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之医路芬芳

    秋阳杲公

    古代言情已完结72.56万

      一朝穿越成无父无母的孤儿,韩子诺很是无语凝咽。      为了能过上吃饱穿暖的日子,她重操旧业,入药堂,学医术,医道路上发奋图强。      本以为男扮女装要孤独终老了,没想到却在不经意间遇到了他,一见倾心,再见倾情,三见已刻骨铭心。      他说:“等回了京都,我必求娶于你!”      她说:“我只愿此生与你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谁知一朝变故,两人相隔千里,一人相思入骨,一人却忘却前程往事。      为了追回爱人,相王大人不得不步步为营。      还好老天爷终于高抬贵手了一回,让这对有情人重新相识、相知、相恋……      

  • 妇贵金医

    如是如来

    古代言情已完结98.27万

      【这是个变态医生穿越重生惩治极品,名扬天下的同时也臭名天下的霸气故事!】   不就是穿了被白莲花姐姐陷害吗?不怕,她可以以牙还牙!   不就是斗极品吗?不怕,她有的是精力时间和他们好好玩玩!   不就是要她嫁吃错药变成老渣渣的太子爷吗?不怕,她医术还算精良。   —   陆璇这人秉持着自己变态医生的人性,不爱金钱的医生不是好医生,没性格的医生更不是好医生。   千金难买金医一针,说的就是令人又爱又恨的金医公子!   朝堂变迁,老态龙钟的太子爷现真身,太子妃也摇身一变成金医公子。   天下哗然!   —   *太子爷长得着急,年少老态,头发掉光,脸皱巴巴……呃,年纪轻轻就是老变态。不好,不好。   *你说谁老变态?   ……   为毛和传闻中相差十万八千里?为毛,为毛啊!   陆璇继续咆哮!   【本文正剧,不是欢脱型!】

  • 帝女厨神令

    尧星

    古代言情已完结83.88万

    *正史版简介*: 后史有载:大昱帝女卿因,厨艺胜神、姿容比仙。 *童谣版简介*: 童谣有言:帝女星,厨神令,字字言,道盛世。 *正式版简介*: 一把锅铲,一支河豚毒素大针筒,一枚白玉指环。 是何人立于大昱之巅,佑万世民安? 卿因:“我曾为破落殿里破落帝女一枚,谁知因缘流转,命运迫人。背负世人恩,不是我愿。” *很悬乎版简介*: 金汤肥牛汤、蟹黄鲍鱼面、晶透灌汤包、九宫格火锅、真石板烤肉... 还有? 还有一个举世无双冷艳男,大坑等人跳。 卿因挥挥手:“其实我是嫌弃这男人太冷艳的,无奈生得太好,只能收了,拖回家藏起来,美食诱惑着。” 【1V1,HE,穿越,方便面空间】

  • 小农女她貌美又多金

    荒寒

    古代言情已完结54.83万

      小护工文墨因奶奶去世悲伤过度而晕厥,醒来变成了十一岁的病秧子文墨。   一日三餐,汤药不断,积年累月,卧床不起,虽有父母疼在掌心如珠如宝,奈何嫂嫂们对她厌恶至极,甚至起了一碗耗子药毒死她的恶毒心思......所幸机缘巧合下得了个神奇空间,养好了身子,改善了生活,觅得了良配,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悠然自得。   一对一温馨种田文,家长里短,岁月静好,空间、美食,俊男美女,甜宠无虐,安心入坑。

  • 乱世权宠:王爷醋劲有点大

    心随所愿

    古代言情已完结66.11万

      一纸赐婚,她穿上了嫁衣,本打算暗戳戳的下个小毒,让病弱的夫君见见阎王,好做个逍遥寡妇。   哪成想竟意外的收获了温润貌美老公一枚。   只是,   南宫嫣然看着眼前满身酸意的狗皮膏药,仰天长叹。   说好的身娇体软易推倒呢,说好的温柔大度惹人疼呢。   怎么就变成了个大醋缸、缸、缸……   这是假的吧、假的吧,假的吧!   ……   醋缸日常一:   “你们关系很好?”   某女一愣,低声嘀咕,“什么眼神。”   “嗯……”   从牙缝中挤出的一字,阴森森的有些冷,某女一个哆嗦,讪笑着开口,“诶呀,就是从小一起偷鸡摸狗的破关系,不好,不好。”   醋缸日常二:   “你看了他。”   “哈?”   “你看了他……”某男委屈,酸味一时飘香十里。   某女咬牙,“他那时才五岁,五岁!”   醋缸日常三:   “他公然像你表白。”   “哦。”   某男抿嘴,翻了的醋缸已经飘香万里,“他公然像你表白!”   某女白眼一翻,点了点某男手中提着的人形物件,“哦。”   ……   古言为主,穿插玄幻情节,不喜请绕道,么么哒

