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色长歌

    沈陆

    古代言情连载中33.48万

      此处是简介:   据说穿越剧定律不是车祸、撞头就是植物人,醒来时不是富家千金正待入宫选秀,就是底层穷苦女娃天上掉馅饼得到武功秘籍翻身农奴把歌唱。   而她,一没有出车祸,二没有撞着脑袋,三也没有得什么要死要活的病症变成植物人,不过就是拎着个箱子出门溜一圈(离家出走?),怎么就突然成了大齐第一淑女?还和当朝将军之子有婚约!这身份,这地位,啊呸,娘啊,这是自个儿把头伸到断头台下,就怕那铡刀什么时候掉下来啊!   他说,你很有趣,有趣得让我停不住脚步,移不开眼睛,也舍不下命。得不到这爱意缠绵,便翻了这天下搅了这红尘翻覆你心绪换抵死纠葛难断。   他说,女人?爷一抓一大把。你?你不是女人,你是尤物。低调?这不是爷的行事风格。哪儿乱爷去哪儿,哪儿还乱得过你这疯女人的心?爷就委屈委屈住下好了。   他说,王权是我的,皇位也本就是我的,何来争夺之说?阻我前路者,杀!什么?小的杀不了?那就杀老的好了,留下一个窝囊废和一个女人,教军营里那一群大老爷们儿怎么逛妓院吗!哈哈哈......   不过这只是普通版简介。   正常的在这里。   深仇血海滔天,是谁?将尖利的爪牙伸向襁褓中的婴儿!是谁?在皇权更迭之路上踏着亲手堆起的白骨,步步向上!又是谁?看似漫不经心的动一动手指,让那堆白骨刹那倾塌!   有人归来,归来的是千锤百炼开锋后的利剑。迎上她,忽颠覆了世界,乱了红尘,没了章法。开始便错了,错过了错的人,错一场风花雪月,错一回动魄惊心。   平等?人分三六九等,平等又是哪一“等”?一场血雨腥风中的无声倾轧,一场翻覆生死里的逐鹿之战,到最后,竟成了一场争夺一颗七窍玲珑心的赌赛。到头来天下谁主,她戏唱罢,她属几等?   深雪里碎了一地软红,她和他们赤脚踏来,醉了几许人呀。

  • 娅娅的梦想世界

    素娅

    古代言情连载中32.36万

    自古以来紫香帝国就是隐藏在茫茫的雪山和历史的深渊之中神秘莫测的存在,紫香帝国最高权力的传承也似乎从不被以嗅觉灵敏为标志的各路媒体和以神通广大为专利的各色特工组织所知晓。在人类文明全面从后信息时代走向智慧机器人时代之际,励精图治的紫香帝国皇帝积劳成疾生命走到了尽头,在病重期间,老皇帝念念不忘的是他那秘密在中国留学的小女儿紫翎素娅公主。面对紫香帝国复杂林立的财团派系之间的斗争他决心跳出当前混沌的局面秘密组建一支精锐的公主寻访团力挽狂澜。

