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残皇非你不可

    Alice慕灵

    古代言情连载中90.56万

    身为21世纪的调香师,一朝醒来竟穿成将军之女,更是重伤初愈的七王妃。 身为诏月最出色的七皇子,因战事成为被禁锢他国多年的质子,再度回国时物似人已非,当年风清月朗的男子已不复,落下一身病痛与残疾。 正谋划离开王府,床榻上躺着的男子眉眼如画面容却显苍白,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气息带着几分虚弱:“不要……走。”  那一刻,她在他如墨的眸光中失了神……  是谁道归国后的七王是温顺无害的白兔?又是谁道如今的七王淡漠寡情? 众人明明亲眼所见的,是那人对七王妃的盛宠呵护。   她的心愿不过与所爱之人闲度浮生,种种草,养养花,却牵扯在这动荡异世漩涡中心,走不了回头路。 - 已签约出版:《再嫁,慕少的神秘娇妻》

  • 锦绣农女种田忙

    巅峰小雨

    古代言情连载中1713.87万

    又胖又傻的丑女杨若晴在村子里备受嘲弄,被订了娃娃亲的男人逼迫跳河。 再次醒来,身体里灵魂被顶级特工取代,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境,她带领全家,从一点一滴辛勤种田,渐渐的发家致富起来。 在努力种田的同时,她治好暗伤,身材变好,成了大美人,山里的猎户汉子在她从丑到美都不离不弃,宠溺无度,比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好多了,岂料猎户汉子不单纯,他的身份竟然不一般。 (新书《重生之农门药香》已发布,求支持!)

  • 侯府商女

    上官旭云

    古代言情连载中988.5万

    望着眼前古香古色的房间?这是什么情况啊?   现代最大的百货业龙头女王意外穿越至启国,成了一等靖安侯府唯一的千金和子嗣。   其父亲一方的正二品封疆大吏,母亲为救全城百姓而牺牲,被封为正一品的贞烈夫人,正经的名门世家。   在这个等级森严,是人就分高低贵贱三六九等的封建王朝,娘哎,这个身份可真是很好很强大。。。。。。   奈何前身是个不谙世事的小白花,因为母亲离世伤心一病不起,父亲无奈只能托付外祖家照顾,可惜这一家子给命都‘照顾’没了。    以往的娇气任性识人不清?   不怕,那个什么扮猪吃老虎这年代都弱爆了,姐姐最擅长的就是扮兔子吃大象,瞧瞧都是瑞兽哎,啧啧这比例多么的震撼!   以往不擅经营,虽有万贯家财结果手头拮据都被人骗去?   不怕,姐姐本就是百货女王,敛财敛物都是经营强项,商道才是唯一的正理!   以往视金钱如粪土,不肯花一分的心思。   这也不怕,这世界没有什么比银子更贴心安全实在的东西了,乃是姐姐最喜爱之物,费点心思怕什么?   重要的是君子爱财取之以道,小赚宜室宜家,中赚发家致富,大赚扬名立万,赚暴了利国利民,瞧瞧,商人多么的伟大!   且看百货女王在这个朝代,如何将商人推到最高位,如何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如何振兴家业,振兴国业!   咩哈哈哈。。。。。。让那些眼红羡慕嫉妒恨的都和西北风去吧!   ================================================   经商之路风生水起,一晃年龄大了,这惦记自己婚事的太多了,不想被别人主宰婚约,干脆顺便拐了一个斯文多变男,这货比自己还爱银子!   女主:“那个谁,婚约就当是我们两个签合同了,合同到期再说日后之事!”   某斯文男道:“签字画押,成交!”

