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凰女来袭:王爷束手就擒

    宸凰

    古代言情连载中76.67万

      旁观笑我太疏狂,疏又何妨,狂又何妨!   她,暗夜女王,国宝级特工,代号妖姬,为隐藏身份执行任务叱咤黑白两道,一朝穿越变成了大周朝无父无母、身体孱弱的病秧子就算了,还倒霉的处处被人算计!   妖姬大大拍案而起怒吼:“本神会玩不过你们这些老古董?开玩笑!来来来,燥起来!”   他,铁血王爷,王朝战神,因上一辈的恩怨幼年孤寂,因一场诡计家破人亡。本以为此生注定孤寂,却没想到这世间还能有人撩动自己的心弦。   这是一个外在恬静绝美,内里藏着一个来自千年之后“不安分”灵魂的女子,在异世努力挣扎求生存,一不小心站在了食物链顶端的传奇故事。   这是一个外表稳重酷拽、内心空虚到爆的冷面腹黑王爷毫无原则的宠妻宠到天下皆知的故事。   这是一对狂人在携手左右了皇朝更替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故事。   本文一对一,男强女强,强强联手,翻云覆雨,携手虐渣渣。   小剧场:   (一)   南疆圣女红衫半褪,靠在大帐门旁,一边轻抚自己的爱宠雪蟒,一边红唇轻启充满魅惑的道:“镇王~只要你退兵,本宫便是你的!”   萧澈眼眸微抬,扫了一眼南疆圣女,平静无波的道:“有没有人告诉你,其实,你很、一、般!还有,本王最讨厌蛇!”   南疆圣女眸光冰冷的射向萧彻,寒声道:“镇王是铁了心要与我南疆为敌了?   萧澈眯着眼凉凉的道:“圣女若是再不走,就算日后本王灭了南疆,恐怕你也看不到了!”   “你............”南疆圣女满脸愤恨的飞身而去。   (二)   晋国公世子一脸坏笑的问道:“公主可知道南疆圣女?”   锦心点点头:“有幸见过一次。”   晋国公世子接着问:“那公主觉得那位长得如何?”   锦心咂咂嘴随口道:“一般般吧!怎么,你对她有兴趣?”   晋国公世子抽了抽嘴角,道:“我当然没兴趣,不过那位与萧彻可是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呢!听说南疆圣女曾经还到萧彻的军中......唔.....”   晋国公世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糕点直接堵住了,萧澈看着锦心宠溺且认真的道:“这世上除了心儿以外,其他人在本王眼中并无男女之别。”   锦心唇角微扬,看着萧澈语气微凉的道:“世子这成天晃荡来晃荡去的也实在是太闲了!还是找些事情做比较好,你说呢?   萧澈点点头:“查询南疆细作之事久无进展,明日我便去跟老国公说让他过去帮帮忙!”   晋国公世子“...........”   

  • 冷王嫡妃

    谷小蛮

    古代言情连载中31.66万

      他无颜,她无才。   一朝赐婚,世人皆笑,真乃绝配。     她笑,可不是吗?   风阁阁主与听雪楼楼主强强联盟,岂不是绝配?   ◆◆◆   本以为只是一场皇恩难拒,各取所需的游戏。   却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一段锦绣良缘。   他说:“以后有危险就往我身后站,只要我在,就不会让人伤你分毫。”   她说:“从来都是你护着我,这一次,换我来护你。”   ◆◆◆   【关于虐渣】   他抬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有人出万金买王妃你的项上人头。”   她挑眉,“本王妃的人头就值万金?钱王爷收着,人留给我就好。”   他扬了扬下巴,“早就给你带门外候着了。请随意。”   【关于身份】   她是无才无德的家族废物,未婚夫誓死要退婚娶她长姐,让她成为众人口中的笑料。   她更是南魏情报收集组织风阁的阁主,富可敌国,势力庞大。   他是自幼送往邻国的质子,一朝回朝,是众人最为不屑的皇子。   他更是最飘忽不定的杀手组织听雪楼的楼主,世人无不闻风丧胆。   一朝身份被揭,两人相视一笑,在这世上混,谁还没一两个别的身份?   【关于秀恩爱】   屋外狂风暴雨。   某女斜倚在贵妃榻上,“夜阑卧听风吹语,铁马冰河入梦来。”   某男停下手中的笔,抬眼淡淡地看了吟诗的某女一眼,“铁马是谁?冰河又是谁?”   “……是你,是你,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某男若有所思,“铁马?我倒是愿意给你做牛做马,只要你给我草。”   “……”卧槽,这无节制幻想的厚脸皮男人快给我拖走!   