  • 公子囚之策妃谋天下

    笙洛溪

    古代言情连载中45.5万

      硝烟弥漫的战场,亦可侠骨柔情;   嗜血厮杀的故事,也可死生契阔。   乱世铁血贵公子,冷心冷情,雕琢而出,便是温润之玉;   现代机械设计师,没心没肺,圈禁住了,就是一往情深。   成王败寇,没有人会是永远的赢家,只要不死,便只能勇往直前。   耗尽心智,拼尽全力,以血肉之躯,一寸寸、一步步,爬向那权利之巅的刹那芳华。   莫岑菀:前世的名字叫沐岑菀,她被穷凶极恶的军火贩子绑架,前去基地制造一种新型武器的控制开关,中途遇到另一伙军火贩子,双方火拼之时,沐岑菀的车子坠崖,穿越到了珈兰大陆。   醒来之时,她变成了一个楚国仅有十岁的落难小公主。   鄢黎:晋国六卿之一鄢氏嫡宗公子,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穿越而来的现代单兵武器设计师兼战争理论研究博士莫岑菀。从此,强迫她女伴男装留在自己身边,从一个小小书童成长为权谋天下的策士。再后来,便是二人联手,在凶险诡谲、孤立无援的劣境之下,培养出一支优秀的特种部队,征伐天下,称霸七雄。   合纵连横的时代,不仅要靠一条三寸不烂之舌,还要有过硬的战术值,鄢氏的黑鹰兵团,海陆空三栖神军,敌前敌后,所向披靡。   “既然没得逃,就杀出去;既然没得悔,就错下去。直到杀出一条血路,直到错成一道风景。鄢黎,我莫岑菀都会陪着你。”   “我本来就是女子,是你非要我女扮男装的。”   “想做女子?等你爬得上本公子的榻再说!”   “你,你这个流氓!”   “菀儿,你以前对我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我一直觉得这句话里满满的都是谋略,可如今心境不同了,再细细品味,却只觉意境如此情志高远。”   “嗯,心里只有权谋,自然看什么都是权谋,可若是放下了,洒脱了,便看什么都是洒脱。”   “鄢黎,你若死了,我发誓,明日我就去找殷崛,我马上就嫁给他,去做秦国的王后。”   “你敢,我现在就杀了你,让你和我一起死。”   “莫岑菀,我殷崛处心积虑争了这秦国的王位是为了什么?你当真不知道吗?”   杯盏破碎,只影伶仃,贵为王者又如何?错过,便是永远的失去。   醉卧花阴下,天高燕子轻;休言不爱酒,只是未伤情。   花开陌上、草色烟波,二人一马,是开始……也是结局……

  • 神医弃妃:她日日想休夫!

    朝阳映月

    古代言情连载中42.03万

    一朝穿越,身怀圣蛊的毒医双绝竟成了王府弃妃,满身是伤,狼狈不堪,还动不动就被渣男要挟性命?不好意思,我南楚圣女受不了这个气!三请和离真心的不用谢!结果,冷血王爷开启了他的宠妻生涯。“王爷,王妃砸了您的翡翠琉璃盏。”“随便砸。”“王爷,王妃放火烧了整个王府!”“随便烧。”“王爷,王妃说要自请下堂,收拾细软跑路了!”“随便......什么?给我追!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追!本王的王妃这辈子非她莫属!”

  • 快穿小撩精:疯批反派都团宠我

    小粉不打人

    古代言情连载中35.89万

    作为快穿总部王牌任务者,风棉对于疯批反派的改造很有心得,该宠就宠,该虐就虐,该吃豆腐的时候理直气壮,该跑的时候也毫不含糊!为了改造灭世大佬,风棉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到最后,大佬找上门了,她看着面前帅到让她流口水的男人花痴笑,却反手就被拎起来……世界类型:1.女尊腹黑皇子2.校园狠绝校霸3.伪善小血仆4.末世娇嫩娃娃5.清冷白衣丞相6.仙尊诡计多端的徒儿

  • 将军大人,红颜灼

    花叶青木

    古代言情已完结37.73万

    长安城里最惹不起的纨绔顾云烟,仗着家世煊赫为非作歹,五毒俱全。 一朝顾将军战死沙场,人人等着井下石,踩上将军府一脚。 不曾想顾云烟临危受命,挂帅出征,归来封万户侯,成了天下最大的佞臣。 顾云烟看着横空出世的皇帝宠臣,国师即墨,怎么和敌国的皇子一个模样? 诡谲多变的战场,快意恩仇的江湖,争权夺利的朝堂…… 前世的恩怨情仇,来世是否会重蹈覆辙。 战场交锋,却又携手并肩,当围绕的谜团逐个揭开,是否还能坦诚相待。