  • 凤舞九天 妖孽竹马弄青梅

    清且婉

    古代言情连载中328.91万

    【本文简介】 她,在最无邪的年岁相识他;他,在最美好的年华相知她。 洗尽铅华,在繁华不肯谢幕的年代里伴卿一世长安。 褪去凡尘,在盛世不愿轮回的年月中同君地老天荒。 那一年她难得忙里偷闲却被上天开了玩笑,不仅自己成了小不点还捡了个小拖油瓶。 后来,她和那个小拖油瓶却成了室友。 再后来,她和他分开了十年,再见已是物是人非。 或许感情来的太快让他们措手不及,但是没关系,因为时间会告诉他们一切的。 他问,“你愿意和我牵手吗?”他不懂爱情,她同样不懂。 ...... “你是认真的吗?”执子之手吗? “当然,我一向不开玩笑的。尤其是这种事情。”尤其是对你。 “那么...” 伴着少女的回答,少年似乎如烟火一般绽放开来。 ---------------看养成记与反养成记-------------- 前世 他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 她却众叛亲离毁其一生 命运不知是否开了玩笑,让遥不可及的他们纠缠一起 场景一 她血染一身,来到可以触得及他的地方,“你还记得我吗?”满心的欢喜,却换来淡淡一句,“本君何曾与你相识!”紫衫飞扬,拂袖而去。 场景二 “过来我这边可好?过来可好?”一双节骨分明的手向她伸出。那是她曾经一直希望的:他会伸出手牵住她。如今他真的伸出手了,她却不想触碰了,“我,多少次想象你会伸出手,但现在,也不过如此。我,不要了。”微笑是她现在唯一的所能做的。 “不要任性,可好?” “不好,到现在你还...”任性,他到底了解了什么,“墨濯,你不用再管我了,收起你的好意。我该走了。”语罢,转身与黑衣男子离去。 忘了回头看看那紫衫男子,“你不要我了,你不要我了,可我,一直放你于心上,若是剥离...”,从未有过的咆哮,从未失去冷静的他已然无法思考一切,但离去的人终究是离去了。

  • 帝王宠之萌后无双

    冷出尘

    古代言情连载中161.44万

    夏灵儿,21世纪毒医特工,腹黑,狡猾,伪善,不是好人,一朝穿越再次睁眼,竟然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小兽。而且,还好死不死,刚好砸在了某个冰山皇帝的身上… ——上帝,戳瞎我的双眼吧… 帝弑天,天泽国尊贵无比的皇帝陛下,冷酷,睿智,残暴,不近女色。在选后大典上,竟被一只不知品种的小兽砸中… ——该死的! 某帝狭长的丹凤眼一眯,仔细观摩了某兽的身子之后,冷冷的说了一句。 “母的?王后就它吧!” 闻言,众臣风中凌乱了。 某兽闻言,一口茶水立刻喷了出来,随之两眼一抹黑,顿感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王后?泥煤,这丫的心理是有多扭曲啊,连兽都不放过。 【宠文+1V1,简而言之,就是一个悲催小兽被养成小受的辛酸史。哪里心酸?特么的,都说伴君如伴虎,天天对着一头老虎,姐能不心酸吗,连爪子都酸。】 ★养成篇: 某兽看着那些装满珠宝的箱子,口水都流出来了。伸出两只爪子一摩擦,对着箱子狂奔而去。 银子啊银子,姐来了。 “端庄…” 闻言,某兽脚下一滑,摔进了一个坚硬的怀抱。 抬头,瞪着这个万恶的男人,某兽炸毛。 端庄?端庄泥煤,它要怎么端庄。 【养成+霸爱+各种萌,俗语有云,莫欺少年穷,灵儿有云,莫欺小兽受。天天被压榨的某兽,一朝翻身做人,某皇帝陛下不淡定了。】 ★翻身篇: 某日,帝弑天醒来,身旁竟然睡着一个粉嫩嫩的娃娃,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句甜腻腻的声音响起。 “爹爹,抱抱!”小灵儿佯装天真,眸子里却闪着戏愚。 闻言,帝弑天一张魅惑的脸,黑了个透彻。 爹爹?这丫头是说自己老吗?好,很好! ★宠溺篇: “爹爹,人家要南海珍珠玩游戏。” “准了。” 南海珍珠,千年产十颗,有驻颜功效,是海国的国宝。拿给公主玩游戏,某公公嘴角抽搐。 “爹爹,人家要用龙木做火把。” “准了。” 闻言,某公公差点晕死过去。龙木,护国神木,是和平的象征,给公主做火把? … 诸如此类的事情,在皇宫一直上演,直到有一天。 “爹爹,人家要美男哥哥。” “准…”忽然,空气降低到了凝固点,寒意刺骨。 “小灵儿,你说什么?” “人家要美男…唔…” 冰冷的唇瓣压上来,“孤不准!”… 【P:本文纯属有节操的尘自己YY,喜欢的妞儿,点个收藏,不喜就叉叉。作者玻璃心,经不起蹂躏,一碰就稀碎啊。如果乃们是在是太恨某尘,就化悲愤为花花,钻石,使劲的砸偶吧。】 ——◆◇————◇◆————◆◇————◇◆—— 推荐尘尘完结旧文《农家有女太妖娆》链接:http://www.xxsy.net/info/529147.html 简介: 她,狡黠如狐,运筹帷幄的商业女王,精明如她,却不料马路魂断… 她,声名狼藉,劣迹斑斑的村庄恶霸,强悍如她,不曾想命丧洞房… 时空交错,商业女王替她重生。出入青楼赌坊,欺压乡邻,放火烧房,原主经历荒唐不堪,可是当一切拨云见雾之后,原来她荒唐非荒唐。 ———————— 破旧的农家小院,婆婆厌弃,公公无视,小姑子天天想着让她死,秀才相公更是恨不得立刻休了她,隔三差五,极品亲戚也要过来折腾一番。看她如何扮猪吃老虎,将他们一个个都好好教育一番。 渣相公:“林依依,你看清楚了,那是我写给你的休书,你现在立刻马上,拿着休书滚蛋,别让我再在萧家的任何地方看见你。” 依依淡笑,扔出明黄的布条,上面清楚的写着“休夫”,潇洒的迈出萧家大门。 ———————— 至此,收米铺,掌酒楼,建大棚,将“天上人间”开到了天子脚下,商业之皇依云公子名声天下扬,有谁能料到,她竟是住在某个破旧院落不起眼的小女子。 ———————— 至此,收米铺,掌酒楼,建大棚,将“天上人间”开到了天子脚下,商业之皇依云公子名声天下扬,有谁能料到,她竟是住在某个破旧院落不起眼的小女子。 ———————— 有一种心殇,是明明相爱却不能爱——雪无尘 “丫头,我会护你生生世世。”冰谷的惊魂一撇,一眼万年。淡漠如他,却为一个小女人化为绕指柔。 有一种心碎,是明知情深却爱不了——鑫爷 “妞儿,不管你爱不爱爷,爷都爱你!”眼角轻佻,仿若花色,却难掩眸中的神伤。款款深情,次次舍身相互,痴情为你,愿倾尽天下。 一对一种田加宅斗,这素爽文哦,尘尘用自己的节操保证坑品,赶紧跳坑吧!