  • 废材逆袭:毒医大小姐

    暮晖风云

    古代言情连载中4.12万

      她是废材?请问什么是天才?她丑?请问什么叫绝世容颜?她,身为一代鬼医,有空间相助,神话只能是她,身为逆天存在的她,却被另一个腹黑邪魅的男人扰乱心智,惹他无赖厚脸皮跟随。从此,共同谱写又一神话!

  • 冷酷王爷的冷情王妃

    莫黎殇

    古代言情连载中6.39万

      她本是21世纪的一枚杀手,在做任务时没有挂掉的她,却在一次睡梦中魂穿到了轩辕王朝将军府有名的草包小姐身体里。从此,她便成了她。   本想在这个新的世界里忘记自己的身份重新悠闲地生活,可是在一次暗杀中,她有另了要变强大的决心,于是她开始暗暗的发展自己的势力。   实力弱小的她面对暗杀,虽然知道是谁,却不能为自己讨个公道。面对赐婚,她无法反抗国家这个庞然大物,所以她只有忍。忍到自己足够强大的那天。   本想在自己强大之后就离开他,可等到哪一天真的到来之后,她却发现自己的心里已经住进了那个冷酷的他。明白了自己的心后的她决定要守护这份属于自己的幸福。   他,轩辕王朝的翌王爷,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琉璃阁阁主,也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本视女人如无物的他,在一次街上遇到女扮男装的她时,被她的才华和身上那种独有的气质所吸引,不知不觉中被她偷了心。   从此他宠她,无论时间、地点。他护她,无论是非对错。

  • 娇宠商妃:冷王缠上身

    朝舞雪

    古代言情连载中19.43万

      “王爷,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娇俏明媚的少女言笑晏晏。   “好。”冷峻邪魅的男人俯首低喃:“从此后,我们就是一张床上的人。”   某女:......   ……   一睁眼,竟从风光无限的商界精英,变为臭名昭著的花痴草包,楼淳音怒了!   查内奸,扭乾坤,破谣言,立新规。   楼家蠢女一夕蜕变,焕然新生,世人这才知道,什么叫做天之骄女!   他是世人敬畏的冷面阎王,手段很辣,凉薄无情,就连当今圣上都忌惮他三分。   却偏偏做了一个小女人的裙下之臣。   当百炼精钢化为绕指柔,惊掉了一众人的眼。   自此,楼淳音在帝京,日日横着走!   什么?说她恃宠而骄,不知轻重?   抱歉,有人疼,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 空间之宠妾难养

    常在君

    古代言情连载中20.53万

      苏绮沫,异世而来的穿越女,本应是异世高管,却意外来到历史上没有的架空大盛王朝,更是意外获得随身空间,人生信条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陌墨,大盛王朝的当朝四皇子,更是已故元皇后的唯一独子,在这个立贤不立“长”的皇室,他知道一个没有母后的皇子在宫中是多么艰难,他韬光养晦,事事肃吝,在外人看来,他是一个性情阴翳的冷面皇子。他的人生宗旨是:只要自己看上了,就要不择手段地夺过来!   桃花林的那一眼,注定了他的纠缠,也造就了他们此生的牵绊。   苍劲有力的食指轻抬起她的下颚,拇指来回慢慢摸索“怎么?爷受罚你好像很高兴?”   原本深埋着的头在被抬起瞬间立马轻启朱唇“爷说笑了,实际上我很难过!真的很难过!”说着还眨了两下那双黑葡萄般的杏眼,里面瞬间雾气蒙蒙。

  • 宠妻狂魔之娘子别跑

    玲雾

    古代言情连载中37.72万

      一眨眼的功夫,老母猪也能上树,这事身为医学界天才的马娇娇,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但眼前的情景,却让她不得不相信了。   蓝天白云、清风阵阵、小河潺潺、绿草幽幽,几头大水牛背驮着,数只低头细心清理羽毛的水鸟,甩着长长尾巴,悠闲的在草甸子上吃着青草。   附近的一些老农,头戴破烂斗笠,干瘦乌黑的老手拿焊烟袋,蹲在田埂上眯着一双老花眼,笑呵呵的看着长势不错的水稻,不远处一间间整齐有序,用泥巴混合草……

