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毒医娘亲萌宝宝

    苏晴儿

    玄幻言情连载中870.37万

      苏若汐,凤舞大陆,凤天国苏王府三小姐。天生废材,颜丑,人傻,从小就被欺凌,最后被两个姐姐推下山崖致死……   再次醒来,灵魂交替,当强者之魂,进入弱者之躯,凤舞大陆将会掀起怎样的波澜!   修炼?她拥有逆天的体质,躺着睡觉都能吸收玄气!   炼丹?带着宝宝随便在森林里逛了一圈,契约一只萌兽,吃了药草就能拉出丹药!   炼器?在路上,随便救了个呆萌的路痴,竟然是炼器天才,萌萌的认他为主,只因她愿意为他带路……   他,容貌妖孽,风流无双!表面上是凤天国冷酷的凤王,实际上则是神秘势力的背后主子……   初见,她把他当成了解药,却不曾看他一眼,只是顺走了他的钱,更不知他是谁?   再见,她在他的赌坊,再次赢走了他的钱,等他赶到的时候,她已经人去钱空了……   六年后   她,掀开了神秘面纱,露出了倾城容颜……   她,血洗了泱泱大国,绽放了万千风华……   有个人,心伤成殇,为她三千墨发变成雪……   有个人,默默守护,为她血染黄土身先死……   女主强大、清冷、绝色、腹黑。不惹是非不是害怕是非,只是讨厌麻烦。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若犯我,斩草除根。   男主腹黑、强大、冷漠。结局一对一。 【苏晴儿唯一粉丝群:154856.】

  • 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

    莫晓苏

    玄幻言情连载中647.85万

      天地共存,生之根本,武之溯源——   武道之集大成时期,天、人、鬼界皆以习武成风,武学百花争鸣门派繁杂,“将武令”由生,统一天下武道之大统。   武玄月——根骨惊奇,天生异柄,武学良才,武道正统血统继承人,西疆镇主是她未婚夫,南湘灵族之首是她姨妈。   无奈,她只是武家庶出二小姐,一生波折,从小受尽欺辱——虽为小姐身,却是丫鬟命。   天有不测风云,将武门变。   她知晓自己父尊家母死亡的真相,为了复仇,她苟活于世,冒名自己丫鬟,出逃西疆,隐藏蛰伏下来,只待有朝一日,伺机而发,报仇雪恨。   武道四国盘踞四地——   修“人气”的西疆白虎军;   修“灵气”的南湘朱雀军;   修“霸气”的东苍青龙军;   修“鬼气”的北冥玄武军。   武玄月为了报仇,一统天下武道大势——蹿西疆,拜南湘,走东苍,踏北冥,一路学艺升级,斩妖除怪,踩小人,除奸佞,她为人灵活,处事灵变,专门打击“武邪”恶势力!   一众死党队友前来助阵——   好姐妹单灵遥——狐族之女,为了保住武玄月的性命,断其一尾,九命一死,忠心护主;   好男友曹云飞——西疆镇主,天赐官配,武艺高强,侠肝义胆,桀骜不驯,偏偏独独溺她一人,却不甘人家姑娘上天入地活如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各种作精折妖,他愣是没辙没法没脾气,任其胡闹,更有甚之陪妻一同荒唐去;   好手下徒弟七人——“阴虎七煞”,听闻名号闻风丧胆,却不知七位姑娘貌美如花,各执武家神器,白虎七星阵玄妙迷踪,七位姑娘玩出新高度!   力量、利益、立场无限级别较量;友情、爱情、亲情错综复杂关系;武斗、宅斗、宫斗层出不穷难度。   【日常斗嘴】   武玄月调笑:“女人有三宝——耍赖,撒泼,装无辜~”   曹云飞蹙眉:“何解?”   武玄月努嘴:“你晓得~”   曹云飞凝眉:“嗯!一招不落全用在我在身上了,还真是……”   武玄月瞪目:“如何?”   曹云飞怂然:“我甚欢喜~只要你开心就好~”   【日常斗武】   武玄月挑衅:“就你们白虎七星君能耐?看我阴虎七煞大杀四方,你们就洗干净脖子等着我们来抹!”   曹云飞挑眉:“呵~到底是我们洗干净脖子等你们来抹呢?还是你们洗干净身子等我们来睡呢,赛场见分晓!”   ……   武玄月可怜:“哥哥~就不能给一个体面的输法吗?”   曹云飞傲然:“来!说说,怎样的输法叫体面!”   武玄月娇嗲:“那得看曹大堂主你~~”   曹云飞忘形:“呵呵~说好的侍寝……等等!!我去!!怎么回事?!你个死丫头,又使诈!这局不算,再来!”   武玄月得意:“呵~死性不改,兵不厌诈~”   新文开坑,玄幻宠文,一对一,男女双强,欢迎入坑,【收藏+留言】永不删除。

