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残皇非你不可

    Alice慕灵

    古代言情连载中112.32万

    身为21世纪的调香师,一朝醒来竟穿成将军之女,更是重伤初愈的七王妃。 身为诏月最出色的七皇子,因战事成为被禁锢他国多年的质子,再度回国时物似人已非,当年风清月朗的男子已不复,落下一身病痛与残疾。 正谋划离开王府,床榻上躺着的男子眉眼如画面容却显苍白,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气息带着几分虚弱:“不要……走。”  那一刻,她在他如墨的眸光中失了神……  是谁道归国后的七王是温顺无害的白兔?又是谁道如今的七王淡漠寡情? 众人明明亲眼所见的,是那人对七王妃的盛宠呵护。   她的心愿不过与所爱之人闲度浮生,种种草,养养花,却牵扯在这动荡异世漩涡中心,走不了回头路。 - 已签约出版:《再嫁,慕少的神秘娇妻》

  • 锦绣农女种田忙

    巅峰小雨

    古代言情连载中1879.68万

    又胖又傻的丑女杨若晴在村子里备受嘲弄,被订了娃娃亲的男人逼迫跳河。 再次醒来,身体里灵魂被顶级特工取代,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境,她带领全家,从一点一滴辛勤种田,渐渐的发家致富起来。 在努力种田的同时,她治好暗伤,身材变好,成了大美人,山里的猎户汉子在她从丑到美都不离不弃,宠溺无度,比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好多了,岂料猎户汉子不单纯,他的身份竟然不一般。 (新书《重生之农门药香》已发布,求支持!)

  • 侯府商女

    上官旭云

    古代言情连载中1000.57万

    望着眼前古香古色的房间?这是什么情况啊?   现代最大的百货业龙头女王意外穿越至启国,成了一等靖安侯府唯一的千金和子嗣。   其父亲一方的正二品封疆大吏,母亲为救全城百姓而牺牲,被封为正一品的贞烈夫人,正经的名门世家。   在这个等级森严,是人就分高低贵贱三六九等的封建王朝,娘哎,这个身份可真是很好很强大。。。。。。   奈何前身是个不谙世事的小白花,因为母亲离世伤心一病不起,父亲无奈只能托付外祖家照顾,可惜这一家子给命都‘照顾’没了。    以往的娇气任性识人不清?   不怕,那个什么扮猪吃老虎这年代都弱爆了,姐姐最擅长的就是扮兔子吃大象,瞧瞧都是瑞兽哎,啧啧这比例多么的震撼!   以往不擅经营,虽有万贯家财结果手头拮据都被人骗去?   不怕,姐姐本就是百货女王,敛财敛物都是经营强项,商道才是唯一的正理!   以往视金钱如粪土,不肯花一分的心思。   这也不怕,这世界没有什么比银子更贴心安全实在的东西了,乃是姐姐最喜爱之物,费点心思怕什么?   重要的是君子爱财取之以道,小赚宜室宜家,中赚发家致富,大赚扬名立万,赚暴了利国利民,瞧瞧,商人多么的伟大!   且看百货女王在这个朝代,如何将商人推到最高位,如何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如何振兴家业,振兴国业!   咩哈哈哈。。。。。。让那些眼红羡慕嫉妒恨的都和西北风去吧!   ================================================   经商之路风生水起,一晃年龄大了,这惦记自己婚事的太多了,不想被别人主宰婚约,干脆顺便拐了一个斯文多变男,这货比自己还爱银子!   女主:“那个谁,婚约就当是我们两个签合同了,合同到期再说日后之事!”   某斯文男道:“签字画押,成交!”

  • 墨要强娶阎老二

    亦乐乐

    古代言情连载中12.1万

    她,莫落落,活在21世纪的人类,她除了对美男有点不一样的执着外,22年来从没干过什么坏事,却不想有一天在睡梦中莫名其妙的被一鬼差勾去了魂魄。 来到阎王殿,阎王翻了半天生死薄,良久,才悠悠的对她说了句:“勾错魂了。” 。。。。。。 勾错魂不要紧,把她在送回去不就得了,可是却被告知自己的那250的父母把自己死了不到一天的身体火化了!!!! 。。。。。。 父女: “闺女,你知道为父为何给你取名叫灯炮吗?” “不太想知道。” “因为.......。” 某男某女: “前面的帅哥哥,请问这条红裤衩是帅哥哥您掉的吗?” “.....。”

  • 权宠之将本红妆

    时琤然

    古代言情连载中21.69万

    白林军威嚇边境多年,却抵不过佞臣在君王耳边说的一句佞言。 新朝五十三年,宿戈大举入侵,本是挡与门外的屠刀,却因君王的一句:开城门,而落在了每一个人的头上。 满目狼藉,那是谢柒扶从未见过的景象。 此情此景,她无能为力,只能死守。 可死守,到最后唯有死路一条。 她不知。 这满目疮痍的边境里,埋葬着数十万南秦儿郎的忠魂。 而歌舞升平的宴城里,君王贪欢,臣子享乐,而将军府,满门被屠,从此蒙冤难平。 她带着绝望不甘而亡;又带着拼死一搏的信念而生。 江山腐朽,皇帝怯弱,皇子自私 既然如此,那就翻了吧。 且看她如何深谋远猷,在这波云诡谲的南秦都城里,成就独属于她的路来。

