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丑女难求:毒宠特工狂妃

    夏末离殇

    古代言情已完结99.27万

    本书又名《丑女三嫁:毒妃天下》《三嫁奇缘之毒妃休要逃》 前生种种经历让重活一次的她决定放弃一切做一个普通人,过普通人的生活,幻想着经经商做个富婆,过着经营满贯的蛀米虫生活。 但老天似乎看不惯她偷偷懒,不允许她过清闲的日子,于是,莫名其妙的给她赐婚!她不乐意,遂,拒婚是也! 被有钱人看上了?没关系!姑娘我就是随意拉个人成婚也不愿给你做妾! 回来!皇帝老头子拿她家人威胁她嫁给某个不良于行且身中剧毒的某王爷? 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嫁是嫁了!竟然还捡了个便宜儿子!年纪轻轻的就当了后妈! 某人不想成为别人的替代品,所以。果断休夫!但没想到。却被逼婚?好吧!这次!她还是没逃脱某个男人的手掌心! 某穿越女表示,别人穿越都是如何发家致富,为何她就得面对一些打打杀杀?能不能消停消停?她只想过安稳日子啊!只是,面对某个既无理又腹黑还霸道的男人,她再强也招架不住啊! 冥冥之中, 因果巡回,乱世争霸,最终,她与他是乱世安家还是浪迹天涯? 本文甜中有点虐,虐中带点甜。 欢迎各位书友入坑。

  • 妖孽当道:无良妖王赖上温柔小修士

    陌裳秋

    仙侠奇缘已完结94.55万

      本文涉及修炼,升级,契约。讲述的是男主夜璃因为一本妖神录被各路鬼怪妖魔主动缠上的故事。   文中所涉及的职业只有道修和妖修。   所谓人妖不两立,人界的人痛恨妖魔。只要和妖沾上一点关系都会被驱逐,被流放被杀害。   少年夜璃看的见妖,看的见鬼。这种秘密不敢告诉别人,于是成了别人眼中的怪胎。   遇上冥樊琉是个意外同样也是命中注定,这人改变了他同样也成就了他。   初遇少年是在一个阴冷的雨天,被轻轻抱起的时候,是前所未有的温暖。见过了他被人追杀,见过他被人驱赶,见过他被人欺骗。但是那人总是带着浅浅的笑意,不管多狼狈都能淡然面对。   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人是他想守护一生的人,妖的寿命很长很长,长到他都快忘记世间的色彩,直到遇见他。那个令他沉醉的人。   

  • 只为红颜不做妃

    黎槿熙

    古代言情已完结89.26万

      是宿命的悲,轮回的痛,还是被注定的没有结果的爱情。   燕王朱棣,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战功赫赫,杀人无数。   他妻妾成群,身边从来不缺女人,然而一生执念的守护,却是那个一瞥惊鸿的女子,初见时她身披嫁纱匆匆逃亡。   徐童潇,一个满腹心计的女子,武功高强,害人不浅。   她烂桃不断,身边从来不缺男人,然而一场情感的赌注,却是那个一见倾心的男子,初见时他身骑白马凛凛威风。   一个人,一座城,一生心疼,那么死,是解脱,还是更深的伤痛?   险死还生,七年磨剑,义女之身,翩然还家,熊熊复仇之火一点点湮灭,却涉及当年阴谋的人一个个找上门来,任务一次次触及她的底线。   原本以为离开蓝家就自由自在,原本以为嫁进王府就尘埃落定,原本以为移居北平就远离喧嚣,却奈何,每一个平静的结束,都是另一个风波的开始……   她说:这辈子,夫妻情分已尽,只为红颜不做妃。   他说:承蒙苍天不弃,你在身边便好。

  • 细雪之舞

    傲义龙飞

    玄幻言情连载中85.12万

    相传混沌初开之后,上古水火两大神相争将天打破,大水肆虐,生灵涂炭,女娲不忍心献身补天!之后世间进入轮回,但是世间又被各类妖魔所控,各类妖魔都希望自己能执掌天下,所以都危害一方,可以说人类的生活是苦不堪言,但是女娲娘娘已经在补天的最后由于五色神石不足而献身用自己的身体补天。母亲没了,已经没人再能保护他的孩子了,天地之间荡起哭怨,那是女娲娘娘的哭声,这哭声是那么的凄惨,悲壮。天地被女娲的这份悲伤所感动,于是决定每过一亿年天地将聚集所有的灵气生出一个无所不能的人来扫平世间的恩怨!!! 殊不知,这是苍天对世间的一场阴谋!

