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夙念成诗忆锦年

    易易初梨

    仙侠奇缘连载中48.01万

    有人云,凡间种种情爱欢畅,仙家往往无福消受。不知此生位列仙班,是福是祸?是幸亦或是不幸? 如果注定是一场彼此真情的消耗,还不如各自安好,相忘于江湖。 可是注定这天上地下,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人间少女化身天界仙女,经历磨难却真心不改; 仙山神医却是来历不明,身处何地都仁厚正义; 妖界公子苦于亲情爱情,一念成佛又一念成魔; 仙界闺秀囿于善恶争斗,迎风沐雨终收获幸福…… 他们注定相遇,却又注定分离; 世间纷扰,爱恨纠缠,矢志不渝。 这世间的情,相聚的不相爱 相爱的不相亲 相亲的不相信 莫不如一开始就没有爱 如此便可以安稳一世了吧 可是为什么到如今时,想起你时,我依旧泪眼朦胧 连这漫天的云霞,也看不清楚

  • 天仙大佬莫要慌

    巨大的胡萝卜

    仙侠奇缘连载中46.26万

      技术宅腐天然黑学霸VS禁欲优雅狩猎者人妻   前方棘地荆天,身如俎上鱼肉时,她咬紧牙关,弱肉强食而已,何惧?   千军万马,豺狼当道,十方恶霸,呵,在他看来只不过是狂犬吠日罢了。   毫无预兆孤身前来此世界,湘沫表示她只想做一份稳定工作,能发财最好发财,在游山玩水,吃吃喝喝中慢慢寻找回家线索,没想到革命还未成功,心已经被拐了。   腾夜妙表示他那天只是去给自家猫拿小鱼干,没想就遇到了唯一一位能捕捉到他情绪的人,明知是他挖的坑,还义无反顾往里跳的小傻瓜,这个人,他想永永远远护在怀里。   心动总在不经意间。   “外面太危险,咱们睡觉吧!”某人恬不知耻。   “外面再危险,也比你安全!”被坑的某人极力反对。   全书调调:   湘沫:休想坑我!   腾夜妙:抱歉,本王这就填上!

  • 重生三世:凉心帝女芳华改

    殊途孤月

    仙侠奇缘连载中44.5万

      渊红宗高高在上的血神女顾璃嫣,原本有个两百年荣华平稳的一生,怎料出生那日游子卿遥遥一眼,本该两百年演完的人生骤然惊变。   三世人生,她终究在他昔日的教导影响下走上了一条背弃天下的不归路。

  • 家有萌夫请自重

    小小桑

    仙侠奇缘已完结43.65万

    近四年的初恋里,男友劈腿劈了三年半,一朝攀上枝头,土鸡变家鸡。 失恋加失业,乔初晴奋发图强,‘意外’得到仙田一处,外加萌兽一只,开始了她‘食’‘色’生香的‘修仙’之路。 谁知‘萌’兽变成猛兽,还是一只随时‘春’意盎然的吃货猛兽。 “虾米?双修?”当神兽大人用严肃以及诚挚的目光望向她时,乔初晴终于落荒而逃……和四条腿的神兽大人……她没那么重口。 与‘客户’应酬,被心怀不轨的上司下了药。 一觉醒来,身边多了个长得祸国殃民的‘男公关’,没钱没卡的她只能悄悄溜走…… 一边是时刻不忘双修的神兽大人,一边是哭着喊着要她负责的绝品美男,外加时不时蹦出个倾慕者,乔初晴的春天似乎来了。 可……为虾米,蓦然回首,身边咋就没一个男人是人类捏?