  • 公子囚之策妃谋天下

    笙洛溪

    古代言情连载中43.19万

      硝烟弥漫的战场,亦可侠骨柔情;   嗜血厮杀的故事,也可死生契阔。   乱世铁血贵公子,冷心冷情,雕琢而出,便是温润之玉;   现代机械设计师,没心没肺,圈禁住了,就是一往情深。   成王败寇,没有人会是永远的赢家,只要不死,便只能勇往直前。   耗尽心智,拼尽全力,以血肉之躯,一寸寸、一步步,爬向那权利之巅的刹那芳华。   莫岑菀:前世的名字叫沐岑菀,她被穷凶极恶的军火贩子绑架,前去基地制造一种新型武器的控制开关,中途遇到另一伙军火贩子,双方火拼之时,沐岑菀的车子坠崖,穿越到了珈兰大陆。   醒来之时,她变成了一个楚国仅有十岁的落难小公主。   鄢黎:晋国六卿之一鄢氏嫡宗公子,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穿越而来的现代单兵武器设计师兼战争理论研究博士莫岑菀。从此,强迫她女伴男装留在自己身边,从一个小小书童成长为权谋天下的策士。再后来,便是二人联手,在凶险诡谲、孤立无援的劣境之下,培养出一支优秀的特种部队,征伐天下,称霸七雄。   合纵连横的时代,不仅要靠一条三寸不烂之舌,还要有过硬的战术值,鄢氏的黑鹰兵团,海陆空三栖神军,敌前敌后,所向披靡。   “既然没得逃,就杀出去;既然没得悔,就错下去。直到杀出一条血路,直到错成一道风景。鄢黎,我莫岑菀都会陪着你。”   “我本来就是女子,是你非要我女扮男装的。”   “想做女子?等你爬得上本公子的榻再说!”   “你,你这个流氓!”   “菀儿,你以前对我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我一直觉得这句话里满满的都是谋略,可如今心境不同了,再细细品味,却只觉意境如此情志高远。”   “嗯,心里只有权谋,自然看什么都是权谋,可若是放下了,洒脱了,便看什么都是洒脱。”   “鄢黎,你若死了,我发誓,明日我就去找殷崛,我马上就嫁给他,去做秦国的王后。”   “你敢,我现在就杀了你,让你和我一起死。”   “莫岑菀,我殷崛处心积虑争了这秦国的王位是为了什么?你当真不知道吗?”   杯盏破碎,只影伶仃,贵为王者又如何?错过,便是永远的失去。   醉卧花阴下,天高燕子轻;休言不爱酒,只是未伤情。   花开陌上、草色烟波,二人一马,是开始……也是结局……

  • 娅娅的梦想世界

    素娅

    古代言情连载中30.87万

    自古以来紫香帝国就是隐藏在茫茫的雪山和历史的深渊之中神秘莫测的存在,紫香帝国最高权力的传承也似乎从不被以嗅觉灵敏为标志的各路媒体和以神通广大为专利的各色特工组织所知晓。在人类文明全面从后信息时代走向智慧机器人时代之际,励精图治的紫香帝国皇帝积劳成疾生命走到了尽头,在病重期间,老皇帝念念不忘的是他那秘密在中国留学的小女儿紫翎素娅公主。面对紫香帝国复杂林立的财团派系之间的斗争他决心跳出当前混沌的局面秘密组建一支精锐的公主寻访团力挽狂澜。

  • 穿成假千金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

    晨柒

    古代言情连载中117.7万

    21世纪天才医学家宁菀,穿成了狗血古言里的恶毒女配假千金,一身孽债,满地仇敌,爹不疼娘不爱。亲生哥哥们把她当眼中钉肉中刺。半夜三更刺杀她,阴阳怪气挤兑她,处处鄙视她不如真千金。宁菀表示伺候不起,直接撂挑子走人了。对她肖想已久的摄政王欢天喜地来接人:菀菀,咱们回家。哥哥们急眼了。宁将军冷笑:“滚,这是我妹!”宁相爷护在前头:“你做梦!”宁国师抽出大刀:“不如王爷先问问我手里的刀愿不愿意?”宁首富抱她大腿哭天抢地:“小妹我错了!”

  • 医妃倾天下:冷面王爷的心尖宠

    沈七夕

    古代言情连载中101.95万

    21世纪中西医双料圣手,一朝穿越成了大越国相府嫡女沈云卿。 生母被休,生父不认,祖母不疼,姨母当权,姐妹伪善。 没关系,本小姐手握十世记忆外加乾坤空间,神挡弑神,佛挡杀佛! 因外祖父医死先帝,父亲将她视为眼中钉,欲杀之后快,冷面王爷:谁敢欺负云卿,本王就掀了丞相府! 皇帝看上沈云卿的美貌,欲抢她进宫为妃,冷面王爷:和本王抢女人,本王不介意改朝换代! 沈云卿:黎王殿下,您倒是给我一点虐渣的机会呀!你什么都干了,那我干什么?冷面王爷:留在本王身边,乖乖受宠就好……

  • 神算萌妻:王妃又秀翻权京城了!

    林清酒

    古代言情连载中73.09万

    【团宠+玄学,男强女强】二十一世纪玄学大师意外穿成了即将嫁给有克妻之名残疾王爷的小可怜?!沈清月撸了撸袖子,准备好好收拾收拾这些极品亲戚,却发现某王爷长得……也太好看了吧!柔柔弱弱一脸书生气的病弱美男,完全是她的菜呀!沈清月:我可以!从此驱妖斗鬼,打脸虐渣,顺便‘宠幸’一下美人夫君,在京城过的风生水起。生猛将军:小侄女!以后大舅罩着你!全国首富:丫头,想要什么二舅都给你买下来!一群奇装异服的神秘人员把她团团围住:圣女至上,领我帮众光复荣耀!而她一直以为是小绵羊的美人夫君也摇身一变成了腹黑大灰狼,夜里搂她软腰入怀:“娘子,这一卦,算的是为夫与你命中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