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笑傲红颜

    杨晓月

    玄幻言情已完结72.34万

    她只不过一不小心吞了一颗珠子而已,没有想到再一睁眼居然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大陆。 穿越就穿越吧,这临时征用的身体好歹也是肤白貌美大长腿,身份还是大元帅府的大小姐,妥妥的白富美一枚。还没开始奋斗,就已经站在了人生巅峰了好么? 什么?花痴?呵呵,看看本姑娘屁股后面追着跑的各色花样美男,用得着犯花痴?即使犯花痴,也是对着自家男人犯花痴,不犯法吧? 废物?姐走的是修仙成神之路,认得儿砸也是伴生神物,还有四大神兽保驾护航。姐若是废物,那你又是什么?赃物? 且看现代特工穿越到异世,挥手舞风云,抬脚动乾坤的异世之旅,是一场意外,还是命运的安排? 本文女主强大。请喜爱者多多收藏,不喜者慎入!

  • 忠犬逆袭:鬼眼化妆师

    恒紫月

    玄幻言情已完结66.03万

      成为灵者之前,卫蓝的目标是要达到世界顶尖(收最贵的钱),找个高大威猛帅气的男朋友(给她扛化妆箱)。   后来的后来,她的梦想实现了一小半:男朋友很高。   男朋友:“我貌美如花,有钱有势。”   “对外疯狗,对内忠犬。”     “随时随地躺平任你蹂躏。”   “始乱终弃?你是渣男啊你?!”     为了成为灵者报仇,卫蓝一脚踏进修炼者的世界。   发现她的鬼眼不仅能看见鬼,还能看见更可怕的东西。   但这也不能改变她身为门派废材的事实。     美人师父懒洋洋:“会化妆?正好,我还缺个梳头丫鬟呢。”   “徒儿,走好自己的道,不要迷路。”   “师妹,我向往的是那最高处。所以,抱歉。”   “你怨怪我的偏心,我却怪怨你长得不像她。”   “做为我的后代,你的资质实在不堪。”   “你就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的确不配冠上这尊贵的姓氏。”   乱世起,神仙妖魔纷纷登场,数万年前的阴谋,谁是谁的算计?谁又能傲立到最后?     她的忠犬也有霸道的一面,“我存在的意义便是永远和你在一起。”   “神又如何,魔又如何,大不了翻覆了这世界!”

  • 圣女有毒之黑魔术

    雪城凤皇

    玄幻言情已完结57.65万

    一朝穿越,她有一个平凡的女大学生,成为了一个万众瞩目的存在。   废除和太子的婚约,太子紧追不舍。   当街调戏宰相,结果还不是惹了一身的桃花。   离家出走之后,来到了血与铁的地方,   她依旧大放光芒,引得四方云动。   皇后皇上畏惧三分,各个国家也为之臣服。   战场之上血溅三尺,她也有着恻隐之心,征服的不仅仅是士兵,   还有那个冷冷的将军。   独特的见解,让她成为了一个特殊的存在。   在残酷的地方,她也能很好的生存下来。   人格的魅力,让一个女大学生,在另一个时代,放出了光芒,   从穿来之后,这个时代就由她来大闹一场了,   无论结果怎么样,这些美男,可是都会对她不离不弃,   人生若是这样,花青雪认为,可算是没有遗憾吧!

