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个王妃很俏皮

    可乐心语

    古代言情已完结200.05万

    云端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出府自在过日子。可惜逃跑是一件艰难的事。比如,第一次,都被打死了(假死)也没扔出去。第二次,远一点,但是连城门都没看见,还差点又死了!(真死)第三次,终于愉快的跑掉了,可是……谁来告诉她,肚子里这两只是什么? 怎么会还带球了呢?也没事,跑了就好。可是可是,为什么,原来她只是人家放养在外的一只小宠物,随时可以抓回来的啊!云端默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都是皇帝了,还往哪跑?跑不了,姑奶奶就把你的皇宫斗翻天!(本文已完结,欢迎入新坑:报告CEO:奴家有喜了)

  • 盛世红妆之世子请接嫁

    浮梦公子

    古代言情已完结198.93万

      她是夏国公主,携天命所生,承一国龙脉,身份尊贵,风华绝代。   可却无人知晓,父皇冷酷绝情,贵妃心狠手辣,皇妹尖酸恶毒,皇弟意欲谋夺太子之位……   他是楚国世子,拥天人之貌,富经世之才,气质淡然,举世无双。   可他虽为王府子嗣,却惨遭排挤,只能远走他国,沦为质子。   她于深宫之中且行且笑,步步惊心,除祸妃、杀奸佞、冷心冷血,惟愿守护幼弟,助他登上至尊宝座。   他在异国搅弄时局,一颗九曲玲珑心,算人心、算时局,算无遗算,策无遗策,谈笑间,运筹帷幄,屠城于千里之外。   ……   当他遇上她,是羊入虎口还是强强联手?   他以江山为聘,求娶佳人,本以为不过是一场政权交易,却无人知晓,他搅弄风云,挑起战事,举国一战,尸荒遍野,却不过是为了与她说一句:“云曦,从此,我来护你……”   世人皆道,世子爷机关算尽,恐意谋乾坤天下。   他却微微一笑:天下太大,乾坤太广,吾只骗过她一人足矣。   既然决定骗她,便要骗一生、欺一世,让她一生唯爱他一人!

  • 重生之农女毒后

    福星儿

    古代言情已完结194.52万

         凤九爷相中楚蘅,想着,这辈子,哪怕是坑蒙拐骗,也要将那个小女人娶回家。   这辈子,楚蘅只想报了那血海深仇后,找个庄稼汉嫁了,过过做做生意,数数钱,养养鸡,逗逗娃的悠闲日子,等入了洞房才发现,她找的庄稼汉,竟然是天煞的九王。   *****   洞房花烛,红罗帐暖,龙凤呈祥盖头被掀起,楚蘅有惊无喜。   说好的庄稼汉呢?   奸笑的凤九爷扯下盖头:蘅儿,为夫这厢有礼了。   楚蘅:凤玹,怎么是你?   九爷:蘅儿,难道你没听说过,当朝九王的名讳吗?   楚蘅咆哮:我要退货。   九爷:你逃不过爷的五指山,还是乖乖的。

  • 空间之弃妇良田

    福星儿

    古代言情已完结193.51万

      【双强】+【美食】+【萌宝】+【灵兽】    女boss穿越成没二两肉的土村妇,住房漏雨,米缸无粮,身边还有个面黄肌瘦的包子管她叫娘,最蛋疼的是,还是未婚生子,骂她淫娃荡妇的人可以绕村子几周。   回是回不去了,只能咬牙挺胸赚钱把娃儿养,山里觅野味,填饱肚子,发现空间,种植灵果,灵药,培养珍珠宝石,良田万顷,金银赚大发,弃妇翻身亮瞎世人眼,叫那些骂她的人都去见鬼,还有那个杀千刀的娃儿他爹,哪里凉快哪里待着,想要认娃,先跪搓板,再挨鸡几棍毛掸子,交了抚养费,赎罪钱,再说......   关于睡觉   某女:“家里只有一间卧房,男女有别,你睡这里。”   某爷蹙眉:“这么乱,是人睡的地方吗?”   某女:“确实不是人睡的地方,这里曾是驴棚。”   某爷黑脸……   关于认爹   某爷:“童童,我是你爹爹。”   某宝:“想做我爹爹,先交十万两银子。”   随侍立马递上十万两银子的银票,“小主子,请笑纳。”   某爷:“童童,可以叫爹爹了吧?”   某宝:“不行。”   某爷:“?”   某宝叉着小手:“娘亲说,你黑心,黑肺,不负责任, 抛妻弃子,所以,这十万两银子是你的赎罪费,外加抚养费。”   某爷囧:“童童,你如何才肯认爹爹?”   某宝:“娘亲原谅你了吗?”   某爷垂丧:“没有。”   某宝:“跪搓板,挨鸡毛掸子,任你选,只要娘亲原谅你,我就叫你爹。”   某爷:“……”   有爹好乘凉   随侍:“爷,小世子给皇上下了无敌痒痒粉。”   某爷漫不经心:“嗯,去告诉皇上,作为君王,堂兄,要懂得谦让,关爱幼弟。”   随侍汗:“爷……”   某爷:“还有何事?”   随侍:“小世子在太后宫里放了毒蛇,毒蝎。”   某爷:“哦!那老妖婆死了吗?若是死了,替本王送口棺材去。”   随侍晕厥:“爷……还……还有一事儿,小世子说,您这爹当得不称职,要重新给王妃选夫婿,帖子都已经发出去了。”   某爷怒:“还杵着作甚?赶紧去将帖子撤回来“   随侍哭,狂奔……

  • 逆天废材妃

    轻墨羽

    古代言情已完结193.33万

    (女强宠文一对一)她是吸血鬼猎捕队的队长,一场猎捕行动中身亡,却重生在了东国将军府的五小姐身上! 天生痴傻,不能修炼,遭人欺压,嫡姐挑衅,庶妹殴打,渣男嫌弃? 很好,动了动手腕,重月勾唇冷笑,她会把她们揍的爹妈都认不出来…… 他是东国六皇子,封号鬼王,容貌无双,修炼天才,行事乖张狠戾,却独独为一人奉上温柔! 修武道,控元素,契神兽,她强势崛起,碾压一切天才! 序言:四海大陆,无上之国,我想要的不过只是一个你,碧落黄泉,永不放手!

