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逆天废材之绝世狂妃

    离歌倾城

    玄幻言情已完结49.59万

      “主子,主母她……去了禁地!”   “随她吧。”   “可是那里……”这几日,被关在那里的那个人抑或不能称之为人的家伙,他似乎有些癫狂,主母现在去了那里真的没事吗?   “说不定她这几日没日没夜找的就是那个家伙了。”这样想着自己竟还有些吃味,当初游历归来,在途中遇到了些有趣的事,那只有一丝神识的家伙就那样依附于自己的琉璃玉中,等回到府之后自己便将他放在了禁地,这么多年了,他倒是也安静,从未见他醒来,可是自从她来了这世子府之后,他便有了异动,那个人给自己的感觉有些复杂,所以自己倒是也有几分期待他们见面会有怎样的火花。   她不清楚那禁地之中到底有什么,她也说不清此时自己心中的感觉,自己本来是想要离开这个地方的,可是那没日没夜耳边的呼唤总让她忍不住寻找,她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那阵法重重之地,她也会犹豫,那里面的东西当真值得自己冒险闯这世子府的禁地?!但几乎没有给她犹疑的时间,心底便有声音告诉自己,那是值得的!   所以有时候她总是喜欢说腹黑的人惹不起,等她闯进那禁地之时,虽不至于说半死,但也真真的脱了一层皮了。   他看着那灵动的身影,那样的身法,那样的段位绝对不是那个传说中的林家小姐,那她到底又是谁?又为什么愿意代替她成为自己的世子妃,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只是因为那个人不想嫁?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京都有了这样的高手,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主子,属下去查清楚!”   “不必了,没有结果的。”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隐藏实力这么久,她的心思比想象中的还要深了几分,自己手底下的人怕是比不过她吧!不过话说回来,看着她这般不顾一切的闯入自己的禁地为另一个人之时,自己的心情怎的就这般不爽呢?而这样的情景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她看着那阵法中央模糊虚幻的身影,那个名字就那样呼出口了,自己该认识他吗?   “真的是你?”她打破阵法,他双目含情的看着自己,心底的感觉是复杂的,对于这个人自己似乎亏欠了许多。   “对不起!”自己也不明白为何那样的话就说出了口。   “何需说对不起,我终于又见到你了,这便足够了!”在他说完这句话后便又彻底闭上了双眼,他如今只是一丝神识,在这个世界,这般形态终究是呆不久的,没有片刻的犹豫,她便将他丢进了自己的精神空间。   “喂,你又丢了什么进来?”焚天很是气急败坏。   “好好照顾他。”明明自己不是一个良善之辈,可是现在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呢?“看了这么久了,就不怕你的世子妃死在这里!”   她看着那一片虚空,这个家伙莫不是有偷窥的癖好,他的嘴角多了一丝笑意,她早就发现自己了吧,真是个有趣的女人呢,不过看着她刚刚那般抱着那个男人,他有一种杀人的冲动,心情很是不好,是真不好,明明他不该是那般鲁莽之人。

  • 绝版末世女王

    幻灵樱

    玄幻言情已完结49.56万

    【已完结】//【丧尸不是人,是怪物!怪物,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梓小萱】21XX年6月21日,末日降临!怪兽丧尸跃出不明之门,把人类逼到灭绝边缘!原本是一位普通少女,却经历家人和好友之死的悲痛,为复仇踏上杀戮之路。怪兽?丧尸?不明之门?敢招惹老娘?!老娘可是有第一作弊利器:随身空间,统统灭了你们啊!三百年后,她从沉睡中复苏,原来末世的种种竟然都是魔族所致!可恨!为变强,她进入诺顿学院,一位酷似他的妖冶美男再次牵动她的心扉。然而,她不知道,所有的一切,只是一个开端,从三百年前的哪一天开始,她就陷入了一个无法逃脱的网之中……【我怎么可能随便死啊,我要活下去,活着看到末世结束的那天!——梓小萱】