  • 妃常伴读:太子,请自重

    风传琴

    古代言情连载中142.46万

      穿越醒来,她被一群丫环婆子围着叫少爷。   心头一紧,她脸色越来越难看。      爹娘找到她,一顿胖揍!   娘说:这么淘气,怎能送到宫里去?   爹说:圣命难违啊!还是送去吧!   入宫前,爹娘交待:记住,你是莫家唯一的【儿子】!   入宫十年,她绞尽脑汁,斗智斗勇,只为隐瞒自己女儿的身份。     **   帝之暮年,招太史令入宫,命其做传,诸国公见证。   风太史令:听闻帝后当年,竹马变青梅,不知前事如何?   诸国公:这个咱们都能做证,论当年帝后关系,铁瓷啊!   文雅唐国公:一起同过窗!   后笑曰:没少了挨板子!   帝嗔:咋不说太傅换了十个呢?   威武齐国公:一起扛过枪!   后轻叹: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   帝不屑:一眼亡国,便宜他了!   许国公脸红红:一起分过脏!   后白眼:只得一支发簪。   帝深情:绾你一世青丝!      帝怒:朕的人,谁敢动?   皇太孙携妃乱入:爷爷奶奶快一百岁了还秀恩爱?求放过!   风太史结语:相爱简单,相处难,不敌帝后一百年!   

  • 风骨犹情

    绿溶

    古代言情连载中14.14万

    十六岁的少女宁北北,被自己每天喂食的一只神奇的流浪猫带到了一个未知的时代。穿越进入了一个古代女孩子的内。当时她本以为又是一个受气包,没想到意外的是,她却发现这副身子的主人在这副清秀的脸庞下原掩藏了一颗多么恶毒的心。 前世的东方素坏事做尽,以至于终于众叛亲离,被她的对头当朝太子处死。 宁北北来了之后,本想扭转乾坤“重新做人”但是她却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 测试作品一

