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重生盛世王女

    一顾相宜

    现代言情连载中194.88万

      前世的顾云汐,爱他爱的要死,却一心想着躲着他,以至于生生错过了那个爱他一生的男人!   重生后的顾云汐,依旧爱他爱的要死,却一心想着,如何嫁给他。   前世的学霸女神回归,娱乐圈瞬间出了一个超人气天后,医学界多了一个天才神医。   本以为此生是孤儿,一生只他一个亲人,却不想,突然冒出八个哥哥,还全都把她当成了宝。 当陆大少欢欢喜喜的捧着鲜花向女朋友求婚时,八个大舅哥从天而降,“哥哥还没结婚,你就想娶我妹妹?” 陆昊霆顿时懵逼,这么多哥哥?哪儿来的?   相宜新文,男强女强,甜蜜互宠,欢迎跳坑!

  •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

    染筱萋

    现代言情连载中81.41万

    这是一个逗比男人与多重人格女精神病的爱情。   初见,染柒柒救了东方夜袭,回眸一笑,如黑夜里最灿烂的烟火,“下次要小心,可不是每一次都会那么幸运的遇见我!”   下一秒,她便被爆炸吞没了,他的初恋还没开始就夭折了,时隔六年,再次重逢。   萝莉版小媳妇哭的泣不成声,“我砸下去的时候,明明是个QQ,怎么就变成了迈巴赫?”   东方夜袭心疼的搂着新娶的小媳妇,“都怪车标的形状太像了,不怪你,就算是迈巴赫咱也能赔得起。”   女王陛下版的小媳妇,指着他怒声质问,“暖床的,你连洗脚水的温度都掌握不好,你还活着干什么?”   他幽怨道,“你忘了,我床暖的好。”   妈妈版的小媳妇,撸猫一样的抚摸着他的头发,一脸慈爱的问道,“崽崽,妈妈熬的汤好喝吗?”   东方夜袭看了一眼碗里的红参鹿茸汤,他一点也不肾亏好吗?咬了咬牙,笑的格外灿烂,“妈妈,好喝,晚上太黑了,你能哄我睡觉吗?”   只是后来,他怎么就把最心爱的女人逼疯了?东方夜袭抱着失控的染柒柒,“柒柒不怕,我陪着你一起疯好不好?陪着你毁了这个世界。”

  • 少奶奶又拐巨星出圈了

    风势如缘来

    现代言情连载中48万

      一个是性格阴郁被称为犯罪天才的花季少年,一个是性格开朗想象力丰富的底层编剧,两人陷入又甜又呛地纠缠之中,一个被动作案,一个主动报警。    据警方表示:“唐大编剧,这次的假报警行为严重干扰了我们的警力部署。”      “天呐!对不起……”明娇哭丧着脸,李醇亦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她真是该死啊!    据纽约时报称:他是迄今为止最让人期待的亚洲新秀,更是跨国合作依旧冷漠犯罪的形象巨星。 据时尚周刊报道:他是清白的,却经常被灌上“嫌疑人”三个字,犹如折翼天使般的男人,是无数观众对他的荧屏印象。 “无论是恶魔还是天使,都希望站在黑暗中的李醇亦能够看得到漂亮的我!”明娇将一桶硬币狠狠倒在许愿池里,抱着透明桶仰头等待着冬天的第一场雪来临。   

  • 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

    两岸鸳鸯

    现代言情连载中469.74万

    据报道,樊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司律痕娶了一个女人,而原因竟是想早早的将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不想让旁人觊觎。 据报道,樊城一手遮天的司少为了亲手抓回与他人私奔的流年,竟被撞成了植物人。 据报道,躺在床上近一年的司少在某天奇迹的苏醒了,而就在他苏醒后的第七天,流年主动提出了离婚,原因竟是流年才是最初导致司少成为植物人的罪魁祸首。而司少对此却毫不追究,予以否认,一时间司少对流年的爱让人唏嘘不已。 片段1:看着报纸上的头版头条,流年笑了,“司律痕,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没有让我去蹲监狱,而你是不是也要感谢我让你成为了如此深情专一的好男人?”话落,她便将报纸扔到了面前俊美如神抵的男人的脸上。 片段2:“律痕,刚刚那个男人我认识他吗?为什么我的心会感到这么痛?” 因她的话,司律痕抱着流年的双手有些颤抖,神情更是慌乱到了极点,流年要想起来了吗?而刚刚那个男人明明已经死了…… 片段3:看着从手术室里出来的她,司律痕一脸痛苦,他还是来晚了一步。“我们的孩子……” “司律痕,你配让我给你生孩子吗?” “好好,既然你不想要孩子,那我们不要便是,只要有你就够了。” 他的声音颤抖而又讨好……

  •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水果店的瓶子

    现代言情连载中195.72万

      新文【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已更新,一个大魔王将天才们按在地上摩擦的故事。   简介:   【现代江湖文,苏爽打脸。腹黑傲娇男主VS隐藏大佬女主。久别重逢,甜掉牙。】   自己眼里的司笙:末流摄影师,三流演员,二流漫画家,一流探险家。   亲朋眼里的司笙:美若天仙,好吃懒做,一事无成,信仰自由。   粉丝眼里的司笙:漫画圈的顶流鬼才;娱乐圈的综艺女王;机关圈的隐世大佬;某大佬宠着惯着的祖宗……   起初,全网黑粉:“司笙就是个演技差、蹭热度,凭借姿色靠男人的花瓶!”   后来,全网黑粉:“笙天仙我脸疼,求放过。” —   凌西泽:“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女人,带着刀光剑影闯入我的生活,又快刀斩乱麻地退出。她是朱砂痣,亦是白月光,所有好的坏的,铭刻的,全都是她。”   司笙:“说人话。”   凌西泽:“此生非你不可。”   —   PS:第一卷漫画圈,第二卷娱乐圈,第三卷江湖圈。