  • 异世之巅

    冰海螺

    现代言情已完结83.52万

    现今异世大陆的多数玄真气修炼者都受着某种力量的束缚,只是这种束缚到底是什么呢?修元,修玄,修真,修空,修灵,修仙甚至更高。只是为何进入修仙界的先祖们得到召唤并超空精灵的异能后就停在修仙界了呢?主人公明阳也是受到了这种力量的束缚,为了寻找答案他离开家族,开始了他的苦修之路····································

  • 魂渡时空

    铁牛巴

    玄幻言情连载中82.8万

      在前世她为救天下苍生牺牲自我,但最终因为最亲之人的爱,世界还是被毁灭,她恨,她发誓,终有一天,要让他跪在这天下苍生面前忏悔。   叶嘉,一个二十一世纪平凡而弱小的女孩,善良、美丽、快乐,但命运早已安排,她的人生注定不平凡。   在一次与邪恶的对抗中,她意外获得一块生命碎片,从此开启了寻找碎片的冒险之旅,穿梭于时空之间,与各种灵异的生命体做斗争,一次次的历险让她不断强大,并用自己获得的力量救死扶伤,拯救世人。   她遇到人生中最好的搭档,共患难共成长;遇到这一生中最疼她的男人,为她生死;也遇到寻她而来的前世的之风,在爱与恨中不断纠缠。   叶嘉,心系天下,带着复兴家园的使命,在大义与爱情之间,她究竟会如何抉择?

  • 上神升级记

    景熹

    仙侠奇缘已完结82.67万

      :因一场失足,她误闯入魔域猎兽场,被刺骨穿魂,困于魔域。因一颗血魂珠,她被魔尊掩盖记忆,被冷刃挖心,困于棠梨。为拦截残忍血腥的杀戮,她献出三魂七魄,立下血契,被封印修为,被抹去真身记忆,与魔尊开启斗智斗勇的三世轮回...   第一世,小白的她,没混多久,游戏结束。   第二世,为回前世,她重生于数据流,无关风花雪月,她踏着荆棘之路,成为一方军方老大。却遇魔尊情劫再埋,等她受困。   第三世,皇权争夺,权谋一触即发,这次,是该谋权还是谋心?是再困情网,还是涅槃重生?当三重迷雾散去,那等她归的良人,又是谁?   ps:本文前传:《重生之最强逆袭》

  • 独宠傲娇王妃

    裙舞飞扬

    古代言情连载中80.63万

      她一不会所谓的诗词歌赋,二不懂琵琶古筝,怎么就轮到她给穿越了。   穿就穿吧,不是落难的皇后王妃,也得是豪门世家的千金小姐啊。可为什么她就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呢...   爱情,不需要?温饱问题得提前解决,谁也别想阻挡她发财致富之路...   男人,靠边站。都说古代男人皆薄幸,她可要严守住自己一颗纯净的小心脏...

