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医弃女

    MS芙子

    玄幻言情连载中1340.98万

    (正文已完结) 叶家傻女一朝重生! 坐拥万能神鼎,身怀灵植空间,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 药毒无双,神医也要靠边站;灵兽求契约,不好意思,兽神都喊咱老大; 渣爹,敢抛妻弃女,她就让他家破人亡;世人,敢欺她辱她,她必百倍还之; 再世为人,她王者归来,岂料惹上了邪魅嗜血的他。 他明明是杀伐决断的鬼帝,却化身呆萌无害的敌国质子……

  • 狂医废材妃

    连玦

    玄幻言情已完结414.26万

    【新书《纨绔天医》已发布!】“阎王要人三更死,叶神让人死回生!” ——世纪神医叶千璃,一手银针斗阎王,战死神,百战百胜从不失手。 一昔穿越,她成了王朝贵女,可惜爹不疼娘不爱,还被表妹下毒陷害,想要毁她神女之体,夺她男人抢她钱? 滚蛋! 神医附体,凶神横起。 修神功炼神丹,踩白莲怒打脸,叫你知道什么叫天之骄女!天材地宝自己产,走哪宝贝随便捡,就是叫人羡慕嫉妒恨。 不过毒素太猛,她情急之下“冒犯”了个高冷美男子,传说他是王朝的主神,学府的男神,逮着她就要死要活、你死我亡,这怎么搞? ------------------------ 连玦言情大玄幻新作,谱写一对一超爽大剧,带你撩美男!打渣渣,好看到流鼻血,哈哈哈…… ◆◆坑品五星,跳坑不死,收藏长虹!更新必爆。 ◆◆特别说明:作者有一颗玻璃心,不接受恶意乱喷,不喜请打叉走人,你好我好大家好,谢谢! ◆◆温馨提示:本文是《神医废材妃》男女主儿子,小墨墨和他媳妇儿的故事~

  • 毒后逆天之至尊大小姐

    猫猫寶貝

    玄幻言情连载中508.38万

      凤凰涅盘,浴火重生!   当二十三世纪呼风唤雨的毒医大人重生为凤家大小姐,风云色变,谁与争锋!   废物?   貌丑无颜?   软弱可欺?   统统都是扯淡!   天生全系玄灵之体,凤凰血脉!   坐拥凤皇空间,财宝如山!   无数兽兽小弟追随效忠!   一身毒术毒人于无形!   阴险狡诈、腹黑狠辣!   谁敢惹?   ----------   凤家大小姐还有后台,一路宠!宠!宠!   揍人,当打手!   杀人,递刀子!   完事儿还心疼问累着没!   千变万化花式宠,遍地撒狗粮!   直宠得她无法无天,天下大乱,世人皆恐,可就这样,那位还觉得宠得不够多!不够好!   天下人哀叹!   给别人留条活路吧!管管吧!   某人冷笑,给你们留活路了,我媳妇不高兴了,你们负责吗?   本文一对一,男主女主身心皆干净。   男主可高冷,可软萌,还会卖萌,手感极佳!   宠文,没原则没底线的宠!

  • 雪飘五界

    雪灵玉儿

    玄幻言情连载中87.84万

    现代的第一杀手,被同伴出卖,意外穿越到了一片以实力为尊的大陆。 初见时,俩人都被对方的容貌惊呆了。 回过神后 他道:“女人,嫁给我,做我的女人。” 她听后妖娆一笑,手指轻佻的挑起他的下巴,慵懒的眯起双眸,笑道:“美人,想娶我,你真是勇气可嘉,痴心妄想,胆大妄为啊!本姑娘的丈夫那要是世界第一强者。” 他听言,没有表情,但内心微感失落,正准备转身离去。 她又笑道:“不过,我答应了。” 他转回头,目露惊喜的看着她绝美的笑颜。 “但是,不是你娶我,而是你嫁给我,如何啊,美人?”在她轻佻的话音下,他的俊脸慢慢的变黑了。 低吼道:“女人,你太过分了!” 她笑笑:“有么?若是你想娶我,可以,不过要让我爱上你才行哦!” 互生情谊后 她冷声道:“若你敢背叛我。” 他笑问:“你怎样?” “杀了你!”她冷哼一声。 他听言,并不生气,宠溺的揉揉她柔软的长发笑道:“不要这么狠吧!你能下的去手吗?” 她占有欲极强的反手将他抱住,凉凉的道:“你是我的,我的东西若得不到,一定会将它毁了,所以......”她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不要背叛我,那结果是你承受不起的。”

