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王嫡妃

    谷小蛮

    古代言情连载中31.66万

      他无颜,她无才。   一朝赐婚,世人皆笑,真乃绝配。     她笑,可不是吗?   风阁阁主与听雪楼楼主强强联盟,岂不是绝配?   ◆◆◆   本以为只是一场皇恩难拒,各取所需的游戏。   却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一段锦绣良缘。   他说:“以后有危险就往我身后站,只要我在,就不会让人伤你分毫。”   她说:“从来都是你护着我,这一次,换我来护你。”   ◆◆◆   【关于虐渣】   他抬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有人出万金买王妃你的项上人头。”   她挑眉,“本王妃的人头就值万金?钱王爷收着,人留给我就好。”   他扬了扬下巴,“早就给你带门外候着了。请随意。”   【关于身份】   她是无才无德的家族废物,未婚夫誓死要退婚娶她长姐,让她成为众人口中的笑料。   她更是南魏情报收集组织风阁的阁主,富可敌国,势力庞大。   他是自幼送往邻国的质子,一朝回朝,是众人最为不屑的皇子。   他更是最飘忽不定的杀手组织听雪楼的楼主,世人无不闻风丧胆。   一朝身份被揭,两人相视一笑,在这世上混,谁还没一两个别的身份?   【关于秀恩爱】   屋外狂风暴雨。   某女斜倚在贵妃榻上,“夜阑卧听风吹语,铁马冰河入梦来。”   某男停下手中的笔,抬眼淡淡地看了吟诗的某女一眼,“铁马是谁?冰河又是谁?”   “……是你,是你,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某男若有所思,“铁马?我倒是愿意给你做牛做马,只要你给我草。”   “……”卧槽,这无节制幻想的厚脸皮男人快给我拖走!   

  • 妃从天来:我的双面王爷

    张珏

    古代言情连载中31.73万

      穿越后蓝澜一不小心就得罪了一个神经病王爷,看着街上的美男子蓝澜还没来得及勾搭就被某王爷拐进了王府!还美其名曰叫照顾救命恩人!   更没想到的是这神经病王爷竟然是她未婚夫!   天啊!她可不可以退货!   什么?想退货!   某王爷大手一挥,“来人!给王妃梳洗打扮!婚礼提前!”   某王爷的神经病日常:   (一)论受欺负篇:   某王爷拉着蓝澜的衣角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蓝澜,“姐姐!他们欺负我!”   地上一群人不停抱腿的哀嚎,说好的小白脸?说好的手无缚鸡之力呢?肿么可以骗我们!   (二)论侍寝篇:   某王爷坐在榻上不停的摆弄身姿,“女人!要我给你侍寝吗?”   “不用!”   某王爷朝着蓝澜抛了一个媚眼,“我任你摆布哦!”   蓝澜:“……”   (三)论装可怜告状篇:   某小包子可怜兮兮的看着蓝澜:“娘亲!娘亲!粑粑把我的糖糖吃了!”   某王爷朝着某包子大手一挥:“一边去!好好学着点!看为父给你表演!”   某王爷一脸梨花带雨的看着蓝澜:“媳妇儿!儿砸偷了我的糖糖!我好伤心!”   蓝澜:“……”

  • 宠妻狂魔之娘子别跑

    玲雾

    古代言情连载中37.72万

      一眨眼的功夫,老母猪也能上树,这事身为医学界天才的马娇娇,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但眼前的情景,却让她不得不相信了。   蓝天白云、清风阵阵、小河潺潺、绿草幽幽,几头大水牛背驮着,数只低头细心清理羽毛的水鸟,甩着长长尾巴,悠闲的在草甸子上吃着青草。   附近的一些老农,头戴破烂斗笠,干瘦乌黑的老手拿焊烟袋,蹲在田埂上眯着一双老花眼,笑呵呵的看着长势不错的水稻,不远处一间间整齐有序,用泥巴混合草……