  • 至尊小姐:娇宠神妻

    蓝涩的忧伤

    玄幻言情已完结51.61万

      雪月欣,一个普通白领,没想到一场意外让她来到了明宇大陆,一个充满了玄幻的世界,成为了一个被废的天才,本以为穿越,修炼,紧接着便应该走上人生巅峰,万万没想到,一朝被背叛,从高处跌落,被人千夫所指,含恨而死。   再次睁眼,发现又回到了一切之始,重来一会,她不再在乎顾忌所谓的亲情友情爱情,决定肆意挥霍,反正她活够了也不在乎了。结果迟来的金手指——系统大人终于上线,看来报仇,走上人生巅峰近在眼前啊!   什么?!你是辅助系统,想要开启,就要先找一个辅佐的人!好吧,为了报仇,雪月欣找上了身患绝症的九王爷宫洛云,从此过上了你有病我有药的生活。   相遇时   宫洛云冷笑着看了眼面前衣服凌乱,沾满了泥土一身狼狈的雪月欣,“你有药?可以治我的病,我凭什么相信一个被废了的你。”   “因为你快死了,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何不让我试上一试,”雪月欣毫不在乎宫洛云闻言黑下来的脸,无所谓的顶着杀气,摆摆手说到,“大不了,你死了,我殉葬就是了,多大点事啊!叽叽歪歪的还是不是男人了,行还是不行一句话。”   “好,让你一试,”宫洛云想了想说到,下一秒便放出杀气针对雪月欣,眯了眯寒眸,“正如你说的,小心你的命!”   相爱后   “小洛洛,你挡到我晒太阳了,让开点。”雪月欣一脸惬意地倒在靠椅上,眯了眯眼,看着眼前一脸苍白,捂着胸口的宫洛云,“哦?你又哪病了?”   宫洛云捂着胸口,轻吟了一声,“小欣儿,你都不关心你相公我了,刚刚你还对风泽希嘘寒问暖,到我就变成这样了,你不爱我了吗?”   雪月欣闻言嘴角抽了抽,嘘寒问暖,她家老公脑补越来越厉害了,她只是问一下风泽希病情而已罢了,整天都泡在醋坛子里,也不怕淹死,不过,谁让她喜欢呢,“你胸口疼?”   “是啊,相思入骨,相思病,胸口痛,小欣儿,你揉揉就好了。”宫洛云边说边无耻地靠近雪月欣,抓起她的手揉了揉胸口。   雪月欣无语,果然她家的这只越来越无耻了。

  • 逆天废材之绝世狂妃

    离歌倾城

    玄幻言情已完结49.59万

      “主子,主母她……去了禁地!”   “随她吧。”   “可是那里……”这几日,被关在那里的那个人抑或不能称之为人的家伙,他似乎有些癫狂,主母现在去了那里真的没事吗?   “说不定她这几日没日没夜找的就是那个家伙了。”这样想着自己竟还有些吃味,当初游历归来,在途中遇到了些有趣的事,那只有一丝神识的家伙就那样依附于自己的琉璃玉中,等回到府之后自己便将他放在了禁地,这么多年了,他倒是也安静,从未见他醒来,可是自从她来了这世子府之后,他便有了异动,那个人给自己的感觉有些复杂,所以自己倒是也有几分期待他们见面会有怎样的火花。   她不清楚那禁地之中到底有什么,她也说不清此时自己心中的感觉,自己本来是想要离开这个地方的,可是那没日没夜耳边的呼唤总让她忍不住寻找,她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那阵法重重之地,她也会犹豫,那里面的东西当真值得自己冒险闯这世子府的禁地?!但几乎没有给她犹疑的时间,心底便有声音告诉自己,那是值得的!   所以有时候她总是喜欢说腹黑的人惹不起,等她闯进那禁地之时,虽不至于说半死,但也真真的脱了一层皮了。   他看着那灵动的身影,那样的身法,那样的段位绝对不是那个传说中的林家小姐,那她到底又是谁?又为什么愿意代替她成为自己的世子妃,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只是因为那个人不想嫁?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京都有了这样的高手,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主子,属下去查清楚!”   “不必了,没有结果的。”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隐藏实力这么久,她的心思比想象中的还要深了几分,自己手底下的人怕是比不过她吧!不过话说回来,看着她这般不顾一切的闯入自己的禁地为另一个人之时,自己的心情怎的就这般不爽呢?而这样的情景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她看着那阵法中央模糊虚幻的身影,那个名字就那样呼出口了,自己该认识他吗?   “真的是你?”她打破阵法,他双目含情的看着自己,心底的感觉是复杂的,对于这个人自己似乎亏欠了许多。   “对不起!”自己也不明白为何那样的话就说出了口。   “何需说对不起,我终于又见到你了,这便足够了!”在他说完这句话后便又彻底闭上了双眼,他如今只是一丝神识,在这个世界,这般形态终究是呆不久的,没有片刻的犹豫,她便将他丢进了自己的精神空间。   “喂,你又丢了什么进来?”焚天很是气急败坏。   “好好照顾他。”明明自己不是一个良善之辈,可是现在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呢?“看了这么久了,就不怕你的世子妃死在这里!”   她看着那一片虚空,这个家伙莫不是有偷窥的癖好,他的嘴角多了一丝笑意,她早就发现自己了吧,真是个有趣的女人呢,不过看着她刚刚那般抱着那个男人,他有一种杀人的冲动,心情很是不好,是真不好,明明他不该是那般鲁莽之人。