  • 毒医娘亲萌宝宝

    苏晴儿

    玄幻言情连载中648.11万

      苏若汐,凤舞大陆,凤天国苏王府三小姐。天生废材,颜丑,人傻,从小就被欺凌,最后被两个姐姐下药之后推下山崖致死……   再次醒来,灵魂交替,当强者之魂,进入弱者之躯,凤舞大陆将会掀起怎样的波澜!   修炼?她拥有逆天的体质,躺着睡觉都能吸收玄气!   炼丹?带着宝宝随便在森林里逛了一圈,契约一只萌兽,吃了药草就能拉出丹药!   炼器?在路上,随便救了个呆萌的路痴,竟然是炼器天才,萌萌的认他为主,只因她愿意为他带路……   他,容貌妖孽,风流无双!表面上是凤天国冷酷的凤王,实际上则是神秘势力的背后主子……   初见,她将他压在身下,当成了解药,却不曾看他一眼,只是顺走了他的钱,更不知他是谁?   再见,她在他的赌坊,再次赢走了他的钱,等他赶到的时候,她已经人去钱空了……   六年后   她,掀开了神秘面纱,露出了倾城容颜……   她,血洗了泱泱大国,绽放了万千风华……   有个人,心伤成殇,为她三千墨发变成雪……   有个人,默默守护,为她血染黄土身先死……   女主强大、清冷、绝色、腹黑。不惹是非不是害怕是非,只是讨厌麻烦。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若犯我,斩草除根。   男主腹黑、强大、冷漠。结局一对一。 【苏晴儿唯一粉丝群:154856.】

  • 徒弟个个想造反

    黎莫陌

    玄幻言情已完结333.35万

    穿越异世,开启外挂神器,获得修炼的速成法门。 奈何,来自异界,天道不容,无法修炼。 只能广收徒,多授业。 却不想—— 大徒弟武功盖世;二徒弟丹术无双;三徒弟万古唯一僵尸王…六徒弟绣花针里造河山,七徒弟神级厨艺能调绝品香。 横空而出的娃娃军团,所向披靡,横扫八荒,令世人闻风丧胆。 众人面目丑陋道:“爵爷,敢问您一届凡人,当初是如何收下这些逆天徒弟的?” “捡的。” 女孩撑着下巴,随意道,“有个从天而降顺手捡的,有个路边捡的,有个死人堆里捡的,有个…” “您别再说了!” 众人捶胸高呼,“感情都是无偿捡来的,天道不公啊!” 女孩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我还没说,我夫君身份万古独尊,也是捡的。”

  • 鬼才Girl:召唤一等邪君!

    郜莲

    玄幻言情已完结14.37万

      什么?世纪大陆苍穹一方的天才少女昔日竟是那个人皆而知的修炼废柴?软弱无能的顾三小姐?高手如云的修士听闻大吃一惊。   她顾南茜,本是31世纪身负异能的阿酋联巫师,国民为之敬仰的治国天才,却也敌不过招人厌恨,架空权利,被迫妥协成了傀儡巫师。   一朝穿越,当她代替了她的身份。   妄敢动她者,磨刀架其脖子上;   携伙围剿她?来一个杀一双。   逆天路上,妖人占卦她是灭世之女?抱歉,我命由我不由天;身旁更有妖孽缠上身?名付其实的演绎着相爱相杀大戏,两人竟撩出爱的火花?