  • 倾世莲仙

    懒橙

    仙侠奇缘不限42.89万

      「本文整体文风欢快,结局是he,男女主双洁,甜宠」   万年前。   她是无意中成仙的一朵雪莲,古灵精怪,不谙世事。   而他是天界新任的战神,孤高冷傲,不可一世。   阴差阳错她被带到了他的面前,只一眼,她便深深沦陷,并以扑倒他为终身奋斗目标。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就在她即将完成扑倒高冷男神的宏大目标的时候,一场天地间的浩劫却悄然而至,让她含恨而终,神形俱灭!   万年后。   她已然不记得前尘往事,但本以为能平平淡淡度过一生,却没想到这日子依旧过得跌宕起伏。   被绑架,被嫁人,被囚禁,最后竟然还被……调戏?   高冷腹黑傲娇将军×逗比话痨捉妖师   话少面冷萌系上神×花痴软萌莲花仙   前世今生,不一样的时间轴,一样的目标——只为扑倒上神你!   【前世小剧场】   一日。   某人眨着眼睛一脸期盼道:“听闻人间的花灯可好看了,我们一起去放可好?”   他一边擦着御凛剑一边头也不抬地说:“不好。”   某人瘪了瘪嘴:“那我去找玄铭一起!”   说着便要跑出去。   结果后领却被人抓住了,身后传来冷得掉冰碴的声音:“不许去,书都背完了?”   某人心里那个痛,真是撩人不成蚀把米!   ……   最后,乞巧节那天,她瞅了一眼身侧上神无可挑剔的俊脸,将花灯推了出去,心想究竟何时她才能完成她的扑倒大业……   又一日。   某人本想积极表现,帮某神研墨,结果把墨汁撒在了卷轴上。   “这可是你弄的?”他寒着脸拿着手里洒满墨水的卷轴。   “……不是。”某人决定撒个小慌。   “不承认的话抄书。”   “是我是我!”某人含着泪想扑上去抱住人腰。但瞥了一眼他凉飕飕的脸,转而改去抱住人的大腿哀嚎:“好哥哥,好战神,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   后来的后来,某人抱着上神甜滋滋地问看上她哪一点   结果上神一愣,浅笑道:“……脸皮厚?”   某人:“……”什么叫脸皮厚!她那是在撒娇!撒娇!   【今生小剧场】   大婚之日。   他被某人推倒在床榻上,趴在他身上的某人嘻嘻笑道,“将军,你又娶了我一次。”   他伸手勾起某人的一缕发丝,清冷的眸子染上了一抹笑意,“嗯。”   某人直接看呆了眼,她家将军不笑则已,一笑倾城啊!   某人看着自家将军饮完酒越发红润的嘴唇,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脑海中理智已经下线,只剩下——扑倒之!   【简介无能,文文更精彩,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本文一会一边撒糖一边走剧情,保证甜而不腻,回味无穷!】

  • 湮华碎

    子幕予兮

    仙侠奇缘已完结41.66万

      凡身肉体,独具灵魂,人之将初,灵魂转世轮回不断,不死不灭,肉体则一世渡满而长辞。   她本是这异世中命格异数的婴孩,受高人指点得保一时无忧,心爱的人儿出现在身边,却不能相见,只能依靠一面镜子一解相思之苦,然而一场赌局,悄悄地改变了黎开的命运。   传说中的鬼剑出世,乔装成老者的俊俏男儿,身世成谜的剑痴少女,无所不能的治世之医。   到底是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这里的神话传说,也许你并没有听过。   纸短情长,道不尽的因缘际会   琴起弦断,断不了那三千痴缠   湮华碎,长相安

  • 绝色红妆:仙妃太撩人

    林浅竹

    仙侠奇缘连载中41.55万

     上千年前,瑶池神女奉王母之命,借镇妖古灯无上法力,将凶兽数万年雪蟒封印于玉山脚下,并命掌灯仙子看管……   千年后,掌灯仙子误时失职,令古灯遭到无间岁月,灯芯断裂,法力渐进削弱,雪蟒趁机逃出玉山,遗祸人间。   神女大怒,将掌灯仙子贬下凡间。   玉山上,千年相守,神灯化身人形,与点灯仙子与他早生情愫……   雪蟒成就妖皇,领九大妖王人间作乱,天下大急……。 古灯转世,却遭元神具灭。 神女现世,告知点灯仙子, 若要救他,需求得万家灯火, 重塑元神。