  • 风铃草的思念

    蓝仙逸

    玄幻言情已完结44.73万

    她,沐妖,穿越之前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穿越回来之后却是国际知名的画家。从来都是一脸的冷漠淡然,似乎除了对自己的孩子会温柔的笑,其他人都不能让她有丝毫的在意。那一生都是孤单一个人的,她说,那画着风铃草的花便是她爱着的人。   他,雪羽,传说中孤寂一生的人物,可是谁又知道其实他的心里一直都存在着一个精灵般的女子,只是那个人却消失了。一生未娶,只是相信着,她还会回来,他不能做半点对不起她的事情。   他,火煌,曾以为有了权力就可以将她绑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却永远的失去了她。即便是静静的守护在她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在自己终于明白她想要的是什么的时候,他们之间已经隔着永远都无法愈合的伤口。   他们两个都那么的爱着她,可是最终却还是失去了她。即便是有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又如何,她已经不在了,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可否伴她而去,在另一个世界里重逢。然而这个世界里没有如果,没有任何的假设,注定他们之间不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吧。   沐妖:“雪羽?!这个名字怎么这么像一种动物的名字呢?”她没有看到她身后的某个气质清冷如谪仙的男子黑了脸。   火煌这个妖孽却魅惑的一笑,似乎是要火上浇油“嘿嘿,妖儿这话说的不错,本公子也觉着那是某种动物的名字”说完还挑衅的看了一眼沐妖身后的男子。   沐妖身后的男子却忽然温柔的笑了“妖妖是觉着雪羽这个名字不好听吗?”那笑脸如春风拂面,是那般的温和,却有带着无尽的诱惑,这是赤裸裸的美男计啊。当仙人化生妖孽的时候,一定不可以招惹。   “妖妖,若是有来生望是雪羽早一步认识你”雪羽看着那处于光晕中仿若要羽化而登仙的沐妖,落下了他平生第一滴眼泪,情到深处黯然销魂。他无法阻止沐妖的离去,那么这一生就这样吧,还有谁可以像妖妖这般令他爱到如此无法自拔。蛇本是冷血动物,即便是修炼成妖也不会有泪,沐妖却让他成了真正的人。   火煌见到的却是那光晕消失,看着自己最爱的人,最先要守护的人消失在自己的面前,他崩溃了。为什么连静静的陪在她身边的机会都不给他,为什么天要这样对他。   沐妖知道自己的离去伤了这两个人的心,可是她必须离开了。每个世界都有着它自己的规则,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展现绝美的笑靥可能雪羽没有听到她说“若是有来生,愿他们在一起简简单单的生活,不要再有那么多的纷争”。

  • 公主嫁到:妖孽师叔,请接嫁

    尒情緒

    玄幻言情已完结42.52万

      这是一个被亲哥坑骗穿越到了一个玄幻世界,经历一生的故事。   亲人、朋友和一个让她心动的他。   阴谋、真相,甘甜的毒药,甜腻微苦的爱恋,皆化作雨点般的狗粮,朝无辜的路人砸去。   整天沉迷男色的某公主:承蒙你出现,够我喜欢一辈子了。   终日勾搭公主的某狐狸:这就是你整日偷看为夫的理由?   她是翱翔九天的凰,是张扬灿烂的阳,是受人崇敬的天才,更是某人的心尖宠。   早慧天才?不不不,现在更流行全职业天才。   什么?你是双灵根天才?十灵根了解一下,谢谢;炼丹炼器一手抓?不好意思,她七大职业都精通;摧残了一众天才的玻璃心?她不是故意的啊,这都是把她扔到这个世界的无良哥哥给她开的bug。   男女主妥妥的宠文路线,身心干净一对一,欢迎入坑。