    bwkpjq

    古代言情连载中1.83万

      不要在内容简介中泄露你的QQ,以免被他人冒用请先选择标签,

  • 公子囚之策妃谋天下

    笙洛溪

    古代言情连载中38.35万

      硝烟弥漫的战场,亦可侠骨柔情;   嗜血厮杀的故事,也可死生契阔。   乱世铁血贵公子,冷心冷情,雕琢而出,便是温润之玉;   现代机械设计师,没心没肺,圈禁住了,就是一往情深。   成王败寇,没有人会是永远的赢家,只要不死,便只能勇往直前。   耗尽心智,拼尽全力,以血肉之躯,一寸寸、一步步,爬向那权利之巅的刹那芳华。   莫岑菀:前世的名字叫沐岑菀,她被穷凶极恶的军火贩子绑架,前去基地制造一种新型武器的控制开关,中途遇到另一伙军火贩子,双方火拼之时,沐岑菀的车子坠崖,穿越到了珈兰大陆。   醒来之时,她变成了一个楚国仅有十岁的落难小公主。   鄢黎:晋国六卿之一鄢氏嫡宗公子,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穿越而来的现代单兵武器设计师兼战争理论研究博士莫岑菀。从此,强迫她女伴男装留在自己身边,从一个小小书童成长为权谋天下的策士。再后来,便是二人联手,在凶险诡谲、孤立无援的劣境之下,培养出一支优秀的特种部队,征伐天下,称霸七雄。   合纵连横的时代,不仅要靠一条三寸不烂之舌,还要有过硬的战术值,鄢氏的黑鹰兵团,海陆空三栖神军,敌前敌后,所向披靡。   “既然没得逃,就杀出去;既然没得悔,就错下去。直到杀出一条血路,直到错成一道风景。鄢黎,我莫岑菀都会陪着你。”   “我本来就是女子,是你非要我女扮男装的。”   “想做女子?等你爬得上本公子的榻再说!”   “你,你这个流氓!”   “菀儿,你以前对我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我一直觉得这句话里满满的都是谋略,可如今心境不同了,再细细品味,却只觉意境如此情志高远。”   “嗯,心里只有权谋,自然看什么都是权谋,可若是放下了,洒脱了,便看什么都是洒脱。”   “鄢黎,你若死了,我发誓,明日我就去找殷崛,我马上就嫁给他,去做秦国的王后。”   “你敢,我现在就杀了你,让你和我一起死。”   “莫岑菀,我殷崛处心积虑争了这秦国的王位是为了什么?你当真不知道吗?”   杯盏破碎,只影伶仃,贵为王者又如何?错过,便是永远的失去。   醉卧花阴下,天高燕子轻;休言不爱酒,只是未伤情。   花开陌上、草色烟波,二人一马,是开始……也是结局……

  • 公主谋之祸乱江山

    凉薄浅笑

    古代言情连载中67.89万

      这是一个关于预知梦的故事,史上最荒唐、最得宠的公主在横行霸道的路上,遇到了人生最大绊脚石——国破梦!   燕蒹葭是个放荡不羁,纨绔张扬的公主。她斗兽走马、兴建琼楼,玩得不亦乐乎……可谁也没有料到,当一连串的噩梦连连袭来,这个名震天下的荒唐公主竟是错愕的发现,梦中景梦外身,朝堂世事所发生的一切竟是与梦中不谋而合。   是她陷入癫狂,还是这世上诡事不断,恰恰落在她的头上?   凉城有杀人狂魔屡屡得逞,与她梦中错综复杂的祸事开端一模一样,为此,她南下凉城,一步步踏进泥潭,卸去骄纵面孔,露出最是城府深深的一面。   究竟是她引君入瓮还是被人瓮中捉鳖?小剧场:   燕蒹葭指尖轻佻,落在烛火下的笑容明媚而邪肆:“我当是什么人行刺呢,原来是你啊!”   “行刺?”火光跳动,那俊逸的面容幽深至极:“我可不是刺客,只是来偷一样东西罢了。”   她挑眉,似是而非:“偷什么?你不会是要说,偷本公主的心吧?”   “公主猜错了。”他道:“我只不过要偷香罢了,公主的心那么贵重,我不敢要。”   话音一落,他忽而倾身上前,动作快的让人无法看清……   这是一场诡事不断的惊天预谋?这是一场护卫燕国的喧嚣大战?是妖魔横行还是人心叵测?且看外表纨绔无厘头的蒹葭公主,如何破釜沉舟,于迷雾和噩梦之中,挣脱命运的枷锁!   本文双处、男女主身心干净,男强、女强。你以为是虐文?其实是强势的甜宠文!此文又名《蒹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