  • 穆少之甜妻来袭

    铭荨

    现代言情连载中175.45万

      内容简介:   重生前,韩绍棋就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春暖花开,她的全世界,她的眼里除了他什么都看不到。   重生后,韩绍棋于她而言,即便不是生死仇人,却也再不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全世界。   只要这辈子他不再来招惹她,甘心跟她做个陌生人,那么她可以看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份上放他一条生路。   如若他非要不知死活的再次卷入她的世界里,那么就别怪她心狠手辣,虐死他虐死他虐死他......   而那个上辈子疼她,宠她,爱她,她指东就不敢往西,无论她要什么都会不计代价,倾尽所有亲手捧到她面前的男人,却被心盲眼瞎的她弃若敝履,一而再,再而三的,一次又一次的伤害,践踏。   最后甚至为了救她这个众叛亲离的蠢货,跟她一起被炸得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这一世,顾琇莹早已擦亮了眼睛,不管上一世这个男人的身边有多少的桃花,她轻轻一笑,道:“不好意思,这个男人是我的,谁若想抢尽管放马过来,来一个就灭一个,来一双就灭一对,不怕死的你就上,姑奶奶我来者不拒。”   面对着这画风突变,却一心一意只想要爱他,护他,睡他,外加无时无刻都要霸着他的小女人,穆其琛重重的点了点头,嘴角微微一勾,笑说道:“这我怎么好拒绝。”   随着顾琇莹的重生,这个世界就仿佛向她敞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上辈子她所没有接触过的,这辈子全都接触到了,若非她重活一世,只怕怎么都不会相信那些古怪离奇,神秘莫测之事。   妖魔也好,鬼怪也好,难道不是神话故事里才有的?   却原来,在她所生活的这个世界里,她以前所不知道的那些,并不代表它们就不存在。   历经过前世眼瞎,冥界千年孤苦沉浮,今生她才得以心明眼亮的活着,是以她一旦认准了目标就坚决不放手,没有任何困难险阻能够让她退后。   PS:本故事纯属虚构,还望读者朋友们不要对文中的某些情节太过较真,看文其实就是图个开心欢乐,莫要气到自己哈!!!   距离铭荨上本文完结至今已过去差不多一年半左右吧,从怀上宝宝到生下他,时间简直过得飞快,之前因为宝宝还小就没有开文,担心更新会跟不上,每天有时间的时候就存上一点,今天就正式开文了。   最重要的是荨荨这次是有存稿的开新文,大家不用担心断更哈!   时间过去有点久,但愿大家还记得我,喜欢的话请支持荨荨的新文哦,么么哒!

  • 重生之王牌千金血色归来

    广东幺爷

    现代言情连载中163.37万

      一朝重生,前脚踢狼,后脚踹狈!不就几条毒蛇,养肥了再杀!   养母不让上学?姑娘跳级读!中考状元、高考状元,甩你满脸血!   妹妹蛇蝎心肠?姑娘虐死你!姐就等着你长大再送你进修罗地狱!   渣男故技重施?一家子洗干净屁股乖乖等着姑娘报前世惨死之仇吧!   背后坑自己的大毒手?来来来,手伸这么长,这一世非剁了不可!   开挂人生?必须啊!挖宝、中六合彩、开书店、餐饮店、小商品店、投资买地、酒楼、商场、shoppingmall……顺便捕获上辈子错失的帅哥一枚。   

  • 浩瀚时光与你有染

    夏夏染

    现代言情连载中31.35万

    不追求好的生活品质的人,大体都是还在自我催眠中,我很好,甚至是我已满足当下的生活,诚然自己也是曾经的一员,能吃上肉,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哪怕只是首付就已经很满足了,每天坐着地铁上下班,偶尔打个滴,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可是当选择重新来一次,夏染迷茫了!是按照原来的步伐去走,还是努力去赢得属于更多自己的尊重与荣耀!?

  • 闪婚老公是初恋

    墨小然

    现代言情连载中11.38万

    十五年前,五岁的林浅言抱着两瓶酒闯入了顾安然的世界。七年后,她由林家第一千金,变为落魄女,人人避而远之。唯有他将怀抱给予。八年后,人人都知宁氏集团总裁已婚,却没人见过那神秘总裁夫人的真容。原来十五年前的初次相遇,守护的种子便已在心中生根,十五年后,他早已长成参天大树。“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可以与你相约到白头。”(本文宠文)

  • 她的心上人黑化了

    微苦布丁

    现代言情连载中19.51万

    一次火灾,姜后缘重生了。 再次重生,她回到高中时代,她发现她的心上人竟然黑化了!印象里温润如玉的形象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狰狞可怕戾气缠身! 前世,姜后缘自知阶层之差毫无缘分,她不声不响爱了孟琛十年又多,看他从少年到为人之父,直到最后的火灾意外,她的深爱才得以昭然若揭。只是她从未想过白月光的外表下竟是魔鬼猛兽! 可怕!她被发现了! 少女企图逃跑,却被手腕上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量一把扯回。他的手很烫,上面沾着血,但声音却温暖诱人:“同学你好,我是一班的孟琛,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是啊,她当然误会了!这个恶魔! 这一世,姜后缘发誓要避开孟琛这个劫难,她要陪着爱她的人好好活下去,谁知那人早已处心积虑步步为营…… 他们,后缘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