  • 重生之炼器废柴妃

    吴姬烟行

    玄幻言情已完结39.48万

      千年前,玉虚天宫,洛赋一掌劈下蒲华殿,引起一片天雷地火   千年后,她的紫玉环佩出现在凡女子衿身上   看她一步步走回玉虚,入主蒲华殿   却惊见洛赋仍在天宫   是缘是债,已全然无味   我本以为乡间田野便是一生   我本以为玉虚天宫的长虹我可看一生   我本以为你的眸子里是我的倒影   我本以为只要一切只要泰然便可随心   然而……   “事到如今,你可有话再留给我?”   “斜明阳处,各自相安。”

  • 妖孽狠嚣张

    凤玄歌

    玄幻言情已完结39.35万

    战墨歌,一个昏睡了六年的“少年”。她的二哥,是天纵奇才,可是她却是个天才中的妖孽。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她选择韬光养晦,终有一天,她会大放异彩,凌驾于这凤天大陆之上!    魔兽山脉,是她的终结,也是开始。从这里开始,她决心要站在这巅峰上,守护着她最为看重的家人!    蓝衣翩翩美少年,倾城笑颜,不知迷惑了多少少男少女的芳心!在她的成长之路上,多少优秀少年伴之左右,只因她那坚定的信念!但是接肘而来的居然是关于她的身世之谜,又有谁知道,她竟然是……    片段一:    “这战家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嘛!像那个弱不禁风的战墨歌,本少爷一根手指头就把他戳死了!哈哈!”    “是吗?”慢慢地,人们分开一条路,身穿蓝衣的俊美少年手执纸扇,笑的狂妄。    “你又是哪根葱?”    “老子就是战家四少,战、墨、歌!”话音刚落,那华衣少年就被一脚踹下椅子,一只修长的腿毫不犹豫地踩在了他的背上:“战家到底是不是真的了不起,还轮不到你来说!”    片段二:    “老子是唐唐的上古神兽,是白虎,不是猫!”白色巨虎明显是接受不了自己被当做猫的事实,大声地辩解。    “老子?你他妈的找抽是吧,敢在老子的面前自称老子!”一只白皙的手掌“啪”地一声打在了白色巨虎的头上。

  • 妖主之凤倾天下

    骷髅君

    玄幻言情已完结38.12万

    大胆冲动?情商为负?神经大条?让人提心吊胆却又无可奈何?没错,这是她。 妖孽无匹?肆意洒脱?天赋灭世?令人心生惧意却又甘愿驱附?没错,这是她。 你见过一只妖竟然敢只身横跨整片阴域,孤身一人也敢自称妖主么?你见过一只妖竟然敢独挑神使,别跟我讲条件先把你打跑了再说么?你见过一只妖强大无比,却居然毫无反抗的被人拐走了么?你见过一只妖可以集结众多伙伴,毫不犹豫的向神顶发起挑战么?你见过…… 没见过么?好吧,这回你算是长见识了…… 人说龙凤呈祥,她和他却怎么一见面就开打? 同属于世界的超新星,他是绝对的王者!而她,从不畏惧向王挑战!可是怎么挑着挑着就变调儿了呢?三声变二声,外加一个戏。可是谁又能告诉他,她的情商是被狗吃了么…… 前路征途漫漫,他却淡然一笑,只说一句:“我若拿起,便不会轻易放下。” “爷,爷……”小孩儿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跑过来,边跑还边呼喊着。 “哎呦,你孙子都这么大啦?” “爷,你倒是等等我啊!”零刚一站定,却是被男人一把搂着肩膀带过去。 “来,叫奶奶。” “……” 没事儿,搬个板凳儿,且看凤凰妖主如何一路顺拐小伙伴,历尽八八九十一难,登上神顶,抢夺阳光之眼,成就一代闪闪发光太阳女神! 喜欢帅哥不!喜欢美女不!喜欢宠溺不!喜欢热血不!喜欢搞笑不!喜欢女强不!喜欢腹黑不!喜欢…… 你来咯,我都满足你……害羞,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