  • 宫女为后之妃常有喜

    月落板桥霜

    古代言情已完结78.36万

      【文艺版】   从康熙十七年到康熙二十七年,盛宠遮眼,仇恨迷心,她终于幡然悔悟,以身为刃,杀尽天下负我狗!从康熙二十七年到康熙六十一年,渐行渐远,渐无言,他却已深陷情网,卿本佳人,做贼……朕也喜欢!   【搞笑版】   人人皆言道乌雅贵人狐媚惑主,惹得皇上不近六宫,牵肠挂肚,狠踹房门(嗯?)   不过,让我走宫?   皇上,山不来就我,我也不会就山的,请皇上自己走宫。   若能替亲子报仇,从前不肯做的、不能做的,我不过放手一搏。   后宫不干政?   那我便藏杀机于笑颜之后,蕴锋刃于无形之中,誓要将名震海内的纳兰明珠拉下马!   后来的后来,胤禛握拳:额涅,儿子也想要那把椅子。   九龙夺嫡?   德妃眯眼一笑:儿砸,不着急,先把你地里种的水稻收割了,再提夺嫡之事吧。   本文通篇第三人称,双渣设定,男主花心渣(玄烨否认三连:我没有!我不是!我不敢!),女主无心渣(流璧斜眼:呃……),前期甜爽,后期渣爽,女主黑心莲设定,划重点,黑!心!莲!宫斗高手,没!有!新!手!村!全程高能,女主后期雷达系统遍布后宫,金手指文(还好,没那么厉害吧?emmm……)没有出轨绿帽情节(所以期待男二的妹纸们就,嘿嘿嘿……)

  • 凰女来袭:王爷束手就擒

    宸凰

    古代言情连载中76.67万

      旁观笑我太疏狂,疏又何妨,狂又何妨!   她,暗夜女王,国宝级特工,代号妖姬,为隐藏身份执行任务叱咤黑白两道,一朝穿越变成了大周朝无父无母、身体孱弱的病秧子就算了,还倒霉的处处被人算计!   妖姬大大拍案而起怒吼:“本神会玩不过你们这些老古董?开玩笑!来来来,燥起来!”   他,铁血王爷,王朝战神,因上一辈的恩怨幼年孤寂,因一场诡计家破人亡。本以为此生注定孤寂,却没想到这世间还能有人撩动自己的心弦。   这是一个外在恬静绝美,内里藏着一个来自千年之后“不安分”灵魂的女子,在异世努力挣扎求生存,一不小心站在了食物链顶端的传奇故事。   这是一个外表稳重酷拽、内心空虚到爆的冷面腹黑王爷毫无原则的宠妻宠到天下皆知的故事。   这是一对狂人在携手左右了皇朝更替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故事。   本文一对一,男强女强,强强联手,翻云覆雨,携手虐渣渣。   小剧场:   (一)   南疆圣女红衫半褪,靠在大帐门旁,一边轻抚自己的爱宠雪蟒,一边红唇轻启充满魅惑的道:“镇王~只要你退兵,本宫便是你的!”   萧澈眼眸微抬,扫了一眼南疆圣女,平静无波的道:“有没有人告诉你,其实,你很、一、般!还有,本王最讨厌蛇!”   南疆圣女眸光冰冷的射向萧彻,寒声道:“镇王是铁了心要与我南疆为敌了?   萧澈眯着眼凉凉的道:“圣女若是再不走,就算日后本王灭了南疆,恐怕你也看不到了!”   “你............”南疆圣女满脸愤恨的飞身而去。   (二)   晋国公世子一脸坏笑的问道:“公主可知道南疆圣女?”   锦心点点头:“有幸见过一次。”   晋国公世子接着问:“那公主觉得那位长得如何?”   锦心咂咂嘴随口道:“一般般吧!怎么,你对她有兴趣?”   晋国公世子抽了抽嘴角,道:“我当然没兴趣,不过那位与萧彻可是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呢!听说南疆圣女曾经还到萧彻的军中......唔.....”   晋国公世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糕点直接堵住了,萧澈看着锦心宠溺且认真的道:“这世上除了心儿以外,其他人在本王眼中并无男女之别。”   锦心唇角微扬,看着萧澈语气微凉的道:“世子这成天晃荡来晃荡去的也实在是太闲了!还是找些事情做比较好,你说呢?   萧澈点点头:“查询南疆细作之事久无进展,明日我便去跟老国公说让他过去帮帮忙!”   晋国公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