  • 毒后逆天之至尊大小姐

    猫猫寶貝

    玄幻言情连载中642.59万

      凤凰涅盘,浴火重生!   当二十三世纪呼风唤雨的毒医大人重生为凤家大小姐,风云色变,谁与争锋!   废物?   貌丑无颜?   软弱可欺?   统统都是扯淡!   天生全系玄灵之体,凤凰血脉!   坐拥凤皇空间,财宝如山!   无数兽兽小弟追随效忠!   一身毒术毒人于无形!   阴险狡诈、腹黑狠辣!   谁敢惹?   ----------   凤家大小姐还有后台,一路宠!宠!宠!   揍人,当打手!   杀人,递刀子!   完事儿还心疼问累着没!   千变万化花式宠,遍地撒狗粮!   直宠得她无法无天,天下大乱,世人皆恐,可就这样,那位还觉得宠得不够多!不够好!   天下人哀叹!   给别人留条活路吧!管管吧!   某人冷笑,给你们留活路了,我媳妇不高兴了,你们负责吗?   本文一对一,男主女主身心皆干净。   男主可高冷,可软萌,还会卖萌,手感极佳!   宠文,没原则没底线的宠!

  • 恶女在上:丹师逆天记

    装喜羊羊

    玄幻言情连载中85.73万

    谁说穿越就能脚踢炮灰拳打大佬? 千辛万苦布局,好不容易打好一手烂牌,结果是个天生无丹田的倒霉蛋,无法修炼,无法聚灵。 事实证明,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一朝家族惊变,母女反目成仇; 出门闯荡江湖,还被废掉右眼; 后来衣锦还乡,惊闻满门被屠。 等死还是举起长剑,斩开一切不公? 我以我血,斩尽懦弱; 我以我恨,诛尽邪妄! 既然天道不公,自此以我之名,斩开天就是! 小片段: “蝼蚁就活该被一辈子踩在脚下。” 女人倨傲地立于空中,面带讥讽。 “是啊,蝼蚁就该被踩在脚下。” 漠然的笑声一下从天际传来,一剑斩中得意的女人,后者顿时流星般从空中坠落。 叶凰澜手中帕子轻轻擦拭长剑,旋即扔在地上。 “在我眼里你也是蝼蚁。” ** 外冷内热·隐藏大佬·白切黑男主VS内冷外热·隐藏病娇·重口味女主 一对一,双纯双初

  • 天才公主轩离山河

    琉璃花茶

    玄幻言情连载中38.83万

      一场宿命的轮回,将你又带回我的身边,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在放你离开。

  • 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

    安安小陌

    玄幻言情连载中140.9万

    她,现代异能杀手,是杀手界和佣兵界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是一场阴谋还是一段注定情缘亦或是她登上王座的必经之路?跨过时空之门,当无心冷情的冰川遇上邪魅嗜血的妖孽时,到底谁会乖乖跪下唱征服? 初遇时,他光明正大的看她洗澡,“月色正浓,我竟看不到阁下的脸……”暗含嘲讽的一句话,言下之意:阁下,你这么不要脸你自己知道么? 换来的竟是对方无赖的调戏,从此她便被这个对她无下限的妖孽赖定了一生,她出言讽刺他照单全收并且找准机会实施她所说的无赖,她是极地冰川他却敞开如火的怀抱誓要把她捂化了,他宠她入骨,爱她成痴,视她如命,这样表面对她流氓无下限实际腹黑强大的一个男人,她该要还是依旧孑然一身?