  • 神妃倾城:邪王太腹黑

    诺翔飞

    玄幻言情已完结48.95万

      “滚开!登徒子!”某女恶狠狠吼着。   某邪王欺身而上,将她圈抱在怀中,霸道的道:“女人,从今以后,你就是本王的降温神药。”   她是尊贵的冰雪女皇,却被亲妹害死魂穿麟云大陆,成为轩辕族丹田被冰封不能修炼的废物。   丹田被冰封,不能修炼,身染寒疾?没关系,她可以修炼冰族绝世功法,洗髓伐筋,固体,练就逆天神体。   凌家小天才嫉妒她能成为第一高手的徒弟,大喊不服气?没关系,那就打到服气为止。   道貌岸然的神将抓她族人害她父母要夺她身上神血取她性命?虐他死去活来。   神器中封印的魔祖之魂要夺她神体?揍成狗,契成仆。   一时间,昔日的女皇光芒万丈,手持绝世神器,契逆天兽神,夺冰神传承,成就一场盛世风华,冰凌天下。   只是,那位妖孽王爷死缠不放,而且凶残过头,她这娇弱的小身板实在吃不消。

  • 作者上线之炮灰逆袭战

    寒羽熙

    玄幻言情已完结48.85万

    【完结】 穿到自己笔下,被自己虐死的反派女BOSS身上,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容貌倾城,家世显赫,双亲宠溺,天赋绝佳,资源大把,还附赠忠犬一只! 明明一手好牌,人生巅峰,可偏偏—— 女主救人,就能收获一波追随者,她救人,就遇到极品反被抱怨?! 女主被挑衅,就能越级而战大放光彩,她被挑衅,却连出场的机会都不给?! 还有女主这战意满满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她没抢她男主啊喂! 退无可退,无需再退! 天地法则?作者上线!她,就是天道,法则从此由她书写! 【推荐新文:开局就是你祖宗】

  • 半城风月

    十四郎

    玄幻言情已完结47.72万

    她来自钟山之巅,披霜带雪,清艳无双,于“情”之一事,偏又没什么天赋,生平最喜不过清茶一杯,看看热闹。 都说她年少多舛,性格古怪,其实她也可以乖巧柔顺,笑靥如花。 都说她毒舌刻薄,傲慢无礼,其实她也可以巧笑倩兮,温柔可亲。 不过—— 她·就·是·不·乐·意! 直到那天,她遇见了一个少年。 半城风月半城雪,她一生中的所有风景,都因他而辉煌了起来。 ……

  • 傲世仙妻

    夏秋子

    玄幻言情已完结47.32万

    她可是堂堂修真界的第一女仙,天资卓越,实力非凡,为人狂傲,处事嚣张,人送外号血罗刹。一次夺宝,竟然掉落在这一点灵气都没有的鸟不拉屎大陆,还被众人都当成了某个资质平庸的废材,惨被退婚的倒霉蛋。家主来训斥?靠,谁是你孙女,少占本上仙便宜!退婚王爷来讽刺?打的你变成猪头三!连皇帝老儿也来捣乱?那就告诉告诉你,在本上仙眼里,皇帝算个毛!人人说我太嚣张?那又怎样,有实力,就是这么任性!

  • 异世穿书之炮灰修仙传

    清栀简桐

    玄幻言情已完结47.26万

      林瞳,一朝被雷劈,穿进了一本手打三千字差评的大女主修仙文!   对此穿成了人见人嫌的乞丐?林瞳表示,没事没事,活着就行!   穿成了出场就挂的炮灰?林瞳微微一笑,不怕不怕,跑的快就行!   作为修仙文中一个命比纸薄的炮灰,林瞳坚定的执行珍爱生命,远离女主的信念,扮猪吃老虎是必须,升级修炼才是王道!   至于路上那谁谁谁,美男请都自觉的靠边站,咱不谈念爱,只修仙!

