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医弃女

    MS芙子

    玄幻言情已完结1418.61万

    叶家傻女一朝重生! 坐拥万能神鼎,身怀灵植空间,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 药毒无双,神医也要靠边站;灵兽求契约,不好意思,兽神都喊咱老大; 渣爹,敢抛妻弃女,她就让他家破人亡;世人,敢欺她辱她,她必百倍还之; 再世为人,她王者归来,岂料惹上了邪魅嗜血的他。 他明明是杀伐决断的鬼帝,却化身呆萌无害的敌国质子…… 同系列姐妹篇:《神医萌宠》、《邪帝医妃狠逆天》

  • 三嫁为妃,王爷耍心机

    映日

    古代言情已完结139.36万

    沈岚:21世纪顶级白富美。身材曼妙皮肤白皙五官精致,举手投足风情无限!相传,只要她勾勾手指,便有成群的男人为之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沈凌波:天宇国刑部尚书府的二小姐!严重发福皮肤黝黑相貌无盐,绝对极品黑胖丑!据说,曾因暗恋美艳如花的三皇子,因被当众奚落!更是一句‘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人家是鲜花,她是粪’而名动京城! 同时,非但如此,这名动京城的沈二小姐更是学识无一,胆小懦弱,毫无主见…当然,这辈子做的最有主见的事,就是在新婚第二天被夫家休弃,结果一怒之下跳荷花池自杀了!但却因此,让意外身亡的沈岚俯身到了她的身上 醒来的瞬间,沈岚不禁仰天大叫 “苍天啊,大地啊,哪位天使大姐这么搞笑啊!” 不过,还不等沈岚控诉完那位搞笑的天使大姐,便已然大兵压境 但只见:前有前夫贱人诬陷栽赃,后有看戏傻姑奚落讽刺,左有皇上没事问候,右有自家兄弟落井下石 甚至连那个美艳如花的三皇子都没事闲的来凑热闹 尼玛!当老娘是橡皮泥随你们捏是不?好,这回就让你们看看老娘的厉害……

  • 望台娇

    暗香

    古代言情已完结106.58万

    嫡母刻薄,生母懦弱,在众美女姐妹中最不起眼的‘丑女’,没有关系!! 被老爹忽略,嫡母不喜,姐姐妹妹鄙视中,连丫鬟都看不起她,真的没关系。 她这一生,经历曲折,堪称惊心动魄,在这礼教严谨的古代,硬生生的被她老爹和嫡母嫁了三次,夫家一个比一个有权势。 一嫁定远大将军,还没圆房,丈夫死翘翘了,被冠上克夫的恶名送回了娘家! 二嫁冷面美丞相,还米有弄清楚嫁的何许人也,新婚第二天,一纸休书把她休回了娘家,只因为她长得丑!! 三嫁花心风流武皇帝,结果女主害怕深宫锁玉,折磨不休的生活,没志气的投水自尽了,然后某人华丽丽的穿来了。。。 重生的柳湘颜看着镜子里自己占据的倒霉的原主人身体,无奈的叹口气,很是搞不懂,明明不是倾国倾城的美人,为什么每一次嫁的男人越来越显赫呢? 好吧,既穿之则安之,人不犯我,相安无事,人若犯我。。。逃跑了事。。。不过,若是逃不过,嘿嘿。。。也别当我是好捏的软柿子~~~ 老坑链接:本文的姐妹篇杜月城的故事《妻妾斗:正妻不下堂》http://www.xs8.cn/book/70112/index.html连续两月位居月票榜第二!

  • 商界大佬的甜妻日常

    酒当家

    现代言情已完结164.2万

     为给家中长辈治病,宋倾城算计商界传奇郁庭川。   新婚夜。   她递上一份婚后协议。   男人看完协议笑:“长本事了。”   宋倾城故作镇定的回笑:“这不是看您白天操劳,晚上得修身养性。”   众人眼中的郁庭川:有钱+有颜+有内涵。   宋倾城眼中的郁庭川:年纪大+性格沉闷+资本主义家嘴脸!   ……   【相爱篇】   某一日,郁先生接受媒体采访,谈及私人问题。   记者:“对您来说,郁太太是怎么样的存在?”   郁先生沉默几秒,答:“她就是我的生命。”   记者:“呵呵,郁总真会哄女生开心。”   郁先生淡笑:“郁太太是我第一个主动想哄并想哄一辈子的女人。”   记者:“……”   当天晚上,郁太太不准郁先生进房间,理由:油嘴滑舌,玩弄女性同胞感情!   【萌宝篇】   郁太太:“南城最英俊的男人是谁?”   云宝举手:“爸爸!”   郁太太:“南城最漂亮的女人是谁?”   云宝扯着嗓子:“反正不是你!”   郁太太:“……”   云宝兴奋的举高手:“现在轮到我问了,南城最可爱的宝宝是谁?”   问完,两胖乎乎的小手在下巴处摆出卖萌的姿势。   郁太太:呵呵,真是亲生的!   【一对一,婚恋甜宠文,欢迎跳坑】

  • 残皇非你不可

    Alice慕灵

    古代言情连载中112.32万

    身为21世纪的调香师,一朝醒来竟穿成将军之女,更是重伤初愈的七王妃。 身为诏月最出色的七皇子,因战事成为被禁锢他国多年的质子,再度回国时物似人已非,当年风清月朗的男子已不复,落下一身病痛与残疾。 正谋划离开王府,床榻上躺着的男子眉眼如画面容却显苍白,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气息带着几分虚弱:“不要……走。”  那一刻,她在他如墨的眸光中失了神……  是谁道归国后的七王是温顺无害的白兔?又是谁道如今的七王淡漠寡情? 众人明明亲眼所见的,是那人对七王妃的盛宠呵护。   她的心愿不过与所爱之人闲度浮生,种种草,养养花,却牵扯在这动荡异世漩涡中心,走不了回头路。 - 已签约出版:《再嫁,慕少的神秘娇妻》

