情却又令女人为之疯狂的男人;素叶,是惹人争议、看似只认钱却又口硬心软令人心疼的女人。 首部以精神分析为题材的悬疑爱情小说。梦境、记忆、潜意识与珠光宝气背后的商战、诡谲心战层叠相撞,如何在算人度己似真似诈中寻出真相?你以为看到的是真的?也许是假的;你以为听到的是真的?也许是假的;那么你自己是真的?也许也是假的! 素年,是你我的相逢,即使花开了半夏,也从不相迟。浮生如梦,梦如人生,豪门权诈,爱恨痴怼,只叹不过一场惊梦。【相迟未晚,那年夏微凉】

  • 降服傲娇先生

    安岚

    现代言情已完结348.79万

    五年后,云水漾带着一对卖得了萌、拆得了台、颜值爆表、腹黑无敌的龙凤胎宝宝强势归来,那个逃之夭夭的禽兽出现了! 原来他是申城最大的金主,一手握天,掌握着很多人的命脉,性格孤僻,冷傲不近人情,传言他患过自闭症,足足三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管那个禽兽是圆是扁,总之,云水漾押对宝了,欺负过她的人都怕了,申城变天了…… “云水漾,我要你付出算计我的代价!”他捏着她的下颚冷冷质问。 “靳先生,请你先搞清楚,是谁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我!” 【小包子专场】“噢漏,一模一样的霸道总裁,谁才是我们的爸比?” “笨蛋,当然是谁对我们最好谁就是我们的爸比!” “我是姐姐,听我的。” “我是哥哥,听我的。” “水水,我们班女同学说我的衣服好香。” “当然香了,你妈用洗衣液洗的。” “我告诉她们,我喷了香水。” “……” “水水,我好忧伤,因为我长得太帅了,太优雅了,我们班女同学都说要做我的女朋友,我怎么办?” 云水漾的头顶瞬间飞过一群乌鸦,她在心里咒骂究竟是哪个混蛋的基因那么强大?! 【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欢迎入坑!】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汤淼

    现代言情已完结411.27万

    【大结局】【正文简介】 ☆ 郁凌恒前有初恋情人,后有红颜知己,据说都是他心尖儿上的肉。 云裳也不甘示弱,左有深情前男友时刻惦记,右有妖孽殷少步步紧逼,灿烂的桃花一朵接着一朵,从未败过。 ☆ 关于孩子…… 她:“医院方面安排好了随时通知我,我全力配合!” 他:“医院?” “你想要孩子不是吗?!” “孩子跟医院有什么关系?” “不是人工授精吗?” “……”

  • 婚情薄

    禅心月

    现代言情已完结164.78万

    【全文已完结,新坑准备中】 【婚姻是座城,困住的,又岂止是你我两人】 盛大的婚礼上,当着上千宾客的面,司仪问新郎。 “顾承耀先生,你愿意娶姚友芊小姐为妻,一辈子照顾她,爱她,跟她相守到老吗?” 顾承耀沉默良久:“我——不——愿——意。” 台下一片哗然。 洞房花烛夜,他去某女星家里过夜。 她听闻之后冷笑,换上一身性感皮衣,去夜店跟男人跳贴身热舞。 第二天新闻头条,顾三少“能力不行。”妻子另寻他欢。 他眯着眼睛看着新闻头条,眼里一抹阴狠闪过。 好,很好。该死的女人,你惹到我了。 他是顾家三少,天之骄子。视女人如无物。 她是暴发户之女,心机深沉而略带一丝狡诈。 他不想娶。她也不想嫁。 却因为一场意外的局,两个不相爱的人被迫进入婚姻。 她想桥归桥,路归路各过各的。 可是他却不给她那样的机会。 宴会上。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端着酒杯向她走来,手上的镶钻白金表闪闪发亮。 “顾太太,昨天顾少在我那过夜忘记拿走了。我帮他收了一下,你不介意吧?” 她浅笑,摇头:“当然不介意。我还要感谢你呢。你知道,我实在讨厌跟别人共用一个东西,尤其是男人。我嫌脏。” 腥红的眼瞪着她一脸的嫌恶抗拒:“嫌我脏?我就来看看是谁脏——” ……