  • 嫡女逆天之冷王狂宠妃

    夏雪莲

    古代言情已完结87.84万

      一朝穿越,刚睁眼就要被浸猪笼,   原主本来是第一才女,又是第一美人,可惜太过温婉而善良。   这是病,得治。   祖母重利益、姨娘爱算计、庶妹不择手段。   按凌颜雪一贯宗旨:杀   本想就这样虐虐渣过一辈子,可身后这只妖孽冷面男是什么鬼?   他是冷王,权力无边。   他说:“你狠得惊天地泣鬼神,合本王口味。”   她说:“你嗜血残忍如魔,适合祸害人间。”   传言被冷王看上的女人,在劫难逃。   凌颜雪面无表情看着趴在前胸的小萌娃,然后仰头忧伤:先上车,后补票,才是冷王绑架女人的卑鄙手段。可是可怜,她连被吃滋味都不知道,冤不冤?   他强势把她抱怀里,魅惑说道:“没关系,本王不介意,再补票一次。”   小片段:   “小姐,王爷在偷看你”   凌颜雪赶紧转头,却发现某王背对着她。   她对月牙警告道:“月牙,不要胡说八道。”   “娘亲,娘亲,我要举高高,我要抱抱。”   凌颜雪看着小萌娃,心都柔化了,便忍不住,把他抱在怀里,左亲右亲。   然而某王那边却是一片冰天雪地,小萌娃打个喷嚏,便赶紧要凌颜雪放他下来。   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凌颜雪环顾四周,纳闷问:“为何,我这身边,总是留不住人?别说美男,还有宝贝肉球,就算丫鬟也没有了?”   让她觉得诡异是,每次旁边没人时候,都只有一个俊美妖孽站旁边。   说不清,道不明,他们是什么关系?可是,凌颜雪,只知道他简直要阴魂不散了。   不知他拥有什么特异功能,驱散她身边的人,让她的世界只剩下他了。

  • 天运贵女之寒门锦绣

    夜雨凝

    古代言情已完结70.39万

      二十一世纪的苏倾再次睁眼就成了凌墨王朝通州治下槐树村的的痴儿苏青璃,上有粗狂却护犊子的外祖父,慈祥和蔼的外祖母,清隽帅气的秀才爹爹温婉如水好似小兔子一样的娘,还有四个风格各异的舅舅,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典型的阳盛阴衰,痴儿也是宝。   既来之则安之,看着自己吃细粮,其余的家人却吃着粗粮野菜,哪怕比自己还小的弟弟也一样,她毅然的拾起了老本行,种草药,开实验田提高粮食产量,种茶园让寒门生辉,陋室生香,不仅改善了家里的生活,更是将整个槐树村都成为了凌墨王朝最富裕的村子。   吾家有女初长成,一家有女百家求,苏家有女各方来求,本来还不知道选谁,却被天外一句“你毁我徒儿清誉在前,还想嫁去哪家?”   苏青璃瞪大双眼看着走进来那个高大上,一脸认真的人,惊呼一声“什么时候?”

  • 蛮荒娇妻之嫁个好野人

    翦玥

    古代言情已完结87.5万

       一不小心就穿到了远古,这已经够倒霉的了。   还没有醒来就被分配,这已经够狗血的了。   没火,没衣,她都能接受,可她不想嫁个远古人啊!   所以,她表示自己无法接受。   可自己不嫁人,人家就不让她留下,在这天寒地冻里居然要她滚蛋。   那么···她就找个男人好了。   不过,别误会,她找男人可不是表示她是接受了他们的潜规则,而是想为自己争取些时间。   所以,在众多的男人里,她选了一个看着最矮小的。   只是,这小年轻的年纪是不是太大了点,明明就比她大三岁,可是每天的每天都拿出一副被虐儿童的表情对着她。   她发誓,自己对他真没有非分之想,不过是把他当做是自己的一个跳板而已。   可是,这个巨婴也太好用了点。   又不粘人又听话,上树能掏鸟蛋,下河能抓鱼,被她养壮壮后居然还能打老虎了。   这样的男人让她送人····   好像,有点,舍不得了····

  • 我寄人间白满头

    胡桃里夹子

    古代言情已完结54.58万

      我的一生很短,也不过二十载,穷极一生所追及的人,像是做不完的梦,连死了也解脱不了。   我有两个哥哥。   和一个世间最好看的啊姐。   还有……还有我欢喜了整个年少的未婚夫。   但也只是年少,待我成年时。   他便是我这世间最厌恶,最恨的人了。   后来,我死了,成了鬼,成了人人害怕的孤魂野鬼。   隔着一面墙,他在墙的那一边,我在墙的这一边。   他的院子里有两棵梅花树,倚着那面墙,墙的另一边是我的院子,那株梅花枝便偷偷的伸过我的院子。   后来,大火烧了我院子,连着偷偷那一株伸过来的梅花枝。   我死的那一日,正是他大婚之日,墙的那边鼓乐齐鸣,爆竹震天。   墙的这边,我呆呆的望着那一株开得正烈的梅花。   恍然想起他是我哥哥们为我寻的如意郎君。   于是我翻过墙,打晕了那凤冠霞帔的新娘子,换了她的衣衫,低眉垂眼沿床坐,然后在那龙凤烛影摇红里,他惊愕的眼神中,我捅了他一刀。   他大概是死了吧,我想。   我便又翻回了我的院子,在屋上中间的那根大圆柱子系了条白绫,上吊之前,我踢倒了桌上的蜡烛。   其实那日翻墙回来时,我偷偷饮了那铺着红布桌子上的喜酒。   ――若你侥幸不死,便当我喝了你的喜酒,祝伉俪情深,祝白头。

  • 倾世女帝:笑拥江山美男

    倾世流年

    古代言情已完结74.43万

    【原创作者社团未央宫出品】有没有搞错,路上碰到一个神秘的女人,被霸占了身子,醒来时灵魂居然在一个陌生的国度,令人吃惊的是这里居然是女尊世界,她穿成了尊贵显赫的王爷,只是这王爷生性浪荡、懦弱,名声甚为不好,她该怎么改变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王府中美男上千,可以和皇帝的后果媲美了,美男们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的生活,把王府搞得热闹不堪。 只是剥茧抽丝之下,却发现表里不一的众位宠夫,身份复杂的自己,一切的一切都成了迷,看似巧合的穿越,真的只是巧合吗? 当繁华褪尽,一切回到原点时,孰是孰非,已经无从知晓 她不求美男万千,只求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