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

    怡情风

    古代言情连载中190.99万

      相传万万年前,龙族之巅生长着五界唯一一棵龙木,它亦是五行之力的缔造者,金、木、水、火、土,自其中衍生而出,又经数万年岁月的洗礼,它渐渐生出灵智,每每龙族之人于树下打坐修行,隐隐可见内里游弋着一尾金龙。   相传万万年前,龙木孕出一果——龙御,得之亦可成为五行之力的宿主。故,此果一出五界皆惊,却偏偏被龙族一女子得之,进而修得龙神精气,成为龙族第一位龙神至尊。   神界诸位神仙唯恐此女成长之后动摇神界至高无上的地位,纷纷出谋划策,一时间神界好不热闹,最后,以清冷绝尘之称的神尊,将其收归门下悉心教导。   殊不知,此女神通广大,不但将神界搅了个人仰马翻,还顺道拐走了神界众神敬仰的神祇——神尊。   若当年她不是与神尊之间的一场爱恋,怎会落得身碎魂消的下场?   若是没有当年她无聊之时凝练的法器——无妄空间,悄悄锁住她的神魂,兴许这世上再也没有此人,再也没有那些纠葛!   若不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得龙浩天的护心龙鳞为引,转生异世的她,又怎可能再次遇见他,那个令她第一眼便心生爱慕的男子,那个宠她入骨的男子,那个跟在她身后不断收拾烂摊子的男子,那个挡在她身前浑身浴血的男子……   她恨!   恨不得屠尽神界的一切,那些伪君子皆一个个道貌岸然,嘴上说的,心里想的,怎可尽信?   她爱!   上天入地,只为能够寻到他!   她狂!   血染白纱又何妨?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她的苦,她的泪,她的情,她的恋,她满腔的愁思更与何人诉?   她一身倾城风华再次临世,冥冥之中似乎被牵引着,慢慢的朝他靠近……   绝世倾城之姿,亦向世人传达着某个讯息:尊主归来!

  • 皇夫吃醋超难哄

    叶落葵

    古代言情连载中187.14万

    傲娇本娇仙女本仙的小公主姬幽梦,本着联姻之计要被皇室嫁给南国王世子,有些人就不乐意了。 “我看上的女人还能跟别人拜堂?” 于是公主惊了,有些人表面小狼狗做派,背地里却是呼风唤雨的摄政王?! 【皇夫恋爱日常】 她:我要你亲自下厨! 他:好。 她:我要吸猫,你的猫抱来! 他:好。 她:我要当皇帝! 他:好。 他便手把手教她玩弄权术,下江南出天山,扫清宿敌杀伐决断,以血研墨为她铺开江山版图。 奈何公主如此多娇, 媳妇总被人惦记,这就让摄政王很不开心。 终于,一手养成的小公主升级女王大人。有人问起摄政王最大的心愿,他说当然是和女帝生个像他一样颜值逆天双商爆表的儿子继承皇位,他便可与她退居幕后,她负责闹,他负责笑,花前月下逗猫猫,(点开看全)然而真相是… “陛下,摄政王殿外请求发糖!” “告诉王爷,朕要以国事为重” 皇夫冷面走入:“先学会治理后宫,再学治国。” 她考虑一下:“嗯,有道理。” 【高甜;女尊向;黑莲花女主;双男主;宫斗权谋】 提醒一下:楔子部分是倒叙,正文从“第一章”开始,楔子内容不是最终结局,后面会有反转!

  • 农门女相

    暖格子

    古代言情连载中186.41万

    一召魂穿,成为被人耻笑身体孱弱的弃妇, 路欢颜凝眉冷笑,弃妇怎么了? 弃妇照样赚钱致富,照样修理你们这些不要脸的七大姑八大姨。 照样勾得美男归。

  • 极品乖乖女之嫁个腹黑王爷

    蓝吉他

    古代言情连载中184.81万

    大学里所有老师同学公认的乖乖女---陈晓莹,却不知她在背地里却是佣兵界的一把手,因为踩到西瓜皮,摔倒,华丽丽的穿越了,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附身到一个弱小瘦弱的小小身躯上,面对着排挤自己的众人,毫不畏惧,斗姨娘,整姐妹,一系列的小计谋,却是被一位冷傲的夜王爷尽收眼底,陈晓莹又会如何应对一波又一波的刁难和陷阱?欲知下事如何,静待下回分解