  • 神医废材妃

    连玦

    玄幻言情已完结422.09万

      她是世家云七小姐,经脉全毁的超级废材,心比天高,脑是草包,被堂姐设计群殴死。   她是帝国古武天才,冷漠狠辣的杀手之魔,被害身亡。   穿越而来,从此草包也风骚!   超级废材?   修得逆天神功,成绝代神医,控天火,驭万兽,名动四方,睥睨群雄,这也叫废材,你眼是瞎了还是长头顶了?!   某日闲来无事,她坐山打劫: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异宝来。   他是神秘的腹黑邪王,却隐匿成宗门公子。   路遇打劫?他腹黑一笑:劫财多没意思,不如劫个色!   从此狠辣妖孽的她,与无耻黑心的他,相爱相杀,天地颤抖……   **   连玦全新玄幻力作,谱写言情大玄幻,男女主绝壁干净!坑品五星,欢迎入坑。   **   【妖孽杠上黑心】   紫云峰上,白云悠悠,风和日丽,依稀可听见一男一女在对话。   “你逐我出紫云峰?”云芷汐咬牙切齿问道。   “不错。”容煌点点头,雍容的梵音飘渺性感。   “凭什么!”云芷汐暴怒,她明明拿了东域排名第一,说好的奖励呢?说好的宝贝呢?   无视云芷汐的怒意,容煌慢悠悠说道:“你可记得,我曾允过你一个承诺。”   “废话!但这跟你逐我出紫云峰什么关系?!”云芷汐很愤怒。   “自然有关系,按照宗门规定,师父不能娶徒儿。为师自然要把你逐出门下,才能迎娶你。”容煌非常认真的“教诲”。   云芷汐满头黑线,忍无可忍:“娶个屁!我什么时候答应嫁给你了!”   容煌微微低头,修长的剑眉拧了拧:“这个倒是,不过既然有了夫妻之实,自然是要娶的。”   云芷汐只觉有满头乌鸦飞过,怒极磨牙道:“我们什么时候有夫妻之实,我怎么不知道!”   “我说有,就有。”容煌一语落定,说不出的雍容华贵,道不尽的风华绝代。   “靠!”某女终于忍不住爆粗口,她想欺师灭祖!谁也别拦着!   ……   **   【特别说明】   1、本文一对一!一对一!生生世世一双人!男强女强双强联合,绝宠不解释。   2、玦玦是个玻璃心,不喜请打叉走人,莫要乱喷。   3、玦玦喜欢收藏数爆棚,所以请挪动鼠标,戳一下放入书架,永远不要卸下来!喵~   **   玦玦力荐,曾经以为是巅峰的宫廷玄幻文《腹黑谋后噬魂妖娆》   http://www.xxsy.net/info/504407.html重生、复仇、古武、阴谋、男主为狐   *   玦玦温馨小种田《医绝天下之农门毒妃》   http://www.xxsy.net/info/550125.html异能、医术、诙谐、绝宠、男主为妻奴

  •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珊瑚蔓

    玄幻言情已完结655.9万

    【新文《重生老婆粉:爱豆竟然暗恋我》,月倾城和君墨涵在里边客串了,快来看吧!】 穿越成废物兼丑八怪?!人人欺凌鄙视?!   没关系,咱是带上古神器来的! 胎记一除,瞬间甩什么天下第一美女一百多条街!   神器一开,别人花三四十年修炼才能达到的级别,一个时辰搞定! 别人求一颗而不得的丹药,身边有个药魔自愿为她一炼一大把! 你家的兽宠很无敌?!不巧,她家的萌宠打遍天下无敌手! 你家有个绝世高手老祖宗?不好意思,一个时辰前刚刚被她打趴下! 这是一个废材一不小心成长为无人敢惹的牛人的故事。

  • 锦绣农女种田忙

    巅峰小雨

    古代言情连载中1879.68万

    又胖又傻的丑女杨若晴在村子里备受嘲弄,被订了娃娃亲的男人逼迫跳河。 再次醒来,身体里灵魂被顶级特工取代,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境,她带领全家,从一点一滴辛勤种田,渐渐的发家致富起来。 在努力种田的同时,她治好暗伤,身材变好,成了大美人,山里的猎户汉子在她从丑到美都不离不弃,宠溺无度,比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好多了,岂料猎户汉子不单纯,他的身份竟然不一般。 (新书《重生之农门药香》已发布,求支持!)

  • 新婚无爱,替罪前妻

    夏染雪

    现代言情已完结234.21万

    继妹刚死三个月,她执意要嫁给准妹夫。全世界都认定楚氏掌门人楚律的新婚妻子害死自己的继妹,她的亲生母亲残忍的说: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么恶毒的女儿。她的新婚丈夫在婚礼上羞辱她:你真让我恶心。闪光灯一片记下她所有尴尬局面。 他说,夏若心,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后来,她真的生不如死,他为了自己生意,让她成为最好的棋子,他为了给自己心爱的女人正名,让她身败名裂,万人唾骂。 后来他再婚,洞房花烛,而她在一个冰冷仓库,生下了一个女孩。

  • 代嫁弃妃

    安知晓

    古代言情已完结111.34万

    “签字!” “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 “我对你而言……就……只有利用价值吗?” 男子冷冷一笑,“你奢望什么?” 女子的心渐渐碎了,“萧绝,为什么,你会这么狠心?”