  • 毒医来袭之少主当道

    曳小涂

    古代言情连载中62.53万

      本文古风女主文1v1   她是那隐世家族的少主,下山只为寻父,不日即归。   他却是那名扬大陆的王爷,手握重兵,驰骋沙场。   她说,他是她最逆的鳞,拔鳞那一日,生不如死。   他说,她是他最软的肋,剔骨那一日,死不如生。   初遇。   他被人追杀,她上山寻药。   她本只为发现奇毒,不能罢手,却不想,丢了心。   他本只为解毒,不能离去,却不想,偷了心。   再遇。   他看着他人生漫漫黑暗中的那唯一的星光,便知道,此生再也离不开她。   她看着那个赖在他身后不走的男人,默认了他进入她的世界。   简介无能,重点看文,新人小白,多多指教。

  • 独宠傲娇王妃

    裙舞飞扬

    古代言情连载中81.85万

      她一不会所谓的诗词歌赋,二不懂琵琶古筝,怎么就轮到她给穿越了。   穿就穿吧,不是落难的皇后王妃,也得是豪门世家的千金小姐啊。可为什么她就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呢...   爱情,不需要?温饱问题得提前解决,谁也别想阻挡她发财致富之路...   男人,靠边站。都说古代男人皆薄幸,她可要严守住自己一颗纯净的小心脏...

  • 夫人威武,将军求饶快

    听风听雨眠

    古代言情连载中17.84万

      前生,顾谨看着宁若从城墙一跃而下,可是她还在对他笑,一如既往:"哥哥,我没事。"他能看懂她的唇型,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那日,大昭灭,大昭皇后宁若殉国,大昭景帝生死不明。他抱着她冰冷的尸体,哭得肝肠寸断。   那日炎国将军,前大昭丞相养子顾谨叛国,屠城。大昭都城__金陵血流成河。   顾谨对宁若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阿宁,天下人负了你,我便覆了这天下。现在哥哥来陪你,下辈子你喜欢我好不好。"   重生归来的顾谨,从小就开始养妻子,宠妻子。   金陵城的人都知道,顾谨小将军是妹控。谁要接近宁小姐,谁就滚蛋;谁要娶宁小姐,先过了宁将军这一关。   于是乎,宁小姐的婚事,成了丞相夫妇的一大心病。   丞相夫人:"你说,这金陵的人是瞎了吗?为什么,我宁宁如此优秀,竟然还找不到夫家?"   "是啊。"丞相也无奈。   这时,顾小将军收网了。   "父亲,母亲。儿子也喜欢阿宁。"顾小将军出手了。   丞相夫妇,乐见其成,当天便敲定了二人婚事。   大婚当日,顾小将军十里红妆,将心心念念的小姑娘娶进了门。   婚后。   "将军,夫人..."   属下的话还没说完,顾谨急了。   "谁又欺负阿宁了?"   下属翻了个白眼,有您罩着,谁敢动夫人?不过还是把话说完了。   "夫人,去...去了青楼。"   果然顾小将军拍案而起。   "去,把青楼给我抄喽。敢勾引我家阿宁。"然后夺门而出,直奔"醉仙楼"。   夜晚,宁若,是被自家亲亲的夫君抗回家的。   "阿宁,胆子肥了,敢逛青楼。看来是夫君没满足你。过来,过来,,夫君好好伺候你。"顾谨勾勾手指,脸上带着淡笑。   宁若吓得抱紧了小被子。"谁把宠我的哥哥还给我?"   当晚,宁若被顾谨在床上狠狠收拾了一顿。最关键的是这家伙还逼着她叫"哥哥"。   从宁若的哥哥,变成宁若的丈夫,顾谨花了几十年,但是,他将用一辈子去宠,去爱宁若。   宁若看着哥哥一夜之间成了丈夫,懵懵懂懂的,认为哥哥和丈夫没区别。   但是久了,区别就大了。每天起来腰酸背痛,动不动就在床上交流。   后来的后来,宁若和顾谨都懂得了。原来最好的我们,不是暗恋,而是我爱你的时候刚好你也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