  • 传奇

    墨舞碧歌

    古代言情连载中150.66万

    后来,女子顾双城乔装考试,获封第二届状元; 后来,双城被赐妃,惊艳天下; 后来,他以剧毒谋害武帝宠妃双城,虽未遂,武帝盛怒,令乱棒将他活活杖至断气。 * 后来,尚宫局四名最高执事女官深夜被密诏至金銮殿,任务竟是为他入殓。时至,众女官惊恐发现,銮座上仅一具女尸静陈,口含玉石,身披武帝八爪金龙大袍,“他”竟是女子…… —— 如果你的仇敌是最睿智狠厉的皇帝,如何才能让他痛,夺他心头最爱?可为何最终却自己先罢了手,君王又可曾痛过一分?如果心怀天下,绣织大好河山又岂止男子独为?大隐隐于朝,全新演绎一曲女驸马、女子从政的千古传奇!

  •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莫轻寒

    古代言情连载中162万

      郝连宝珠生来就是个脑子一根筋的公主,她的母亲也是个脑子不灵光的废妃,可想而知她应该得吃很多苦,不过她有三好:颜好,父王好,夫君好,嫉妒得她几个姐姐直咬手指,其实这只是伪宫斗伪宅斗,因为郝连宝珠还有个别名:傻宝,就连她母亲都懒得跟她较真,每天把她喂得饱饱的,养的美美的,放出去,杀伤力堪比十万铁骑营。   精彩片段一:   苏世子:“媳妇,我都有你的孩子了,你还不能多陪陪我?”   傻宝:???“在哪呢在哪呢?”   苏夫人:“滚滚滚,老娘忙着带乖宝儿买铺子开酒楼呢。”   苏南侯:“你个兔崽子,越来越不要脸了,没看老子媳妇要你媳妇陪呢?你哪凉快哪呆去。”   苏世子,怒:“你自个没资格陪你媳妇,凭甚非要拿爷的媳妇去讨好?”   傻宝:“相公乖,有了宝宝先在家好好养胎,我跟娘亲出去给你买好吃的,给宝宝买好玩的。”   苏倾钰泪汪汪,不甘地揪过傻宝怀里的猴子:“那就让小皮子留下陪宝宝吧,我跟你一块去逛街。”   傻宝:???“它陪宝宝?宝宝不是在你肚子里吗?”   苏世子脸不红心不跳,回:“哦,我刚刚把宝宝塞到它肚子里了,现在归它陪,走吧走吧,咱们逛街去,听说又来新花魁了,咱们去看。”   小皮子用火红屁屁对准世子脸耀武扬威:我是公的,我不怀孩子,你个不择手段的骗子,变态!   苏倾钰满脸黑线,一把扔开猴子,傻宝心急花魁,立马把被欺负小皮子抛到脑后,拉着相公就跑,苏倾钰趁机踹了猴屁股一脚:哼,跟爷斗,分分钟玩死你。   小猴子:。。。卑鄙无耻的小人,拐跑小爷软萌哒主人,爷跟你没完,哼!   苏南侯&苏夫人:。。。说好的逛街呢?夫妻两个一块逛青楼是什么鬼?   精彩片段二:   “世子,不好了,延国和大辕合伙起来,已经兵临城下,目测人数是我们的十倍。”手下匆匆来报。   苏世子咬牙切齿:“莫名其妙!”   手下:“?”什么莫名其妙?“世子还是先想应对之计,虽然他们是来的莫名其妙。”   苏世子气势汹汹地跑回家,进门就气沉丹田大吼一声:“莫名其妙!都给老子蹲墙角去。宝宝,快收拾家当准备跑路!”   傻宝问:“相公,不就是莫名其妙烧了御书房摔了玉玺嘛,做什么像是天塌了。”   苏世子:“宝宝,我知道这不是大事,问题是烧的不是家里御书房,摔的也不是家里的玉玺,人家延国和大辕都不依啊。”   甲乙丙丁:驸马你才莫名其妙,大好的时光你不在城头晒太阳,跑回来莫名其妙让人蹲墙角。   小剧场:   作者:采访一下,你们眼里傻宝是什么样的?   承业帝:我家傻宝最傻了。   丞相:我们六公主最能折腾了。   太师:我们六公主最有福气了。   元帅:俺们家六公主最有钱了。   二宝:姐姐最笨了。   娴妃:傻宝狗屎运不错。   苏夫人:我家傻宝最呆萌。   苏南侯:我们家傻宝最能收拾兔崽子。   苏世子:爷的媳妇最威武雄壮!   傻宝:???你们在说什么?我的石头不好看吗?