  • 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

    安安小陌

    玄幻言情连载中134.32万

    她,现代异能杀手,是杀手界和佣兵界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是一场阴谋还是一段注定情缘亦或是她登上王座的必经之路?跨过时空之门,当无心冷情的冰川遇上邪魅嗜血的妖孽时,到底谁会乖乖跪下唱征服? 初遇时,他光明正大的看她洗澡,“月色正浓,我竟看不到阁下的脸……”暗含嘲讽的一句话,言下之意:阁下,你这么不要脸你自己知道么? 换来的竟是对方无赖的调戏,从此她便被这个对她无下限的妖孽赖定了一生,她出言讽刺他照单全收并且找准机会实施她所说的无赖,她是极地冰川他却敞开如火的怀抱誓要把她捂化了,他宠她入骨,爱她成痴,视她如命,这样表面对她流氓无下限实际腹黑强大的一个男人,她该要还是依旧孑然一身?

  • 第一凰妃

    九喵

    玄幻言情已完结68.2万

      身为华夏国赫赫有名的女特工,代号为“一”的墨扶童鞋表示   叛徒这个东西,几乎是任何一个穿越女主的标配   于是乎——   上一刻,任务完成准备回家吃火锅   下一刻,多年队友把枪口对准了她   咬破自爆胶囊的那一刻,墨扶觉得自己大概是解脱了   可!是!   为什么——   她会是颗蛋!   夭寿啦!   别人穿越好歹有个人形,再不济也是狐狸啥的   为啥她就那么悲催,是颗蛋?!   云御渊,七域王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生性冷血,整个聚灵大陆谈之色变的煞王。   身为皇帝云珏表示:他家表哥啥都好,就是——   没有王妃!   后来碰见墨扶以后——   某暗卫首领:他们家主子啥也没有看上就看上了这枚蛋?!   ……   稀里糊涂签订了本命契约,某王说:   “你要是不听话,本王就把你当成下酒菜。”   后来,某王说:   “谁要是动你,本王绝不轻饶!”   再再后来,某蛋化为人形,某王长臂一伸,将之扑倒——   爬不起来的某人:   “云御渊你给我滚——!”   ……   总之这是一个某王爷如何把某蛋养大然后给吃掉的故事~   总之这是一个一枚蛋如何被养大顺便跟某王爷联手虐渣的故事~   本文男强女强,1V1~喜欢的小可爱欢迎跳坑收藏评论~

  • 祭司神妃:魔君,慢走不送

    浮生浅梦

    玄幻言情连载中23.15万

    重活一世梦流莺没什么大志向,白得个夫君什么都不用她做,整日看看书,养养病、吃吃饭日子就这么过着。 梦流莺第一次见司璟的时候就觉得这人要离的远远的才好,可第一面就被带了回去莫名其妙成了他的妻子。 后来,据说是一场大病先前还有点零零碎碎的记忆也都忘干净了,醒来的时候面前还是他,事事依她,满心满眼皆是她。 “阿璟,我走不动了!” “为夫背你。” “阿璟,我饿了。” “为夫喂你……” 梦流莺忍无可忍,“滚!” …… 几年后,她看着眼前的人,多了几分疲倦,“阿璟,你原是想要我心甘情愿献祭是吗?” “小莺儿……” 再后来啊,谎言越来越多,一个补另一个,没完没了,她身体也越来越差,那年都春初了,眼看树芽儿都要冒尖了,人还是没留住…… …… “阿璟,你诓我?” “没有。” 她叫了他一生的阿璟,可这一生不过短短三载。 他亦是唤了她一辈子的小莺儿,可这一辈子却是他守着她的灵柩悔了半生。 他想若是当初他真的未曾诓她便好了。 再之后呀,他远远的看着那个小女孩,眉眼之间与她有几分神似,他却不敢过去,让她喊他一声“阿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