  • 教皇很妖娆

    蓝萤

    玄幻言情已完结47.14万

    那时候,黑暗教皇姜月还是个一不小心穿越一不小心成为圣女的苦逼穿越者;那时候,神圣骑士泽维尔还是一个自闭自私沉闷无趣的问题小孩儿;那时候,伪善与强权统治着大陆;那时候,表面的平静掩藏着底下的暗潮涌动……旋转的命运之轮,突变的各种事件,扑朔的局势发展,以及,突来的绵绵情意……姜月和泽维尔,注定不能在这场变革中独善其身……   

  • 盛宠之邪医废材妃

    红杏只为一尝

    玄幻言情已完结45.36万

      她是闻名西州,人人可欺的废物少主。 至亲之人要她命、要她身份地位、连她的渣男妈宝未婚夫都有人抢。 一朝穿越,她觉醒变异灵根,修无上功法,炼逆天神丹,布吞天阵法... 渣男未婚夫?谁要谁拿走,老娘不稀罕! 无脑女来找茬?我从不杀人,只会折磨人,生不如死那种! 只是,身边某个赶不走的绝世美男,让她头疼不已,悔不当初! 她这辈子最怕的四个字就是:以身相许。 为了逃婚,她换了地方换了身份重新开始。 可最终还是逃不过某男的手掌心。

  • 风铃草的思念

    蓝仙逸

    玄幻言情已完结44.73万

    她,沐妖,穿越之前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穿越回来之后却是国际知名的画家。从来都是一脸的冷漠淡然,似乎除了对自己的孩子会温柔的笑,其他人都不能让她有丝毫的在意。那一生都是孤单一个人的,她说,那画着风铃草的花便是她爱着的人。   他,雪羽,传说中孤寂一生的人物,可是谁又知道其实他的心里一直都存在着一个精灵般的女子,只是那个人却消失了。一生未娶,只是相信着,她还会回来,他不能做半点对不起她的事情。   他,火煌,曾以为有了权力就可以将她绑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却永远的失去了她。即便是静静的守护在她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在自己终于明白她想要的是什么的时候,他们之间已经隔着永远都无法愈合的伤口。   他们两个都那么的爱着她,可是最终却还是失去了她。即便是有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又如何,她已经不在了,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可否伴她而去,在另一个世界里重逢。然而这个世界里没有如果,没有任何的假设,注定他们之间不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吧。   沐妖:“雪羽?!这个名字怎么这么像一种动物的名字呢?”她没有看到她身后的某个气质清冷如谪仙的男子黑了脸。   火煌这个妖孽却魅惑的一笑,似乎是要火上浇油“嘿嘿,妖儿这话说的不错,本公子也觉着那是某种动物的名字”说完还挑衅的看了一眼沐妖身后的男子。   沐妖身后的男子却忽然温柔的笑了“妖妖是觉着雪羽这个名字不好听吗?”那笑脸如春风拂面,是那般的温和,却有带着无尽的诱惑,这是赤裸裸的美男计啊。当仙人化生妖孽的时候,一定不可以招惹。   “妖妖,若是有来生望是雪羽早一步认识你”雪羽看着那处于光晕中仿若要羽化而登仙的沐妖,落下了他平生第一滴眼泪,情到深处黯然销魂。他无法阻止沐妖的离去,那么这一生就这样吧,还有谁可以像妖妖这般令他爱到如此无法自拔。蛇本是冷血动物,即便是修炼成妖也不会有泪,沐妖却让他成了真正的人。   火煌见到的却是那光晕消失,看着自己最爱的人,最先要守护的人消失在自己的面前,他崩溃了。为什么连静静的陪在她身边的机会都不给他,为什么天要这样对他。   沐妖知道自己的离去伤了这两个人的心,可是她必须离开了。每个世界都有着它自己的规则,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展现绝美的笑靥可能雪羽没有听到她说“若是有来生,愿他们在一起简简单单的生活,不要再有那么多的纷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