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降神棍:王妃要逃家

    水濯莲见

    玄幻言情已完结18.78万

      【魂穿,sc,互宠】   风华绝代怎么诠释?   世人不知,直到游家的废物六少横空出世。   一见钟情是什么?   游柒随意一瞥,撩拨万年不动的心弦。   别人穿越是废柴翻身,扮猪吃老虎。   游柒穿越是废的依旧废,柴的依旧柴。   但是那又怎样?   欺辱我的让你通通还上,   逆了我的叫你家破人亡。   乌鸦嘴一语成谶?   不不不,我有特殊预言能力。   直到那日,才知君本红妆。   奈何某人捷足先登。   世人言即墨太子心狠手辣喜怒无常,万不敢与之为敌。   某女一脸无辜,我怎么不知道?   点着手指在某人胸前画圈道:“顶好本宫的碗,你要是让本宫没有饭吃,本宫就让你没有肉吃。”   某日,下属来报:“殿下,王家的说太子妃就是个神棍。”   某人淡定:“太子妃又预言了什么?”   答曰:“太子妃说王家不出三个月必然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   某人颔首:“嗯,去让他们知道知道太子妃是不是神棍。”   三日后,王家倒,众哗然,太子妃神了。   问:总有刁民想害朕怎么办?   曰:有我。   

  • 女帝重生也作妖

    鹿杖君

    玄幻言情已完结14.36万

      【本文1v1双强双洁,甜宠HE,风格轻松沙雕又作妖,小三小四一概没有,欢迎跳坑稳赚不亏!】   本书又名《浮云女帝》、《恶魔女帝你别拽》、《沙雕女帝成名史》、《浮云女帝之天道独宠》《女帝蹦蹦跳,女帝炸了!》   —。—   作为超现代隐世门派的首席元老,慕华的地位就是打出来的,一身武学高深莫测,可却阴沟里翻船,被追杀穿越异世,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了啊?!   绝处逢生,这一世穿越成了黎天国左相府的憋屈嫡女,慕华本非池中物,立志必要发光发热,登临武学巅峰!   只是……好像有哪里不对?   蠢萌属性的树灵,能不能好好地做一个安静的绝世美正太,弄出一桌子黑暗料理是要毒害谁?!   颜值担当的神秘神兽,能不能少卖弄点风骚,非得十里八乡的野生动植物都来找我提亲么?   从犄角旮旯冒出来的神秘男主,含情脉脉望着慕华。   “性感美男,在线寻妻。”   莫非与天同齐,不如与天同皮?老娘偏不信邪,本沙雕女神势要与尔等一较高下!   你傻我制杖,你疯我癫狂!   左手布阵,右手炼丹!   先暴揍,再毒杀!   慕华守住沙雕的底线,磨刀霍霍向前逼近,势必要好好调教这些极品!   【小剧场1】   某男又开始作妖自恋,单手高深莫测地点着眉心。   “吾日三省吾身。容颜绝世?慧极至斯?众人见吾皆而爱戴之,情深似海,不可自拔?”   随即轻轻一叹:“唉,做人难,做美人更难……”   慕华微笑着上前:“嗯?不可自拔?”   一巴掌将某男深深的拍进墙里,嗯,现在倒是真的不可自拔了。   慕华满意的一转身,洗手!吃饭!   【小剧场2】   慕华冷淡,某男欲求不满,立志春回大地,再度千金一刻。   于是,餐桌变得奇怪了起来。   九味天黄丸子羹、十全狂补汤、天春日暖盅、顶天立地灵羊羔、金刚仙菇卷。   “浮云?交小女友了?”慕华挑眉。   浮云捧着通红小脸不说话,往某个方向扫了一眼,脚底抹油消失了。   某男坦然坐下狠狠吃了一大口菜,目光灼灼。   “为夫会继续努力。”【小剧场3】   慕华想起在前世的宗门中,圈养着一种毅力顽强的猛兽,名为冲鸭,不管宗门的训练何其艰苦,这些冲鸭总是顽强坚持,一路冲到底。   所以这一夜的修炼里,慕华都在心中暗暗告诉自己……   冲鸭!!!!!   【秃头大兄dei诚心拔毛力荐!】   生活很苦,故事狠甜!   深情与欢脱并重,打脸与装逼齐飞,越往后越精彩!   最后,让我们携手杜绝玛丽苏!   诶,稍微有一丢丢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哈,略略略   [—●…●—正经脸]

  • 鬼才Girl:召唤一等邪君!

