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深

    森千树

    仙侠奇缘连载中33.69万

      云流十五岁时遇到一人,以为那便是她的巫山云。多年后回首发现,从年少起,萧珵便一直守在她身边,他说,刻骨相思,犹如肆意流泻的地火,生生不息,永世不灭。

  • 铁雪云烟

    庞钠文

    仙侠奇缘连载中576.57万

    首届全球华语新锐小说大赛终极决赛入围作品*她在雪地中救他,已是第三世相逢。为拯救浩劫,二人穿越至前两世。第一世,在蓝甲部族长到七岁的她被带回铁仓部族,被看成没出息的挂名少族长。她目睹过铁仓人对蓝甲人的残暴欺压与杀戮,却听父亲说母亲是被蓝甲人害死的。同年她认识了八岁的他。长大后她练成神功,在妖入侵之际带兵作战屡立奇功,在一些人眼里她却是恶魔。后来他为何决定以自己的命换她的命?穿越回第三世后,拯救大计遭大变故,看到的活路会不会正是绝路?一生光阴,三世悲欢,铁雪塔成了永恒见证。*本文开始写于2009年*入围2018华语言情大赛总榜的作品于2019年1月24日至2月14日打榜,本文在影视赛区,感谢支持

  • 小仙恨嫁,少君欠思量

    Apple朵朵

    仙侠奇缘连载中36.57万

    她,昆仑山天池旁的一株雪莲,吸天地精华,历八百千秋,闲看云起云落,本是沧海之尘,一朝被带入仙凡向往之所,天外天的三清境,却卑微得成了一缕残魂的容器. 他,三清境新任少君,丰神似玉,冷淡高雅,一袭红衣引得三千繁花尽折颜;他素爱冷眼静观世事浮华,所到之处,无不敬仰。 她对他情愫暗生,自知无果而负气离去,辗转千年后,竟成了东华帝君座下小徒。 当他与她再次相逢,才发现那深藏的爱,已根深蒂固了千年…… 他以护众生为执念,将爱深深埋…… 她以痴爱他为性命,把情丝丝灭……

  • 傲娇散修的命定姻缘

    风易

    仙侠奇缘连载中40.83万

      小小少女,人生十四年经历多次生离死别,连自己都开始怀疑是天煞孤星转世,打算活一天算一天然后孤独终老、哦不,是孤独拥抱死亡时,遇见了传说中的仙人。   修仙拜师,从此远离凡俗苦楚争分,过上闲云野鹤、悠然自得的日子?   不!   属于她的劫难才刚刚开始。   无忧安少不请自来:“你远渡修仙界需要我帮忙。”   “谢谢呵!”下一秒就用船桨支开海岸,她已筑基,难道还渡不了这海?   “你这船太慢。”安无忧口中埋汰却已强行入船。   “下去!”船桨指向这个不待见的男子。   安无忧抓住桨面顺势一带,双双入海:“正好许久没来龙宫玩玩了。”   “龙宫?”注意力被这两字吸引。   从此丢了她自己的真命天子、天定姻缘……

  • 绝色红妆:仙妃太撩人

    林浅竹

    仙侠奇缘连载中42.02万

     上千年前,瑶池神女奉王母之命,借镇妖古灯无上法力,将凶兽数万年雪蟒封印于玉山脚下,并命掌灯仙子看管……   千年后,掌灯仙子误时失职,令古灯遭到无间岁月,灯芯断裂,法力渐进削弱,雪蟒趁机逃出玉山,遗祸人间。   神女大怒,将掌灯仙子贬下凡间。   玉山上,千年相守,神灯化身人形,与点灯仙子与他早生情愫……   雪蟒成就妖皇,领九大妖王人间作乱,天下大急……。 古灯转世,却遭元神具灭。 神女现世,告知点灯仙子, 若要救他,需求得万家灯火, 重塑元神。

  • 狐仙

    木偶无心

    仙侠奇缘连载中32.89万

    爱与恨的纠缠, 树与藤的缠绵。 今生今世, 命中注定斩不断的牵绊。

  • 魔君仙宠:绝色小妖祸天下

    顾小洛

    仙侠奇缘连载中47.23万

    她本是一只想潜行修炼,得道成仙的小妖。可是送给她一个法力无边的师傅,从此踏上遇神调戏,遇魔威胁得瑟的小日子。唯一错的事就是动了情,情深至死,你要负我,我便玉石俱焚,你要爱她,我便颠覆天下。

  • 小徒不愁嫁

    十里青荷

    仙侠奇缘连载中32.1万

      1v1宠文不搞抢妻线,护犊师父遇上淘气小徒,从灵界宠到凡界,连仙界的公主也只有羡慕的份儿,小喵徒怎么都不愁嫁啦!   鹤冰明明是鹤灵族灵主,非追着个猫灵族的小灵女闹私奔要收徒,可俗话说得好:收徒不规范,师父两行泪(╥_╥)   “给霜儿笑一个!”   “行!”   “给霜儿抱一个!”   “行!”   “给霜儿亲一个!”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 玉怜清珠夜落纱

    粉红蘑菇头

    仙侠奇缘连载中21.63万

      自打本神捡了一个外界来的小仆人,我的生活便偏离了原本的安逸轨道。   

  • 现世重生:魔尊师兄别这样

    夏狐朔

    仙侠奇缘连载中17.77万

      前世,他是臭名昭著的天帝鹰犬,横行六界;   今生,她是身娇体弱的无妄门生,灵力全无;   现世重生,男变女身,先天优势一朝丧,千载灵力成云烟,既然都变了,那眼前的师兄为何还不死一死?   “你的人生,就是要好好修习仙法,早日接任掌门之位,所以请把注意力从我的身上转移开,谢谢。”   “道不同自是不相为谋,从前的百里觎轮不到你管,如今的江绾更用不着你教。”   “我知魔人重欲,可向来七情六欲总要输给缘分二字,我和你没缘,即便曾经有,到此也该了了……你的接任大典我是去不成了,便提前预祝掌门真人脱尘绝世、早成仙体,愿无妄发扬光大、佑护苍生。”   原本是想让事情按原轨迹正常发展,可为什么越来越跑偏?   “师兄,咱别这样,人生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坎坷,入魔害人,远离邪道……你往我床上躺什么,先起来,有话好好说,虽然以前也不是没一起睡过,但现在男女有别……你到底滚不滚?你是什么品种的死断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