  • 王爷妾本红妆

    辰缘未了

    古代言情连载中32.6万

      她----江南第一古镇凉州的名门淑女,母亲是凉州城第一美人,父亲是一代富商,米铺分号遍及大江南北。你以为她只是一个富庶人家的小姐吗,不不不!她身上的血液注定了她要背上族人的命运。   他----有经世之才,平乱之能。身为皇太后最宠爱的小儿子,圣上的同胞母弟,为着辅佐皇兄,安定民心,除西北边患,夷狄再不敢来犯,定东南叛乱,藩镇无不臣服。   她,可爱善良,仗义救弱。   他,俊朗正直,平定四海。   美丽如她,却总爱以男装出行;冷硬若他,却独独对她温柔缠绵。   花间相遇,同游凉州城。赏花游湖看美人,品茶泛舟尝小吃。乐哉~~她以为她的男装,伪装很好。却不知他早已洞悉她女儿身份。   他恐怕佳人如斯美好,早已许得良配,迟迟不敢开口。   狭义郡王拔刀相助,她的父母甚为满意。执意要把她许配给郡王,为此不惜把从来疼如掌中宝的女儿关在家中。   皇太后为着皇家利益,执意要将丞相千金指给他,却招他冰冷回拒。   右相千金,王孙公子口中的京城第一美人,冷艳绝伦,却独独钟情于他。为着除掉后患,一再对她下手。   她的姑姑,族中谷主,也是她的师父,因为二十年前的恩怨,死活不愿意她嫁给他。   男女主倾情相爱,自始至终心中只有对方。可阻力重重,父母长辈无一同意,小三小四横加一脚,想尽办法要拆散她们。   试看他俩如何突破重围,断小三,服小四,让长辈亲朋全部真心为他们祝福!   保证坑品,绝不弃坑。亲妈。男女主身心干净。一对一。喜欢的亲,放心跳坑。三克油啦~~   

  • 郡主的田园生活

    微雨心事

    古代言情连载中46.3万

    安然,暗夜王国的王牌杀手,为情所困,殒命在心爱之人的枪下。   安然,宁氏财阀家的小公主,宁氏明珠坠崖归来后所生的女儿。   当阴谋来袭,母亲带着沉睡中的她走上了曾经摔落的悬崖。   一次穿越,她装聋作哑,把世人玩弄于掌心;   田园中,她淡然浅笑,安然度日,全然不理因她而起的纷乱。   她是一只小狐狸,一只贪财护食傲娇的小狐狸;   抢她钱财等同于断她饱腹之食,小狐狸呲牙上阵,打不过就咬是她一贯的作风,挨咬的人不服,她用小手轻轻叩击着闪亮如钻的小虎牙,笑的温婉,“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我已经武装到牙齿了吗?”

  • 帝姬娇:国师笑一个

    峰玉公子

    古代言情连载中41.34万

      君言卿觉得,说书人一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说的最为的好。   她与他的情,不知所起,却一往而深。   母妃也不止一次的向着她说过,卿儿,这世间的好男儿如此多,你为何偏偏看上了,那最不可动凡心之人呢?   她思来想去,怎的,也是想不出为何。   或许,只是当时的一回眸间,那琥珀色眸子中的淡漠,让她簇然心动。   梨花雪白,公子白衣,倚琴而立。一切都似乎是那般的熟稔,似曾是发生在久远之前。她一直认为,如是人有前生的话,那她的前生中,一定是有着他的。   “谢烟波,本公主,本,我,喜欢你。”   “....”回答她的,永远都是谢烟波冰冷的眸子。   向来君依的国师,都不可动念。这一切,她都知晓,可是,总是奈不住自己心中对于他的念想。虽然,他始终都是淡漠的模样,可君言卿一直都认为,烟波的心中,是有着她的。   她不知的是,她爱的越是轰轰烈烈,众人皆知。他们之间,就越会渐行渐远,终当远离。   残阳如血,终究,他们这段情,不容于世。   最后,她才知晓,当时谢烟波的所言:“世上无人可逍遥。可否明之?”这句话,之后的寒意。   桃李年华之后,她也遇到了更多的他。可,时光荏苒,这世间,总是无一男子,可以与他比肩。   她并不知晓的是,这最后是否可逍遥一生,决定权,向来都是在她的手中。   最终,她渴望听到的不过一句   “烟波,和我一起走吧。”   “....好...。”   《倾天下:冷情国师撩上榻》之后,继续的依月大陆的绮丽爱情。   希望小可爱们,继续支持哦。   鞠躬。

  • 我的纨绔世子妻

    梦回采薇

    古代言情连载中36.72万

      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会医善毒,极品的特工穿越了女扮男装将军府世子,然后将一国太子勾到手的故事……   正经版简介:外人眼中的诸葛云汐,是嚣张纨绔,奢靡享受,贪吃好色的纨绔公子。外人眼中的公子煜,是神秘莫测的煜澜阁阁主,是亦正亦邪的红衣少年。朝堂、江湖、战场甚至神秘小岛,他都要掺上一脚,没有人知道他为的只是心中的白衣少年。当恢复红妆,众人才知道,红妆倾城,当世无双。   江湖上的墨白公子,是让人胆战的存在,无情门的门主,一袭白衣,却偏偏残暴无情。甚至传言他吃人肉,喝人血,唯独面对面前的红衣少年时,脸上挂着宠溺的笑容,似水的柔情,墨色褪去,白色浸染。 奉你为上,甘拜下风。 1v1sc无虐   