    郜莲

    玄幻言情已完结14.61万

      什么?世纪大陆苍穹一方的天才少女昔日竟是那个人皆而知的修炼废柴?软弱无能的顾三小姐?高手如云的修士听闻大吃一惊。   她顾南茜,本是31世纪身负异能的阿酋联巫师,国民为之敬仰的治国天才,却也敌不过招人厌恨,架空权利,被迫妥协成了傀儡巫师。   一朝穿越,当她代替了她的身份。   妄敢动她者,磨刀架其脖子上;   携伙围剿她?来一个杀一双。   逆天路上,妖人占卦她是灭世之女?抱歉,我命由我不由天;身旁更有妖孽缠上身?名付其实的演绎着相爱相杀大戏,两人竟撩出爱的火花?

  • 素手成擒:妖王,拐回家

    艾小棠

    玄幻言情已完结16.47万

      蓝月向来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是软柿子中的软柿子。   这颗软柿子有一天竟然凭空消失了,   转眼来到了妖异诡谲,危机四伏的异度空间!   前路多舛,众人不禁替她捏了把汗。   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不声不响地拜了师,学了艺,   不动声色地各种左右逢源,各种逢凶化吉。   最后还不忘擒获一只大尾巴狼妖,衣锦还乡,荣归故里!   说我软,看我不声不响摆平各路妖魔!   道我呆,看我毫发无损游走异世三界!   笑我傻,看我步步为营觅得倾世郎君!   这,就是软柿子蓝月的内心告白。

  • 魔之倾城

    猫嘢

    玄幻言情已完结20.96万

      她,24世纪龙国最特殊的特工,也是龙国实验室特级试验品,代号初。由人类与神秘物种创造而出,因其不同寻常的能力,被培养为国家利器。最终因掌权者的忌惮而选择同归于尽。   她,混元大陆墨家小公主,出生起便被追杀,落入凌沧大陆,无人知晓,她其实是她。   他。天生天长,,无心无欲,无情无爱,却独独对她宠溺在心,执念深陷,不可自拔。只有宠她,宠她,宠她,宠得无法无天,宠的再也离不开他。   且看呆萌二货遇上腹黑心计,好戏开锣!   本文双宠,不虐,(当然渣还是要虐的)男宠女,女宠男。一生一世一双人。1V1

  • 传说之路:剑客小姐姐会法术

    努力鸭

    玄幻言情已完结9.82万

      渣男再也不见! 新征程,新伙伴   居然天生满法魂的剑客啊…   某男:“小法师!你一法师穿什么铠甲?”   某女:“不行吗?制毒课不及格的!医!师!赔我衣服!”   某男:“怎么又是你?咦?你下副本带零食!补给呢?我们快死了。”   ……   某男:“没带补给下什么战斗图!我要回城!”   某女:“咦,我又没拦着,你自己走啊。”   ……   路人:“啧,不会是死了吧?”   “吼!”你问个我个龙干什么我又不会说话。

  • 何惧其陌之花非花

    莫莫黎

    玄幻言情已完结20.31万

    【暖心奉献】一个专注于研究先进武器的女汉子,因被所爱之人出卖,在对抗中穿过时间裂痕来到另一空间,开启一段奇妙人生。在异空间从一无所有到京都城里的小老板娘。偶然相救的王爷,再次相遇,王爷说“做我的王妃吧。”好心相救的投河女,竟然是这个时空的另一个她,会发生什么事?千帆过尽,尘埃落定,她轻托着男子的下腭,媚笑道“你以后就是我的王夫了,你从现在开始,你只许对我一个人好;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你都要做到;对我讲的每一句话都要是真心;不许骗我、骂我,要关心我;别人欺负我时,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开心时,你要陪我开心;我不开心时,你要哄我开心;永远都要觉得我是最漂亮的;梦里你也要见到我;你心里只有我......