  • 帝王宠之萌后无双

    冷出尘

    古代言情连载中161.89万

    夏灵儿,21世纪毒医特工,腹黑,狡猾,伪善,不是好人,一朝穿越再次睁眼,竟然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小兽。而且,还好死不死,刚好砸在了某个冰山皇帝的身上… ——上帝,戳瞎我的双眼吧… 帝弑天,天泽国尊贵无比的皇帝陛下,冷酷,睿智,残暴,不近女色。在选后大典上,竟被一只不知品种的小兽砸中… ——该死的! 某帝狭长的丹凤眼一眯,仔细观摩了某兽的身子之后,冷冷的说了一句。 “母的?王后就它吧!” 闻言,众臣风中凌乱了。 某兽闻言,一口茶水立刻喷了出来,随之两眼一抹黑,顿感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王后?泥煤,这丫的心理是有多扭曲啊,连兽都不放过。 【宠文+1V1,简而言之,就是一个悲催小兽被养成小受的辛酸史。哪里心酸?特么的,都说伴君如伴虎,天天对着一头老虎,姐能不心酸吗,连爪子都酸。】 ★养成篇: 某兽看着那些装满珠宝的箱子,口水都流出来了。伸出两只爪子一摩擦,对着箱子狂奔而去。 银子啊银子,姐来了。 “端庄…” 闻言,某兽脚下一滑,摔进了一个坚硬的怀抱。 抬头,瞪着这个万恶的男人,某兽炸毛。 端庄?端庄泥煤,它要怎么端庄。 【养成+霸爱+各种萌,俗语有云,莫欺少年穷,灵儿有云,莫欺小兽受。天天被压榨的某兽,一朝翻身做人,某皇帝陛下不淡定了。】 ★翻身篇: 某日,帝弑天醒来,身旁竟然睡着一个粉嫩嫩的娃娃,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句甜腻腻的声音响起。 “爹爹,抱抱!”小灵儿佯装天真,眸子里却闪着戏愚。 闻言,帝弑天一张魅惑的脸,黑了个透彻。 爹爹?这丫头是说自己老吗?好,很好! ★宠溺篇: “爹爹,人家要南海珍珠玩游戏。” “准了。” 南海珍珠,千年产十颗,有驻颜功效,是海国的国宝。拿给公主玩游戏,某公公嘴角抽搐。 “爹爹,人家要用龙木做火把。” “准了。” 闻言,某公公差点晕死过去。龙木,护国神木,是和平的象征,给公主做火把? … 诸如此类的事情,在皇宫一直上演,直到有一天。 “爹爹,人家要美男哥哥。” “准…”忽然,空气降低到了凝固点,寒意刺骨。 “小灵儿,你说什么?” “人家要美男…唔…” 冰冷的唇瓣压上来,“孤不准!”… 【P:本文纯属有节操的尘自己YY,喜欢的妞儿,点个收藏,不喜就叉叉。作者玻璃心,经不起蹂躏,一碰就稀碎啊。如果乃们是在是太恨某尘,就化悲愤为花花,钻石,使劲的砸偶吧。】 ——◆◇————◇◆————◆◇————◇◆—— 推荐尘尘完结旧文《农家有女太妖娆》链接:http://www.xxsy.net/info/529147.html 简介: 她,狡黠如狐,运筹帷幄的商业女王,精明如她,却不料马路魂断… 她,声名狼藉,劣迹斑斑的村庄恶霸,强悍如她,不曾想命丧洞房… 时空交错,商业女王替她重生。出入青楼赌坊,欺压乡邻,放火烧房,原主经历荒唐不堪,可是当一切拨云见雾之后,原来她荒唐非荒唐。 ———————— 破旧的农家小院,婆婆厌弃,公公无视,小姑子天天想着让她死,秀才相公更是恨不得立刻休了她,隔三差五,极品亲戚也要过来折腾一番。看她如何扮猪吃老虎,将他们一个个都好好教育一番。 渣相公:“林依依,你看清楚了,那是我写给你的休书,你现在立刻马上,拿着休书滚蛋,别让我再在萧家的任何地方看见你。” 依依淡笑,扔出明黄的布条,上面清楚的写着“休夫”,潇洒的迈出萧家大门。 ———————— 至此,收米铺,掌酒楼,建大棚,将“天上人间”开到了天子脚下,商业之皇依云公子名声天下扬,有谁能料到,她竟是住在某个破旧院落不起眼的小女子。 ———————— 至此,收米铺,掌酒楼,建大棚,将“天上人间”开到了天子脚下,商业之皇依云公子名声天下扬,有谁能料到,她竟是住在某个破旧院落不起眼的小女子。 ———————— 有一种心殇,是明明相爱却不能爱——雪无尘 “丫头,我会护你生生世世。”冰谷的惊魂一撇,一眼万年。淡漠如他,却为一个小女人化为绕指柔。 有一种心碎,是明知情深却爱不了——鑫爷 “妞儿,不管你爱不爱爷,爷都爱你!”眼角轻佻,仿若花色,却难掩眸中的神伤。款款深情,次次舍身相互,痴情为你,愿倾尽天下。 一对一种田加宅斗,这素爽文哦,尘尘用自己的节操保证坑品,赶紧跳坑吧!