  • 重生后死对头看上我了

    Hains

    仙侠奇缘已完结41.29万

      前世纪流苏在渡劫期的最后关头被雷劈死,死后她的本命法宝被她死对头给抢走了。   为了取回本命。纪流苏不得已拜入死对头所掌管的门派下。   然而法宝还没取回,她的死对头就先把她给认出来了!   纪流苏:WTF?!!!   ——你丫怎么还不飞升?!   ——为了等你。   ——现在我回来了,你快飞升吧!   ——现在你回来了,我更舍不得飞升了。   前世纪流苏一心向道,只盼的能早日飞升成仙,前往大千世界,不料自己在渡劫期被雷劈死了。 今生纪流苏依旧一心向道,然而死对头非要拉着她谈恋爱。 离殷:三千年前没能拥有你,这回无论用尽何手段,也定要你留在我身边。 纪流苏:别,我只想飞升。   ————————————   PS:1V1女扮男装浪到飞起的女主(纪流苏)×斯文败类腹黑深情的男主(离殷)   PPS:前世今生两条线,有回忆杀!   PPPS:渣文笔,作者玻璃心,不喜勿喷,拒绝人参公鸡,也不要特意留言告诉我,电脑点右上角,手机点左上角,咱们江湖再见。   PPPPS:祝大家看文愉快!   

  • 惑世妖皇

    水洛卿

    仙侠奇缘已完结40.43万

      (新文《拍戏只为哄媳妇》求收) 那一日,阳光明媚,是他渡劫的日子;   那一日,风和日丽,是她涅槃的日子;   那一日,九重天台,雷电交加,烈火弥天,咔嚓一声天雷响,龙族丢了九天子,凤族丢了小幺女,幽冥河底多了两只被困兽。   初相见,她强替他洗了澡,他拔光了她的毛。   “八千多岁,初次涅槃?”他讶异。   “我修行较晚,进展微缓。”她解释。   “水族龟精每千岁尚要历劫一次……”   “我承认我觉悟薄浅灵根愚钝行了吧。”   “单蠢而已。”   “?”   “夸你单纯。”   ==   鸿蒙初识,一场大战,魔王殒消六道,妖皇被封乾天境,人主浮生幽居避世再不复出。   百万年后,四界大战,神帝殒,圣后亡,乾天境破,妖皇出,天下将乱。   “又来救你的天下苍生,我倒要看看这一次你要如何救!”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我想救的,从来只有你。”   ==   一句话简介:   这是一只老古董在追爱路上升级打怪升官发财娶老婆的故事。可甜可咸,可腻可酸。   <大宠伤身,小虐怡情,甜到深处自然咸,咱们正文里面见>

  • 傲娇散修的命定姻缘

    风易

    仙侠奇缘连载中38.97万

      小小少女,人生十四年经历多次生离死别,连自己都开始怀疑是天煞孤星转世,打算活一天算一天然后孤独终老、哦不,是孤独拥抱死亡时,遇见了传说中的仙人。   修仙拜师,从此远离凡俗苦楚争分,过上闲云野鹤、悠然自得的日子?   不!   属于她的劫难才刚刚开始。   无忧安少不请自来:“你远渡修仙界需要我帮忙。”   “谢谢呵!”下一秒就用船桨支开海岸,她已筑基,难道还渡不了这海?   “你这船太慢。”安无忧口中埋汰却已强行入船。   “下去!”船桨指向这个不待见的男子。   安无忧抓住桨面顺势一带,双双入海:“正好许久没来龙宫玩玩了。”   “龙宫?”注意力被这两字吸引。   从此丢了她自己的真命天子、天定姻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