  • 百变“小妖”闯江湖

    janejoes

    古代言情连载中30.84万

    《百变“小妖”闯江湖》 她或许是传说中的“乖乖女”,有时也可以变成古灵精怪的小妖魔。她打着善良的旗号无“恶”不做。可是偏偏这样的她莫名其妙地穿越了。 她誓要回去,可是又该如何才能回去呢? 萧月:绞尽脑汁想的是如何才能回去。放着面前闪来闪去的帅哥不理,唯有两美男暧昧的举止闪了她的眼冒星光。 司空越:萧月遇到的第一个雇主,某神秘山庄的庄主,身份迷离。 锡:司空越的随身侍从。 柯齐:富家公子一枚。如果说司空是如冰一般的男子,那他就是如水一般的男子。 白城:给萧月的第一印象就是书呆子一个。 暮逸:“恶闻满天下”的花花公子——暮王爷,不过奇怪的是好几次萧月接触他时却并没看到那样的他。 ... 他们和她之间会发展成怎样的关系呢?最后她能如愿回到自己的世界么?

  • 一品宁王妃

    十月千朽

    古代言情连载中39.43万

    本文又名《一世宠之卿本双华》 她是前朝公主月双华,却一夕之间国破家亡 她亦是当今丞相之女嫣花景,却因一枚玉佩而沦为罪臣之女; 而这种种,皆拜他所赐! 第一世,她曾扬言非他不嫁,他却挥兵城下,转眼之间便成新皇宠臣 第二世,她亦与他约定婚期,他却害得她父兄惨死! “云绰,你今日不杀我!来日我嫣花景必会让你后悔!从今往后,嫣花景与云绰势不两立!” 为报家仇,她嫁给阴晴不定的当朝六皇子,只为取他性命。 从今以后,她是静世芳华的宁王妃, 夺他权,陷他入狱,害他失宠…… 真相大白之时,却最断人魂魄…… 原来,诡谲多变的宫廷之争从未停止,她早已为局中人, 暗藏杀机、无端是非,她一步步陷进其中, 皇帝宠妃,皇子宠臣,权力之争,无止无休, 究竟谁才是执棋手? …… 皇权枯骨,乱世战起,翻手生,覆手亡。 男人可以天下无敌,却抵不过柔情似水。 当阴谋惊骇已过, 从多情少女变成倾城冷意的宁王妃,   一朝大权在手,谁来祸国?   世上之人惯用面具,只看谁演得好与不好。   看罢此场戏,终有落幕局。   本文权谋宫斗各种乱斗,尔虞我诈,文文慢热,不喜勿喷,谢谢大家!

  • 麟国女子花鉴

    次舟丐笔婆子

    古代言情连载中33.76万

      以麟国女子为中心,从长公主到女将军,从北国到南国,展现一卷令人唏嘘且称快的麟国女子花鉴。女主本为小透明却终成长为挽救母国的超级女强,宫廷到塞漠,女主一路学、听、看、用,踏步云巅,一路坎坷,亏有少小公子一程呵护。   我若挽弓,日月可落!我若说不,呵,等着瞧……谁说女子不如男,偏叫这女儿也铮铮铁骨、也经天纬地、也谋略无双、也满腹经纶,也一鸣惊人、两言可决、三……三妻四妾(呸,不行!)、五车腹笥、六出奇计、七纵八横、九天揽月、十荡十决! 【语录】 崔筠: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国不能破!家也不能毁!众爱将,我北国女子,可生儿养女,可戎马南征,可温柔体贴,可刚烈铿锵,我们回头看看,千里之外,万里之外,有各位儿女翘首以盼归,有各位夫君倚门寄相思,今日血若不染手中弩,他日南国剑便割城中诸亲头颅,本帝,北国策安长公主,崔筠,愿与众爱将,同生共死,不离不弃! 度降淄:一抔黄土,一寸心肝,家国天下,万骨俱枯。你问我值不值得,我却要问这地里埋的无数尸骨值不值得,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粟疆:徒弟,师傅挺你!下次一定挺你! 崔刈澜:孤能平天下、定四海,值了! 方杂粮:你养的是娼妓,我养的可是亲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