  • 毒女戾妃

    秋烟冉冉

    古代言情已完结193.1万

       她以为,自小订婚的未婚夫,是能与她白头偕老的良人,   收养她的尚书府夫妇,果真如传闻般和蔼可亲,   每日来看她的族姐,会待她亲如姐妹~   谁想到,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一场精心编织的骗局。    只为谋她的身份,得她的财,取她的命!    老天开眼,她重活了。   来来来,排排队,让姐挨个儿来虐……   只是为何,渣男亲叔死追不放?   夜半三更居然跳窗而入!   她一脸怒意,“王爷,孤男寡女,你想坏我名声?”   某男一本正经,“天下皆知本王是断袖……”   她,“……”

  • 权卿为谋

    云尧

    古代言情已完结193.02万

      前世她是杀手界令人闻风丧胆的“杀佛”,却被自己暗恋的大哥当作叛徒,用来挡枪。   含恨而死,魂穿异世,却不知自己面临一场巨大的阴谋和更大的挑战。   重活一世,她岂能再陷入被束缚手脚的桎梏?   她向来以目标为重,其余皆是浮云。江山秀丽也好,盛事风云也罢,可她却不屑一顾。   不过这次,就以天下为饵,皇权为诱,助明主登基,重创辉煌,谱写她的盛事传奇。   当然,再顺便钓个郎君,任他人羡慕。   国都之中,人人皆道相府小千金余莫卿是个传奇。   听闻她十岁无脑追夫唯君不嫁,十四岁被判谋逆之罪流放他乡,十七岁大破冤案洗脱罪名,接任暗主之位护佑皇权,直至明君登基,被封公主之名,可谓风光无限,令人艳羡。   三年忍辱,阴谋与共,羽翼丰满,卷土重来。   一反太子无人怨,二上朝堂无人挡,三嫁夫君无人弃,四负盛名无人疑。   野史云:暗主之名,皎皎月华,绝代无双,天下盛传。   唯独余莫卿扶额,纯属扯淡!   天知道她每一次嫁的都不是心上人,还要陷入诸多阴谋?   “什么!又是赐婚?还是当朝体弱多病的六王爷?”   “好好……我嫁,大不了再休夫!”   怀着心上人的孩子,抱着再当寡妇的心,她的红盖头被轻轻掀起。   “妖孽,你没死!”   “丫头,你都还没成为我娘子,我怎么舍得死?”   

  • 妖孽师兄娶进门

    水墨烟雨

    古代言情已完结190.35万

    女扮男装入学堂,师兄个个都绝色,白日美食喂饱,夜来扑倒扑倒,迎娶皇夫最逍遥! 某只看着她笑得妖孽:“小师弟,师兄带你去沐浴吧!” 另一只一脸揶揄:“还是,小师弟想与师兄一起去花楼戏耍一番?” “师兄,还是你们去吧!我有隐疾,不便前往。” 看着那各个暧昧不明的笑,沐清微抹了把辛酸泪。每日三省吾身,不能被发现是个姑娘,要不然就死定了。 美男环绕艳福无边吗?实际上是叫苦连天! 且慢,谁说她要一直被欺压,看她奋起反攻,将师兄一锅端走······

  • 嫡女掌家

    潇湘非倾城

    古代言情已完结190.11万

      前世,今笙痴缠了多年的男人迎娶了她的庶妹云溪,并封她为后,她被封为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要了她这个嫡姐的命。那时,她就真的心如死灰、无所眷恋了。   谁知,一朝醒来,她又回到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十四岁那年,一切刚刚好。   前世,我错付真心,今生,我心硬如铁。   欠我的,我都要讨回来。   嫡女重生,所有人的命运都将重新洗牌。   新书,盼望各位小仙女收藏评论哈!

  • 王爷我对你一见钟情

    九步天涯

    古代言情已完结189.99万

    天涯新书《空间之寒门孤女》正在火热连载中。女主太难了,养空间养男主,一不小心爱上的还是前世死对头。两冤家相爱相杀的小甜文,欢迎入坑~ 她对他一见钟情,献上自己解他之毒,却闹出“人命”,只得远遁别庄。 五年之后,一道赐婚圣旨当头砸下,未婚夫正是他,她不想嫁。 白月笙:你想抗旨?抗旨可是要杀头的! * 华阳王白月笙得了失眠症,只有抱着蓝漓才可以睡到自然醒,可睡着睡着,那症状没有半分缓解,反而越发的厉害—— 只要看不到她,就肝火上头,躁动难安,食不知味,夜不成寝,还老出现幻觉。 太医曰:相思症。 白月笙只好将蓝漓绑在身边,分秒不离,还咬牙切齿。 “你定然对本王下了什么迷魂药。” “什么药?说好的放妻书,到底还能不能算数。” 白月笙冷笑:“算数,怎么不算,你走吧。” 看着抱走儿子的男人背影,蓝漓气得跳脚。 走?扯淡。 “那件事情我是不会答应的。” “阿笙,我喜欢你。” “……” “我爱你。” “你这女人从哪里学来的?!” “你爱不爱我?” 白月笙长叹一声,只因她说喜欢,他就已经没了底线,再说爱,他可怎么活? * 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 男主冷峻腹黑,女主人淡如菊,先婚后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