  • 凤归:染倾天下

    有只夏

    古代言情连载中41.93万

      她,是组织的绝杀,与生父相杀相斗,至死方休。   重生,她是东方城最受宠的小公子,谁料母亲离世,两世安稳的幻想不再,一纸诏书,让她避不开纷争。   棋子?她怎会是棋子?   牵制?便叫你知道何为引狼入室!   红莲?我便坐看你找尽天下不得!   朝廷,她是闲然静养,却在幕后推波助澜的那只手。   江湖,她是玩世不恭,风华身姿惊艳世人的麒麟阁主。   一朝真相出,天下不得不为之动。   他,是百年前天下最尊贵之人,一次动心,万劫不复,沦为血祭沉睡。   百年后,她寻药而过,意外成为他摆脱血祭的关键。   厌倦世人虚伪,他却绝不厌生。   只是血祭未除,他的眼睛怎么却越来越离不开这个渐渐长大的“他”了?   她的前尘执念,他的前尘执念,往生已至,当她遇到他,是他陪她化了执念,还是她成全了他的执念?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无误会无狗血,剧情偏正剧风,男女主感情发展顺其自然,望大家多多支持哟~

  • 泪湿红尘

    醉风饮月

    古代言情连载中43.27万

    一滴红尘浊泪,穿越千年湿衣裳。我佛慈悲,度尔再世如爹娘。一份冰心,惹来谁的回眸?怎奈凡尘,道是无晴却有晴!逾越千年又相望,端的缘分注定?双手合十,梵音清唱...

  • 腹黑相公很傲娇

    溺水的猫

    古代言情连载中40.01万

    苏珞璃最后悔的就是自己的自信。 她以为自己作为穿越女主角,自带光环和各种优势,高富帅一定手到擒来。 没错,高富帅果然出现了。可是摇身一变,却成了渣男。 十里红妆,凤冠霞帔。这是苏珞璃期待的场面。可是,现在除了讽刺只是讽刺。 贱人总是成双成对的。这是苏珞璃被毒死前最后的觉悟。 手握着休书的她,决定如果有来世的话,她一定不会这么傻,让自己如此短命。 浴火重生。 她斗志盎然。气死后妈、贬死妹妹、揍死渣男。自己经历过的一切,她要他们加倍奉还! 可是,她一定是在做梦!为什么她会怀了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丑寡夫的种?这不科学啊! “我会负责的。”某寡夫沉声道。 “谁要你负责啊!”苏珞璃黑线。

  • 冷王嫡妃

    谷小蛮

    古代言情连载中33.54万

      他无颜,她无才。   一朝赐婚,世人皆笑,真乃绝配。     她笑,可不是吗?   风阁阁主与听雪楼楼主强强联盟,岂不是绝配?   ◆◆◆   本以为只是一场皇恩难拒,各取所需的游戏。   却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一段锦绣良缘。   他说:“以后有危险就往我身后站,只要我在,就不会让人伤你分毫。”   她说:“从来都是你护着我,这一次,换我来护你。”   ◆◆◆   【关于虐渣】   他抬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有人出万金买王妃你的项上人头。”   她挑眉,“本王妃的人头就值万金?钱王爷收着,人留给我就好。”   他扬了扬下巴,“早就给你带门外候着了。请随意。”   【关于身份】   她是无才无德的家族废物,未婚夫誓死要退婚娶她长姐,让她成为众人口中的笑料。   她更是南魏情报收集组织风阁的阁主,富可敌国,势力庞大。   他是自幼送往邻国的质子,一朝回朝,是众人最为不屑的皇子。   他更是最飘忽不定的杀手组织听雪楼的楼主,世人无不闻风丧胆。   一朝身份被揭,两人相视一笑,在这世上混,谁还没一两个别的身份?   【关于秀恩爱】   屋外狂风暴雨。   某女斜倚在贵妃榻上,“夜阑卧听风吹语,铁马冰河入梦来。”   某男停下手中的笔,抬眼淡淡地看了吟诗的某女一眼,“铁马是谁?冰河又是谁?”   “……是你,是你,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某男若有所思,“铁马?我倒是愿意给你做牛做马,只要你给我草。”   “……”卧槽,这无节制幻想的厚脸皮男人快给我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