  • 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

    玖九

    古代言情连载中159.15万

      六岁时她把他推进了湖里   九岁时她顺走了他的令牌   十六岁时她听到了他夺取江山的阴谋诡计   于是唐淼诙谐潇洒的人生到此为止,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   她伸个懒腰人就掉进了湖里   令牌是在下山的路上捡的   至于偷听,她真的只是碰巧在附近的树上睡了一觉而已!   ※※※※※※※※※※※※※※※※   作为21世纪新兴的五好人才,唐淼只想顶着自己唐家伪七少的名头,过着自己安逸的米虫生活,直到那个她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过的男人出现,她的好日子到头了,但她究竟是怎么惹上他的,在排除了种种巧合后,唐苗表示很郁闷   片段一   某日,众人纷纷围着某爷,兢兢业业的替他物色正妃人选   “爷,李大人的女儿够漂亮。”   “不够俊。”   “那陈将军的女儿吧,漂亮中不失英气。”   “身手不够。”   “爷,赵家姑娘身手好。”   “不够白。”   “爷,您好歹选一个!”   “其实,爷惧内。”   貌美、肤白、身手俊、惧内,众人齐齐看向某爷身后站着的翩翩美少男   某女被人看的头皮发麻,咬牙切齿的看着某男,“殿下,臣惶恐!”   片段二   男子在她惊愕的目光中,袖长的食指挑起她的下颚,眼中暖意无限,“唐小七,你想嫁给谁,恩?”   唐淼唇角一勾缓缓道,“殿下,臣惶恐!”   男子眼中笑意更甚,“你哪里是惶恐,分明是有恃无恐。”   某女挑衅,“你宠的。”   男子无奈,“夫人,随我回家可好?”    ※※※※※※※※※※※※※※※※   本文一对一,男强女强,甜爽宠文   

  • 锦绣茶女

    云釉

    古代言情连载中157.57万

    南方有嘉木,茶也。 韩嘉,西南地区最大的茶商。一朝穿越为农家女,不仅缺衣少食,极品围绕,还有一对太过“贤良”的父母。 摆脱困境,是韩嘉面对事实后所能做出的唯一选择。 多年的心思都用在研究茶上,她就不信不能再造一个茶香盛世。

  • 傲妃风华无双

    默雅

    古代言情连载中152.92万

    【男主专情腹黑,女主精明潇洒,双强,爽文】古代男人不是种马就是种猪,三妻四妾、左拥右抱,实在让她看不上眼,这辈子她都打算不和古代男人谈感情!嗯,人品好点的,勉强可以做兄弟。“将军,你要去我家提亲?来来来,咱俩比划比划,你先打赢我再说吧!”“尚书大人,你要聘我为妻?大人您别想不开啊!就你那单薄的小身板,禁得住我蹂躏么?”“硕王爷,您要娶我为妃?别逗了!你就不怕我把你府里的美娇娘都训成彪悍女,个个想爬到你头顶上兴风作浪?”“睿王爷,好兄弟,你跟着凑什么热闹!我不歧视你是断袖,可我也不是攻啊!”低调做人,高调赚钱,她比奸商还市侩!大碗喝酒,大声说笑,她比男人还潇洒!赏美听曲,挥毫泼墨,她比雅士还风流!精通机关,会舞长剑,她比将帅还智勇无双!穿越异世,她的目标是:不被家族所利用,有房有田有钱有闲,交得好友一干,知己两三,然后没有蛀牙的……混吃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