  • 绝色炼灵师

    南木女乔

    玄幻言情已完结24.23万

      第一世,楚朝歌为了楚氏一族而活,也为了楚氏一族而亡。   睁眼之后,穿越为楚府不受宠的大小姐。   在朝歌的认知里,从没有懦弱二字。   且看她重活一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即使不在是楚氏一族的族长,可那君临天下的霸气却丝毫未变。   地狱未曾收她,那么她将恣肆张扬的为自己活一世。   过于耀眼的她引来了异姓王爷的宠爱,一生一世一双人,未羡鸳鸯只羡卿。   那合欢花树下的一世诺言,入了谁的心......

  • 魔君独宠:神尊甜妻别想逃

    君安安呀

    玄幻言情已完结29.85万

      她是一代神尊南无烟,明媚疏朗;他是一界魔君柳明兮,杀伐决断,却对她温柔似水。   他是一位上神翎霄,轻佻张扬;他是一族之首夜澜,深沉淡漠,却对他流连忘放。   一代恩怨,两段情仇,三世痴缠。   他为天下而负她,又放弃江山而护她。只为她不再舍弃自身而渡苍生。   他因上代恩怨而亡,他为救他掀起六界大战。只为心上人重回世间。   堕神之战后,   南无烟陨落,成了浣月。柳明兮被罚囚于禁宫,两人再次相遇会碰出什么火花?   翎霄昏迷,沉睡万年。夜澜统治六界苍生,两人重来一世会遇到怎样的困难?   她重生复仇,他鼎力相助   他苏醒复仇,他一退再退   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年少的时候爱上的第一个人,总会让人有种错觉,会和他一生一世,好像没有什么比爱他更重要的事了。可到后来形同陌路之时,却发现爱之一字,浅薄如此。”南无烟如是说道。   “我既是找到了你便不会放开你,即使天翻地覆,即使你恨我入骨。”柳明兮真挚道。   “你不让我祸害小姑娘,那我祸害你如何?”翎霄笑眯眯道。   “翎霄,你是我夜澜这辈子最挚爱的人。西塞的酒,盈川的风都比不上你。我想要你,要你陪我到地老天荒。”夜澜郑重道。   前世已过,现世困苦,来世莫测,且看他们如何翻云覆雨,如何缱绻天涯...

  • 追妻蔓蔓路:山主滚滚来

    椒玉烟

    玄幻言情已完结16.12万

      一个是不知年龄几许的传说中人物,一直奉行的是“潇潇自在任我游,自自在在散圣仙”的至高境界,可少有人知道在他心中有着那么一个人的存在,自由也让他抛在了脑后。   一个是有着双眼异瞳的所谓普通人类,一直遵循着“正正经经做人,认认真真做事”的行事风格,可这世界仿佛天生与她作对,幼时颠沛流离,长大危机四伏,问心无愧成了她的最低底线。   今生,他是她的收养者,她是他的心中人。可少有人知道他们早于万年前就相识。   小剧场:   “小朋友,要不要跟我走啊,在那里你不用担忧吃穿,不会受伤,还有一群可爱的小动物陪你玩。你想要什么那里都有哦”“好。”答应的干脆利落。   “小金金,你这样对我我会受伤的,一受伤我就会自闭的。”“那正好可以让我耳边清静点。”   “大白鹅,你回来好不好,我,我想你了……”   “如果有一天你记起了所有的事,你会怪我吗?”男子呐呐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