  • 灭世女神君

    林霡霂

    玄幻言情连载中195.78万

    世人皆以为,平凡才是真理,殊不知,异种灵力无处不在。 世人皆以为,世界只有唯一,殊不知,踩在脚底下的竟是另一个相同的平行世界。 世人皆以为,她只是一介平庸,殊不知,她才是上古天源族真正的守界圣女。 你说她不美?她就要惊艳到你哑口无言。 你说她不强?她就要突破天际强出宇宙。 你说她无人爱?呵呵,看看所有你们垂涎的男人怎么甘愿做她的裙下之臣。 霂霂倾力打造玄幻爱情“动作”大片,收藏不后悔!

  • 玄门小祖宗:她又在兴风作浪

    之桃

    玄幻言情已完结122.37万

    惊!陆家流落在外几年的真金被接回家了!但据说这个真金脑子不太好使,整天不是装神弄,所有人都等着她被扫地出门。可是,这个女人就跟中了邪一样。随随便便就打败了天才棋手?还把自诩世界第一的黑客,黑到自闭?随手一弹就是白金销量曲?世界顶尖香水大师,拜师她名下?但这些,陆柒只说她并不擅长。眼红陆柒的假金冷冷一笑,“我姐姐她其实更擅长招摇撞骗。”

  • 仙途蔓延

    单慢慢

    玄幻言情连载中75.28万

      一个被遗弃的女婴苏蔓,机缘巧合踏入仙途,却因为灵根特殊一直徘徊在天才与废柴之间,在不着调的师祖和师兄加上冷面师父的三重刺激下,苏蔓终于踏上大道,没想到,等待她的并不是一番坦途,而是更为艰难的考验,突然蹦出来的父母,突然被扼杀的爱情……原来站的越高要承受的就越多……不过所有的付出终将会有回报,找到自己的道,终将站在巅峰,笑看天下

  • 盛宠魔妃

    苏穆

    玄幻言情已完结19.73万

      她本是掌管整个魔界的圣君,却为了报杀亲之仇伪装成千年小狐狸潜伏在仇人身边,原本傲娇霸道的她过上了装傻充愣的日子。   更丢脸的是她堂堂魔界之主为了一只小烤鸡忍辱负重签订了不平等合约,从此跟在他身边像个小妾一样,不但陪吃还差点陪睡!   目的?本圣君的目的就是让仇人爱上自己,玩火自焚?她怕吗?   她若怕的话就不会落到自毁神识、魂飞魄散的地步了!   某腹黑男留下她最后一缕魂魄以血喂之千年,终于盼到她的三魂七魄重聚,没想到她假装失忆将他拒之门外,从此追妻之路遥遥无期……   小剧场:    “等等!你的午餐?你说的该不会是那只……香喷喷的小烤鸡吧?”   “正是,莫非你以为这鸡能自己拔了毛,取火,再把自己架到木棍上烤?”   月无痕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个满脸写着我很馋三个字的女子。   凤千羽嘴角抽搐地更厉害了,他的意思是她没长脑子?   小剧场二:   “圣君……那个人又闯进来了……”   “在哪?”   “在你房里……”   “去把老娘的砍刀拿来!”   某女怒气冲冲地拿着一把大刀一脚踹开房门。   “你究竟要干什么!”   “娘子,这次我是带着嫁妆来的。”   某女看着屋里堆满了各种奇珍异宝嘴角微微一抽:“老娘不稀罕你这些破烂,快拿着滚回你的神界。”   “货已送出,概不退还,娘子,你就收下我吧。”   某女突然被人一拉,温润的唇已经落下,只能瞪大眼睛任他摆弄却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