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代盛宠:医妃有点狂

    峤陌

    古代言情已完结49.24万

      天启异色,平时敬爱的爷爷和哥哥在十八岁生日一反常态,预谋已久的重逢,她打开宝盒,闯入异世,开启别样人生。   第一次见面,他白衣如雪,被毒害,下了软骨散,在千钧一发之时,她从天而降,正好救下了他,本以为狗血的人生不会因为这个意外而改变时,他将她囚禁于王府。   “本姑娘是这么好关的吗?”在她信誓旦旦准备逃走时,发现一直佩戴于胸前的项链竟然消失不见!   我操!这是要整我不成!   迫于无奈,签订不平等条约。但是!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

  • 一品易容师

    宫暮雪

    古代言情已完结48.91万

      枯颜也是很久以后才知道,原来自己是血凰的转世。 人前她是从容冷情的一品易容师,手持一把红魔伞,身居一间“颜居”。人皮做画布,血脉成山水,笔尖勾勒人生风景,血色蜿蜒出魅惑的红尘。 ———————————————————————————————————— 人后她也是偶尔犯二的孩子。 “师父,你当初为什么把我捡回来?” “你长得太丑,让我觉得有碍人世风情。” 枯颜默,咬手绢,自己就不该嘴贱问他。 “颜儿,你注定涅槃,凰飞于九天!” “可是我恐高这可如何是好!” 黎梦汗,痴徒不可教也! “师父,易泽师兄要带我去魔殿玩儿唉,好期待。” “颜儿,若是你想,我可带你遍览六界每一寸土地。”黎梦深情凝视着枯颜。 枯颜娇羞:“待我长发及腰,师父娶我可好?” 黎梦深深看了枯颜一眼,直接打横抱起。 “师父你做什么?” “拜堂,洞房!” 枯颜看了看自己及臀的长发,默然。自己这是主动求婚了?! ———————————————————————————————————— 灵魂的封印逐渐减弱,枯颜的力量一点点恢复,那些尘封的记忆回到脑海,枯颜终究将腹黑师父死死压住。既然重来一世,她再也不会委屈了自己!师父乖乖束手就擒吧,天界算什么,咱一起再掀了九重天宫,看他们还嚣张! “众生皮相皆虚妄,谋得美人相,想凡颜,且做颜居客。” 她是凉薄的有情人,她是枯颜,“颜居”之主,一品易容师! 枯颜一梦,凰归九天! ——————剧场—————— 某日,枯颜邀黎梦一同吃饭,酒过三巡。 “师父,你醉了吗?” “醉了。” 某女偷偷扯开师父的领口,再开,再开,就要看到了! “徒儿既然如此觊觎为师的美色,直说便可,为师愿为卿解衣。” “师父我错了,优昙说您的脖子上挂着仙灵珠,徒儿只是想要见识一下仙灵珠的风采。” “颜儿不必解释,为师懂的。来,我们进房慢慢欣赏。” ※ ※ ※ ※ ※ ※ ※ ※ 本文就是枯颜陋女在仁心(无良)师父手下改换容颜,重新开始美妙(苦逼)人生的故事。 (ps:本文系属正剧,作者亲妈玻璃心,舍不得虐!)

  • 村花黑化,黑吃黑

    夏天水清凉

    古代言情已完结45.97万

      重生前,她被爹娘卖给人牙子,斗不过既富又贵的色胚,落了个惨死街头的下场。   比尘埃更低微,她死后竟然无衣可穿,还要被指指点点,被围观。   死人的躯体在麻木地承受屈辱,灵魂在空中飘荡、哭泣、憎恨!   幸得一恩人路过,随手赠予她一件粗布衣衫。   从此,她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   重生后,她死心眼,因一衣之恩,而甘之如饴地一生相伴!无论贫穷或富有,无论麻烦或轻松,无论忍耐或欢愉,她赴汤蹈火,无怨无悔!   重生后,她扮猪吃老虎!哪怕亲情的血脉再亲,也抵不过耻辱和伤害!对待前世的黑心爹娘,她将以牙还牙!   ——   古代种田文,婚后甜文,吻戏会有的,萌包子会有的,内涵的周公之礼也会有的!报恩与复仇一路同行,天使与恶魔集于一身!   男主种田发家,护妻,护包子!关键是身强体壮、身强体壮、身强体壮!同时,他多才多艺,除了种田,摸鱼也会,逮兔子也会,还会打鸟,打流氓色胚更是不在话下!   女主号称村花,村头一枝花,从头发美到脚丫,不凋谢,只移栽,移栽到恩人男主家!花儿年年开!   男主年年月月日日赏花花,还有甜甜的果子摘!   然而,婆家的日子也不是一帆风顺!婆婆不待见村花媳妇,怎么办?妯娌又懒又馋,还爱欺负老实人,怎么办?   怎么抵御委屈?那就只能全身心地武装自己,自己比反派更腹黑!更戏精!更机智!还要坚决地抱住自己的丈夫,从头到尾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 将军大人,红颜灼

    花叶青木

    古代言情已完结45.62万

    长安城的纨绔子弟里,最惹不得的就是顾将军家的女儿顾云烟。 顾云烟被父兄宠着惯着,最是混不吝,整个长安城就没人敢招惹她。 一朝顾老将军战死沙场,顾云烟临危受命,挂帅出征。 世家子弟都等着看顾云烟也丢了性命,顾家陨落,落井下石,踩上几脚…… 却不曾想三年后顾云烟全胜归来,赐万户侯,一时风光无限,又开始在长安城作威作福起来。 不怕纨绔有武力值,最怕纨绔有权有势…… 一时间长安城的世家人人自危,担心这位小祖宗盯上他们。 这一次,混世魔王的顾云烟,却和皇帝身边最得脸的国师即墨杠上了。 算计他,谋害他,她倒是要看看,这位国师大人,是不是真如表面一般光风霁月?