  • 一念成灾,首席的心尖挚爱

    安凝

    现代言情已完结94.85万

    【正文结局,番外更新中……】当拒拆钉子户扔的砖头飞过来的时候,纪念都傻了。 但是下一秒,她还是慷慨就义般的豁出一切,挡在了陆其修的身前。 然后,一脸鲜血飘飘忽忽的晕倒在陆其修的怀中…… *** “陆,陆总,我有男朋友了!”纪念磕磕绊绊的说。 “我以为,这并不影响我想要你的想法!”陆其修深邃的眼眸,意味深长。 然后,被‘胸咚’牢牢钉在门板上的纪念彻底懵了! “别,陆总,我不是个随便的女人……” “我也不对女人随便,我对爱情一向很认真,念念,敢不敢试一试,嗯?” *** 陆其修,占据海洲市半壁江山的地产商,整个海洲市近三分之二的地皮都是由他的盛世集团开发。 他的背景神秘,身份矜贵,是海州市商界的一个传奇神话。 作为迈入公关行业一年半仍是小菜鸟的纪念,最大的特点就是听话,老板让给陆总送资料,送!老板让陪陆总应酬,去!为了拿到项目,拼了! 纪念直到被陆总用胸膛抵在门板之间,才陡然回过味来,原来她就是只兔子,毫无防备的就被陆总盯上了! *** 经历了相恋五年的男友蒋东霆一次次的背叛、求复合、再背叛之后,纪念疲惫不堪,满心荒芜。 转身之际,看到的是那个一直站在她身后,给予她贪恋温暖的男人。 面对着陆其修对自己伸出的宽厚手掌,纪念踯躅间,却已经被陆其修紧揽入怀。 他在她耳边,对轻颤的她霸道低语:纪念,这次,我不可能再放开你! *** 历尽千帆,三十六岁的陆其修,庆幸在他的有生之年,遇见了一个叫纪念的女人,从此,一念成灾! 【念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情深共白头——陆其修】

  • 陆少谋妻之婚不由你

    李不言

    现代言情已完结323.11万

    不言新文开坑啦!!!《顾先生的金丝雀》 【我陆景行这辈子只护沈清一人】   【动我可以,动我老婆,你试试看】   他、M国太子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人称行走的阎王爷。   她、行业内最值钱的企业规划师,江城首富之女,任何濒危企业,都能用芊芊玉指出一条康庄大道。   两个本是毫无交集的人,却阴差阳错擦出了火花。   她怒;“我要去告你,让你把牢底坐穿。”   他轻点烟灰,嘲讽道;“大门朝哪边开你知不知道?”   第二日、满城风雨,M国太子爷与某某女在阳台………。   第三日,他出现在她面前,拿着结婚报告,将她带进民政局,此后、世人都尊称她一声陆夫人。【我陆景行这辈子谋得再多也就谋一个沈清】   别名,《总统夫人养成记》《撩总统手册》   《总统是条咸鱼》 本文男女主身心干净1v1,结局H。   推荐不言完结文【权少抢妻;婚不由己】姊妹篇

  • 奈何总统凶凶哒

    月容公子

    现代言情已完结384.51万

    再相见,他是高高在上的总统,身边还多了只软萌又傲娇的小正太。 小正太难伺候,总统先生更挑剔,被辞退的女佣多到可以组成一个连队。 倾小沫以女佣的身份入住总统府,却过上了女王的生活。 小正太亲自端茶倒水:“麻麻你累不累?我给你捏捏脚~” “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你麻麻!” “好的麻麻!” 总统先生工作繁忙,稍有时间就打电话给管家询问她的行踪。 “先生,太太跑了。”“先生,太太又跑了。”“先生……” 总统怒了,摔!这总统他不干了,带着儿子寸步不离的跟着她,看她还能往哪儿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