  • 王爷的阴阳宠妃

    一若红尘

    古代言情已完结45.03万

      阴阳师季凡穿越了,灵魂附在季府嫡女身上,亲爹不疼,后娘不爱。皇上圣旨指婚季府三小姐嫁与夜王爷,传说夜王爷有一个心爱的女子,嫁入府内的几个王妃都无故暴毙。为了自己的爱女,楼氏便让季凡代嫁与夜王。传说中的冷酷王爷居然是一个绝色美男。当他心中那心爱的女子回京时,季凡究竟该何去何从?当被他心爱的女子打伤时,他眼中的那份柔情却让自己心沦陷。渐渐的爱上这个男子,自己却要离开这个世界,究竟要如何她才能与相爱之人携手一生?

  • 傻妃斗王爷

    稀巴烂

    古代言情已完结43.7万

      她一个孤儿,却在关爱的环境下长大,她为了保留这份爱,勤奋工作,努力生活,不把时光滥用,终于超群出众,当她觉得自己能肩并肩来回报他的时候,一份诡异的爱,无情的把她和他分开。心灰意冷之际,她抱着她同归于尽。她,穿越了,没想到异世还能再见到他。是老天给他机会来回报他吗?可是到底是她回报他,还是他付出给了她。   他是世人传说中的冷王,他有着俊美绝伦之貌。但她不是为他而来。   “王爷你要是放我自由,我可以帮你夺得皇位”,"本王要的皇位不需要用女人来换",   "本王为你把心融化,可是你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吗?”“不是的,因为我是为他而来。”

  • 蝶舞风云

    碧霄2466

    古代言情已完结43.32万

    【江湖+英雄+美女+虐恋+背叛+争霸+复仇】 江湖血雨腥风,风云迭起!英雄多寂寥,策马风萧萧! 剑不伤人情伤人, 三代白发魔女,三段旷世奇恋。 昆仑逍遥派掌门独孤无敌爱上魔教分支——巫月神宫的首席女弟子冷月,为中原武林所不齿,随即割发断情,逍遥派自此与巫月神宫势不两立。 独孤无敌的两位嫡传弟子萧翎和江枫并作雪山双雄,痴恋冷月与独孤无敌的女儿凌歌。凌歌心系江枫,遭拒,后移情萧翎,情投意合,无奈又被自己的母亲棒打鸳鸯,不得善终,一夜白发,随入魔教,号称新月圣女。 萧翎情殇之下一举消灭了巫月神宫,后隐居山林,不问世事。 巫月神宫与逍遥派拉开较量的时代已经过去。 而一枝独秀,势如破竹的风云堡自此崛起,与天音山的日月魔宫展开了殊死较量。 雪山双雄的亲传弟子沐易航年幼时曾与朝廷兵部侍郎的女儿诸葛小蝶有过一面之缘,后诸葛家族遭灭门,小蝶失踪,沐易航苦恋诸葛小蝶,然而,到了大战前夕,两人方重逢。

  • 天下苏门

    禾七

    古代言情已完结42.52万

    适逢乱世,男人们处心积虑机关算尽,求的是江山,谋的是权术,而女子们求的不过是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可她却不一样,她腰缠万贯富可敌国,一身的铜臭味却面相儒雅倾国倾城,家缝巨变双亲尽失,在权力与金钱的狭缝中求存,一路走来,步步为营机关算尽,杀伐决断拿捏生死,双手沾满血腥却无怨无悔。所幸的是老天垂帘,让她得一心人,执子之手与之偕老,可这是触手可及的幸福,还是镜花水月的幻象?在这权力角逐的乱世中,“真心”二字到底有多重,可曾比得过万里江山?

  • 步步皆殇

    碧霄2466

    古代言情已完结41.65万

    《清穿+盗墓+宫斗+悲虐+轮回+夺嫡+复仇》   片段:   瓢泼的大雨中。   激烈的风雨迷湿了他和她的眼睛。   慢慢地,他浑身颤栗不止,双手抱头,表情扭曲而崩溃,凄厉地狂喊:“我知道的,我什么都知道。”   冷翳的眸子射出杀人般的恨意。   漆黑的雨空下。   他冷冷地笑,冷冷地哭,脚下颠颠晃晃,像一个癫狂的疯子。一字一句地指控:   “就因为我是皇太子,这个的每个人都巴不得我早点死是不是?!”   “什么兄弟之情,什么手足之义?你去问问,老四,老八他们,他们哪个不在背地里玩阴的,哪个不想我早点死!”   “还有皇阿玛,我这个皇太子之位本来就是他给的,他想要收回,我无话可说!但是为什么要给我扣上弑父的罪名,我没有,我没有!”仰天大吼一声,他双手微抬,凄切地摇头,一双血红的眸子狰狞可怖。   蓝齐儿站在那里,一颗心仿佛被万千刀刃在瓜扯着,痛不欲生。   胤礽埋下头,在滂沱的风雨中浑身战栗,扑通一声,了无生气的跪在地上,他肩身挺得笔直,面如死灰,任由那无情的风雨洗刷自己身上的罪恶。

  • 饮泪花

    叮咚乌拉

    古代言情已完结40.71万

      他是别人眼中的“孽障皇子”,最终却荣登帝位。登上帝位第一件事就是要攻打别的国家。这样真的好吗?果真是那个“孽障皇子”会做的事。   嗯……是昏君没错了!   只有躲在深宫的某个祸水知道,他不过为了她罢了……   “陛下,攻打萨达,不急于这一时!”   “可是,她不能等了。”   “那……”   “她该醒了,朕走了。”   我想保住江山,更想保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